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藍色浪潮無法拯救中國

2018-10-02
2.gif

華盛頓正在準備11月6日的“藍色浪潮”選舉。如果民調準確的話,民主黨人將重新奪回眾議院,甚至可能奪回參議院。即便共和黨人避免慘敗,重回分裂狀態的政府也會扭轉美國政治。在被放逐政治荒原兩年後,民主黨人將重新掌控一個機構,並藉此在移民、稅收政策和優先開支等議題上挑戰總統唐納德·特朗普。

不過,民主黨的勝利不會重估所有政策討論。一項延續性大於改變的議題就是美國的對華政策。即便共和黨失利,特朗普也很可能不會放棄對北京的強硬政策,而且,雖然民主黨大聲抱怨他的策略,但他們既無法也不願迫使他放棄這一政策。

先討論總統。他對貿易協定和機構的敵意,他對北京“強暴”美國經濟的信念,以及他對關稅能取得效果的信心,都不是空穴來風。他確信能擺布北京,正如他在推特中所說,“當你已經失去5000億美元,你就不可能輸”。他指望利用關稅把對中國的逆差變為順差,不過即使真能如願也不會在短期內實現。特朗普戰鬥而非妥協的本能令情況更加混亂,因此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在和中國打交道的時候他明顯更傾向於加倍下注而非收手讓步。

在目睹他的政策造成傷害後,如物價上漲和失業,一些民主黨人可能想挑戰特朗普。但他們知道,或將很快發現,要控制他有多困難。一大障礙是國會沒有權力和外國達成協議。和誰談判,談什麼,何時達成協議,這些全都由總統決定。國會可以就上述問題抱怨白宮的處理方式,但無法在上述任何一個問題上強迫總統行動。

誠然,美國憲法賦予國會“管理與外國貿易”的權力。但在過去70年里,國會已經將其大部分貿易權力授予白宮。只要總統不無所顧忌地限制貿易,這種授權就沒有威脅到國會權力。事實上,國會山的傳統抱怨是:支持自由貿易的總統們沒有利用國會授予他們的權力來對掠奪性的貿易政策進行懲罰。

特朗普徹底顛覆了這一腳本。國會通常廣泛而模糊的貿易授權被他發揮,為的是儘可能擴大他的權力,按照他的意願重新制定美國貿易政策。最顯著的例子就是他用國家安全理由對進口鋼鋁產品加征關稅,並威脅以同樣理由對進口汽車加征關稅。雖然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認為進口鋼鋁產品沒有損害國防,且事實上很少有美國人擔心進口奔馳和萬事得會危害他們的安全,但特朗普全然不加理會。

當然,國會可以嘗試重新奪回貿易權力。不過這需要通過立法,而這正是問題所在。陷於黨爭僵局的議員們不太可能在貿易政策上迅速團結起來。即便國會就立法達成一致,特朗普也肯定會動用否決權。而30年來,國會只推翻過一起和外交有關的總統否決。考慮到一開始就幾乎沒有勝算,多數議員將明智地轉而考慮其他立法議題。

國會民主黨人迫使特朗普軟化對華貿易政策難上加難,是由於這樣的政治現實:他們中很多人雖然未必認同他的做事方式,但卻認同他正試圖做的事情。克林頓和小布殊政府期間那種相信中國會支持市場開放和法治的樂觀已經在國會山消退,很多民主黨人和特朗普一樣,認為中國正在強化不公平貿易行為,尋求脅迫和剽竊美國企業的貿易機密,並補貼中國企業,使其獲得不公平優勢。今年夏天國會廣泛支持擴大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權力,印證了民主黨對中國經濟意圖的真實擔憂。

很多民主黨選民對美國貿易政策的不滿,進一步降低了國會民主黨議員批評特朗普對華過於強硬的意願。雖然這部分選民在民主黨內佔少數,但由於他們固執己見,因此獲得了超比例的影響力。2016年伯尼·桑德斯正是利用了他們的不滿,他的貿易主張和特朗普大同小異,而希拉里·克林頓也明智地放棄她此前對TPP的支持,以避免觸怒這些人。國會山的一些民主黨貿易鷹派,如俄亥俄州參議員謝羅德·布朗,已經對特朗普的關稅表示歡迎。因此,國會民主黨領袖們會傾向於優先考慮諸如醫保這樣能夠團結本黨的議題,而非貿易這樣可能分裂本黨的議題。

即便特朗普和中國達成協議,民主黨支持對華強硬的動機也不會減少,甚至可能加劇。根據實際達成的協議,民主黨可能認為攻擊特朗普未能達成他許諾的重大協議是有利的政治和政策。今年春天有傳聞說美國和中國談判官員達成協議,中國增加對美商品進口,但未解決知識產權和補貼的更大議題,當時國會山就是這麼反應的。

除非經濟劇烈下行,這可以合理歸咎於特朗普關稅,否則機構和政治動機會推動民主黨人將他們的不滿對準特朗普的策略而非他的目標。民主黨議員有充分理由批評特朗普過度發揮其貿易授權,未能預判關稅會令美國出口商遭遇報復,未能和美國的朋友和盟友一起聯合行動以更有效地迫使中國改變做法。不過,他們不會站出來阻撓特朗普向中國施壓。

因此,藍色浪潮如果真的來臨,可能改變美國圍繞中國貿易政策的爭論語調。但它不會為醞釀成形的華盛頓和北京圍繞經濟和全球霸權的長期爭鬥提供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