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徐賽蘭 紐約州立大學經濟學助理教授

中國社會主義自由貿易意識形態的新人氣

2018-07-31
5a7eba00b0887abc1e0fb6dbd2d66bbf.jpg

15或20年前,當時的美國毫無疑問地主導着全球經濟意識形態。這種意識形態視自由貿易和自由市場為圭臬,而彼時的中國正試圖在這兩方面奮力追趕。如今,中國接過了自由貿易的火炬,但其信奉的自由貿易意識形態與美國傳統截然不同。我們暫且將其稱之為社會主義自由貿易。它融合了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與國家政策優先。結果就是,中國轉而開始推崇自由貿易,這種自由貿易強調通過調配國家政策來逐步改革商品領域,並保護國內新生的服務行業,最終目標是佔領市場份額,而非為私營企業創造一個公平的競爭平台。幾乎沒有專家能夠預見到,中國這個亞洲國家和其最大的競爭對手美國之間在推崇全球化進程和自由貿易上的這種角色轉換。在全球公民的眼裡和心中,中國版本的自由貿易正在擊敗美國眼下奉行的貿易保護主義。

社會主義自由貿易

中國的市場開放是逐步進行的,其間花費了數十年來降低商品關稅。在上世紀90年代早期,中國的平均實際關稅水平高達43%。自中國於2001年加入WTO後,截至2005年,中國的關稅水平從15.6%降至9.7%,而這一水平一直持續到2013年。然而到了2016年,中國為了遵守入世承諾,將平均實際關稅水平降至3.54%。在這段期間,降低關稅壁壘的主要鼓吹者正是美國。中國花費了20多年的時間維持穩定經濟增長的同時,一直在試圖安撫美國。

中國的服務業並非是完全開放的,雖然與貿易相關的120個服務行業已經開放,而且這一數字超過了中國入世時承諾開放100個行業的目標。但中國優先考慮的是國家需求,對自身服務行業一直持相對保護的態度,同時一直在試圖安撫要求中國進一步開放的外國貿易夥伴。這麼做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國的服務行業一直處於欠發展階段。這一點從中國法律和審計等競爭力不足的行業就可窺見一斑。

中國逐步開放市場的理由合情合理,因為中國的發展程度依然遠遠低於全球其他主要經濟體,如美國、日本或德國。然而,中國有時的行為卻又將自由貿易置於政治考量之上。例如,中國在吉布提新建的自由貿易區就被稱為幫助這一東非發展中國家多樣化經濟結構、創造新增就業的一份大禮。但迪拜全球港口運營商DP World威脅對中國提起法律訴訟,稱中國援建的這一自貿區位於一處有爭議的港口。美國也擔心,中國將迫使駐紮在萊蒙尼爾基地的美軍撤離。又或者吉布提會步斯里蘭卡後塵,如果日後無法向中國公司支付債務,該國會被迫將港口所有權讓渡給中國。的確,即便是社會主義自由貿易也不乏鐵腕手段。

自由貿易在美國的節節敗退

那麼,美國究竟怎麼了?

美國在過去很長一段時期內都是自由貿易的重要支持者。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促成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喬治·W·布殊繼續其腳步,推行並擴展了美國與世界其他各國的自由貿易協定。2000年至2007年期間,美國的商品和服務出口總額增長超過50%。奧巴馬總統在2016年宣稱:“我深知圍繞貿易議題的政治鬥爭非常艱難……但我們的答案並非向內看,擁抱貿易保護主義。我們真的無法離開貿易。”

然而,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摸准了美國勞動階層對於自由貿易的憤怒正在“殺死我們”,而很多美國人對這種想法深信不疑。他們同時希望,重新就自由貿易協定進行談判、豎起貿易保護主義壁壘就會重振美國經濟。雖然其他國家,尤其是英國,已經感染上了同樣的熱情,想要重新修訂自由貿易協定,而貿易保護主義似乎也開始深入人心,但來自世界其他地方的反對聲浪也在日益強大。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抵制貿易保護主義的大戰中,中國官員發出了既清晰又具理性的聲音,他們更是擁有反對自由貿易政策真正受害者的道德優勢。雖然中國並非新自由主義的傳統支持者,但這個亞洲國家已經成為了降低貿易壁壘的旗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曾宣稱:“搞保護主義如同把自己關進黑屋子,看似躲過了風吹雨打,但也隔絕了陽光和空氣。”歐洲、加拿大和墨西哥已經開始譴責特朗普總統的關稅政策,甚至很多共和黨成員也開始發聲反對其貿易保護主義政策。

眼下世界正在經歷一場巨變,特朗普越是抵制美國的新自由主義自由貿易意識形態,中國自己的社會主義自由貿易意識形態就變得越受歡迎。我們不再單純追求新自由主義教義本身,我們正與具有中國特色的自由貿易共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