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貿易戰對農民意味着什麼

2018-06-27
2.jpg

通過解除對中國通信公司中興的制裁,特朗普總統出面干預了政府迄今為止對中國咄咄逼人的貿易與外交政策。他決定這樣做,有可能是因為中國宣布對農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這些關稅嚴重影響了美國農民的生計,而他們是特朗普最主要的支持者之一。

儘管遭到其國防和經濟顧問的反對,但特朗普仍然選擇迎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私人請求,出面進行干預,使中興公司免於七年禁令。這一禁令將導致中興無法在美國做生意。許多共和黨領袖對此表示不滿,認為這是總統對中興公司的妥協。在此之前,他已經高調發出一系列公開威脅:先是宣布對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然後又變本加厲,要對另外價值1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是什麼促使政策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轉變呢?

中國經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出口驅動的。2017年,中國對美國有2758億美元貿易順差。與美國打一場貿易戰,將導致數百萬人失業,大批工廠關閉,不可避免地重創中國經濟。也許應該記住這一點,中國政府對特朗普政府的威脅做出了回應,它許諾要對農產品徵收反制關稅(如對大豆徵收25%的關稅),並開始迅速減少了從美國的進口。與此同時中國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停止威脅對中國出口商品徵收關稅,它將向美國購買價值700億美元的能源、農產品和工業製成品。

中美爆發貿易戰的不確定性及其所引發的焦慮,格外嚴重衝擊了特朗普總統的政治基礎——農業高度集中的州,農村地區對特朗普的支持率下降了近20%。美國全國小麥種植者協會前會長戈登·斯通納重點表達了特朗普的貿易做法給農民帶來的焦慮:“隨着特朗普的言論成為現實,美國農業地區開始意識到,它可能給自家錢包造成經濟影響,而這會左右他們的投票。”至於針對中國的關稅能否落實,就連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也只是表示“我們正在協商過程中”,除此之外無法提供更多消息。自從2010年以來,共和黨選民佔據優勢的美國農業地帶每年出口價值近1400億美元的農產品,這讓美國農民對白宮具有巨大影響力。如今他們表達出對中國徵收農產品報復性關稅的擔憂,無視這些聲音,有可能毀掉特朗普的連任機會。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消費國,美國出產的大豆一半以上出口到中國。中國近幾個月提高本國農業產量的努力說明,它威脅對大豆徵收報復性關稅並不是隨便說說的。據鄭怡倫(Evelyn Cheng)報道,中國政府已經要求某些省份的農民將大豆種植面積擴大一倍以上,並允諾為他們提供必要的幫助和知識。中國農業部預計,在2018-2019市場周期里,中國大豆種植面積將增長7.8%。政府也許希望這些措施能讓中國15年來第一次減少大豆進口。繞了一圈之後,事情又回到原點,6月15日中國宣布針對34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和汽車徵收首輪關稅。中國還威脅將對天然氣和煤徵收關稅,分析家擔心中國還會採取行動威脅原油與汽車製造業。

由於清楚地知道美國的農產品市場要依賴中國對進口的強勁需求,美國農村的許多農場主都對總統的政策表示擔憂。大豆價格下跌迫使艾奧瓦這類農業州的居民向他們的參議員尋求幫助。有報道稱,本人就是農場主的共和黨人查爾斯·“查克”·格拉斯利說,如果與中國的貿易協商不起作用,“對農業來說那將是災難性的”。為回應農業界與日俱增的不安,特朗普今年4月保證說,如果大豆、玉米等主要出口品價格受到報復性關稅的負面影響,聯邦政府將介入,為農產品價格和農民的生計提供補貼。“(農民們)明白他們這麼做是為了國家,我們會補償他們,”特朗普總統在白宮表示。“到最後,他們會比現在更富足。”但這一承諾受到質疑,據《南華早報》報道,“在美國公布對價值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清單後,北京不12小時就發表了聲明。”人們的擔憂是,“誰來為這一切買單?你們說的可是好幾十億美元呢,”農場主格蘭特·金伯利對《紐約時報》說。“我們不想要財政部的幫助,我們只想要自由開放的市場。”

值得考慮的重要一點是,兩國中央政府不必然是美國與中國農業界的唯一紐帶。《紐約時報》稱,艾奧瓦州與中國河北省自1985年來就是姐妹省。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到訪過美國大型農場,美國優秀的農場主也曾到訪中國推銷其產品。鑒於特朗普自己的顧問都對他處理中興醜聞和與中國進行關稅談判的方式表示不滿,農民們也許會為了自己的未來而另闢蹊徑。

有一件事一直很清楚,那就是,儘管特朗普總統推特賬號上的信息一片混亂,而且白宮方面缺少透明度,但特朗普卻相信貿易問題可以解決。他在6月4日發推特表示:“過去15年來農民一直不怎麼樣,他們被墨西哥、加拿大、中國和其他國家不公平對待。等到我結束貿易談判情況就會改變。對美國農民和其他行業的龐大貿易壁壘最終會打破,巨額貿易逆差不會再有!”雖然特朗普似乎堅信問題可以解決,但初選將在11月份來臨,真正的問題還在於他的基礎選民是否和他一樣充滿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