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徐賽蘭 紐約州立大學經濟學助理教授

美中很難達成貿易協定

2018-05-18
b.jpg
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得·納瓦羅

美中兩國官員於上周舉行了會談,探討解決眼下肆虐的貿易糾紛的可行之道。這場糾紛已經導致兩國都威脅要對對方徵收高額關稅。由財政部長史蒂芬·梅努欽率領的美國團隊在與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領導的中國團隊的會談中收穫甚微。劉鶴將於下周出訪美國,繼續尋求解決方式。但眼下,幾乎沒有理由相信中美之間的談判會取得有效成果。

導致談判未能取得成功的一個主要原因在於美國方面提出的不合理要求。美國政府要求中國到2020年之前將對美貿易順差削減2000億美元,同時要求中國不對美國針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高額關稅的做法採取報復性措施。美國方面還要求,中國停止對“中國製造2025”計劃提供補貼。中國方面則要求美國結束針對其侵犯知識產權指控的調查,結束針對中國生產的集成電路出口到美國的禁令,同時變更針對中國中興公司的出口禁令。

不合理要求

從經濟學角度來看,美國削減美中貿易逆差的要求幾乎毫無道理可言,對此我已經多次進行了闡述。降低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意味着美國消費者將不得不減少購買廉價的中國商品,或中國消費者將需要購買更多的美國商品。而後者需要中國消費者的收入提升至與美國消費者相當的水平。這將花費數十年的時間,因為目前中國的人均收入徘徊在1萬美元左右,遠遠落後於美國高達5.2萬美元的人均收入。眼下,要求中國消費者購買與美國消費者購買中國商品等量的美國商品,就好比要求消費者為雜貨店店員結賬,來換取雜貨店店員為消費者結賬。這種角色互換並不符合雙方的特性。而這正是特朗普政府所要求的。

要求中國不對美國針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高額關稅採取報復性措施也同樣毫無道理可言。本質上,這意味着美國對中國實施貿易戰的同時,要求對方束手就擒。沒有哪個腦筋正常的領導人會允許他國單方面採取這種措施而不受任何懲罰。這是因為加諸於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將推高中國製造商的生產成本,而這將對中國經濟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這一行為同時也違反了WTO政策。WTO允許一國單方面徵收關稅,但條件必須是當一國的國家安全受到威脅時。那種認為美國突然需要徵收懲罰性關稅來確保美國國家安全的論點很難站得住腳。美國針對中國侵犯知識產權的懲罰早在數年前就已經開始,而這應當成為談判的內容,而非對抗的原因。

中國對美國提出的要求大體上可以說是對美國威脅的單純回應,但這些要求同樣也不太可能取得很好的效果。這是因為美國對於中國竊取知識產權的擔憂是真實存在、有據可循的:多家在中國開展業務的美國公司在報告中稱,它們被迫進行技術轉讓以換取中國市場准入權,這成為了在中國開展業務的最大障礙。雖然針對進口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不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好方法,但這的確是一個重要障礙。此外,要求美國變更對中興公司的出口禁令也不大可能被美方接受,美國也不應當接受。畢竟中興違反了美國的禁令,執意對朝鮮和伊朗進行出口,同時該公司也未能懲罰那些牽涉其中的員工。

談判有可能么?

中國已經通過承諾進一步開放經濟、為美國和中國公司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來試圖消除美國的部分擔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4月宣布,中國將繼續對外國投資者擴大市場准入。他同時承諾,中國今年將大幅降低進口汽車關稅,並降低汽車製造業的外國公司控股限制。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並未做出任何讓步。

眼下,中美兩國之間需要的是雙方展開更有效的協商並展現出更多善意,尤其是美國方面。對於特朗普政府來說,關於貿易如何運作的最基本教育也必不可少,美國政府似乎把貿易逆差與真正的經濟失敗混為一談。彼得·納瓦羅是造成這種混亂思維的罪魁禍首。他一直堅信,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將幫助美國贏得與中國的貿易戰。特朗普團隊的其他成員似乎一直追隨着這些混亂的理念。

眼下,美中兩國之間出現和解似乎不太可能。如果說還有什麼變化的話,那就是中國或許會被迫進一步做出妥協。然而,特朗普的外交冒險政策或許會把中國官員逼上絕路,因為如果這些官員滿足了美國政府的要求,這將令他們看起來軟弱不堪。這樣做也不符合經濟原理,因為這違反了中國在貿易政策上一貫遵循的務實主義原則以及總體的經濟治理智慧。我們很難期待這些談判會取得突破性成果,當下兩國之間的緊張態勢有所緩和或許是我們可以期待的最好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