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TPP:爭奪亞洲領導權的籌碼

2018-04-26
a.jpg

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表示,如果在條款內容上有“實質性改進”,他會考慮重新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這與政府去年的立場截然相反,當時,特朗普就職僅三天,就宣布美國不再參與這一貿易協定。在很大程度上,TPP被認為是美國擴大在亞洲影響力的地緣政治工具。特朗普願意重新加入,表明在他支持華盛頓傳統利益的議程中,某些更強硬的民主主義元素正在褪色。只是,美國可能已經失去2017年之前參加談判時獲得的某些優勢,想重談已經完成的協定將障礙重重。

TPP最初源自汶萊、智利、新西蘭和新加坡之間的貿易對話,2008年布殊政府表示美國有意加入該協定,TPP因此升溫。隨後的奧巴馬政府把TPP作為它大力兜售的“重返亞洲”的經濟重心。所以對美國來說,TPP的好處主要是地緣政治上的,而不是經濟上的。TPP的設計者試圖通過降低亞洲內部和跨太平洋的貿易壁壘,讓亞太國家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從而使這些國家不容易受到中國壓力的影響。該地區的重要參與者,如日本、馬來西亞和越南都簽署了協定。也因此,協定對美國應對中國的崛起,重建美國在亞洲的領導地位,有着舉足輕重的作用。

然而在美國,自由貿易協定在民主、共和兩黨陣營的重要人群里都不受歡迎。除了仇外心理,特朗普在總統競選中的主要關注點是貿易協定帶給美國產業和製造業工人的負面影響,他甚至稱TPP是“繼續對國家的強姦”。特朗普在位於“鐵鏽地帶”的賓夕法尼亞、密歇根、威斯康星等州小幅勝出,這把他推上了總統寶座,這些州都對他的觀點有共鳴。就職典禮後,特朗普迅速把語言付諸行動,讓美國單方面退出了TPP。這一行動是史蒂夫·班農在任期間實行的民族主義閃電戰舉措的一部分。不過,由於國家機構內部的普遍反對和阻力,這一計劃中的許多部分已經打了折扣,班農也於2017年8月離開白宮。

美國最近宣布有意重新加入TPP,正值美中關係處在重要關頭。特朗普政府已經對鋼鋁產品徵收高關稅,並將進一步對大批中國產品徵收關稅,同時還阻止了中美企業間的若干併購交易。4月17日,政府宣布禁止美國公司向中國科技巨頭中興公司銷售產品。作為回應,中方宣布了它自己的報復行動和關稅。貿易衝突的升級,使試圖改變與中國既有貿易規範的特朗普政府處境尷尬,因為中國日益自信,並且能夠更好地應對美國的限制。在這種情況下,加強與中國其他貿易夥伴的貿易關係,讓中國有朝一日默認新的、由美國領導的亞洲貿易秩序,便吸引了美國的決策者。所以,特朗普政府重拾TPP,其原因與奧巴馬政府最初推動該協議如出一轍,那就是,TPP是爭奪亞洲領導權的一個籌碼。

然而,重新加入TPP並非易事,尤其是美國尚未確定什麼是對它“更有利的條款”。美國退出協定後,其他11個談判方仍在推進,並於今年3月簽署了TPP修訂版。值得注意的是,剩下的各方剔除了美國談判代表所堅持的一些不受歡迎內容,包括更廣泛地保護知識產權。當然,新版協定沒有改變新成員加入的規定條款。現在看來,這些簽約國沒有多少胃口對協定重新進行談判,以拉攏美國回歸。除非美國有能力展示實力,為它的“更好的交易”做足準備,否則它也許不得不在加入協定時放棄鍾愛的限制性條款。

如上所述,特朗普政府對重新加入TPP的興趣,必須放在它與中國當前的貿易爭端語境下來看。假設該政府有一個戰略,那麼我們可以推斷,它是想尋求更好的對華貿易條件,保護競爭力較弱的美國產業,實施其知識產權主張,打開中國的市場。為獲得影響力,政府現在想重新加入一個貿易協定,這個協定的目的是把中國的貿易夥伴拉出中國的運行軌道。不過,由於放棄了美國推進TPP的主導作用,特朗普政府已經讓美國的努力受挫。如果有什麼的話,那就是眼下的情況突出說明,當國家元首的思考能力無法超過兩星期的時間跨度,治理一個帝國是多麼的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