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廖崢嶸 中國社會科學院和平發展研究所常務副所長

經貿:中美關係壓艙石何去何從

2018-04-19
a.jpg

冷戰結束後,作為中美共同安全威脅的蘇聯解體,中美關係穩定的基石從共同的安全利益轉移到了經貿合作利益上,經貿關係被視為中美關係的壓艙石、推進器。中美關係遇到困難時,經貿合作關係往往會發揮積極穩定作用,防止雙邊關係滑向更大的衝突。但是現在,情況發生了明顯變化。

一是中美貿易規模不斷擴大,推動雙邊關係的動力卻在減弱,某些方面甚至成為阻力。中美建交以來,雙邊貿易額從40億美元增長到6360億美元。貿易規模增長的同時,逆差規模逐步擴大。2017年中美貨物貿易逆差達到3752億美元,比上年增長8%,並且超過了貿易規模的增長速度。美方越來越強調雙邊貿易對華有利,對美不利。當前美國將中國定位為戰略上的競爭對手,既然貿易規模擴張對中方利益更大,它就不再是助推關係發展的動力,而成為了阻力。特朗普政府正在醞釀動用關稅、配額等破壞性手段,干擾未來中美貿易的發展。

二是中美產業結構雖然互補性仍大於競爭性,但美方擔心中國產品向價值鏈高端攀升的趨勢。當前美國對華出口主要是技術密集型產品、農產品和能源資源產品,中國出口美國多為低附加值的勞動密集型製造業產品,雙方仍以互補格局為主。但美國擔心中國製造業從低中端向中高端邁進的發展趨勢。按照班農的說法,如果美國等到“中國製造2025”計劃實現再採取措施,則為時已晚。

三是中美雙向投資發展不平衡,雙方均面臨投資環境的變化。美資在中國市場面臨來自歐洲、日韓以及本土更有力的競爭,擴張進入平台期。近年來中國對美直接投資發展很快,2016年更是比上年猛增200%。 加上同期出現的人民幣匯率貶值、外匯儲備大幅縮水,顯然出現了非正常資本外流。中國出台措施限制投資境外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和體育俱樂部等。美方則擔心中資企業在美收購會獲得敏感先進技術,“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因此不斷收緊對中國企業在美併購案的國家安全審查。2017年中國全球境外直接投資下降超過1/3,其中對北美直接投資下滑35%。特朗普政府正醞釀推出更多措施,限制中國對美國敏感和技術行業的投資。

四是中國持有巨額美債引發疑慮。當前中國持有約1.1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在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的關鍵時刻,中國堅持持有美國政府擔保債券,對美國渡過危機發揮了重要作用,中美也籍此建立起某種政治互信。但是隨着美國對華疑慮上升,美方擔心它成為兩國競爭中中方手中的槓桿。中方也擔心巨額外匯儲備導致過度依賴美國國債市場,因此積極尋求投資多元化。

五是中美經貿交流溝通機制受阻。中美已經建立起中美商貿聯委會、戰略與經濟對話等重大溝通磋商機制。特朗普上台後,中美又很快建立起新的一系列對話機制,包括全面經濟對話機制。但是美方近期對這些機制的態度發生重大轉變。美國目前事實上中止了全面經濟對話,並採取單邊方式推進其政策議程。在經貿衝突面臨升級的關鍵時刻,中美之間卻似乎處於幾十年少見的“對不上話”的局面。

美國認為當今世界重返大國競爭時代,並退回到冷戰思維中尋求與中國的競爭之道。在特朗普宣布針對中國大規模徵稅方案的前後,發生了《台灣旅行法》生效、美軍進入中國南海島礁12海里、美國向西藏境內藏人和流亡印度的藏人大幅增加資助等嚴重事件,顯示美國企圖從政治、經濟、外交、軍事各方面對中國形成戰略擠壓。在中美關係全方位震蕩背景下,經貿從戰略工具演變為博弈標的和戰場。壓艙石作用仍在,但是這塊巨石現在被推動,動起來就會成為震蕩源而非穩定器。

未來中美經貿關係會繼續向前,但是它的內容會發生變化,將迎來一個挑戰更多、鬥爭更激烈的新時代。特朗普政府冒險性很強,中方必須做好各種預案,準備面臨最壞局面。但同時也要看到,特朗普及其團隊在“宣戰”同時多次表達貿易戰不是目的,還是希望通過談判解決分歧。中美目前正式公布的初步措施,都表現了節制、理性。但是,特朗普臨機下達研究對1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稅的指示,屬於情緒化反應,有可能推動事態走向失控。與此同時,白宮也表示一切(包括已經公布清單的500億美元、1300多項進口商品)尚未實施,還有討論和談判空間。如果能堅持這種態度,雙方還有機會找到妥當化解當前衝突的辦法。

中美經貿關係的持續穩定發展對於中國、美國以及全世界都具有重要意義。無論美國政策向哪個方向調整,中國致力於深化中美經貿關係的決心不應改變。“貿易到不了的地方,士兵就會去”。我們應當積極爭取美國有識之士一道努力,在日益激烈的衝突中尋求建立、完善“交手”規則。壓艙石已經動起來了,現在需要努力讓它按照一定的規則來運動,在動態中保持某種穩定,阻止中美關係滑向所謂“修昔底德陷阱”。事實證明,過去的一些辦法在特朗普政府面前遇到了比較大的阻礙。美國需要調整,即使美國不願調整,我們也要努力推着它調整。同時中國也需要檢討以前的一些看法和做法,總結經驗教訓,針對新情況新問題不斷更新思維,調整方案,以應對新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