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宿景祥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特朗普達沃斯演講發出貿易戰動員令

2018-02-12
S5.jpg

黑格爾說過,當看到一位騎士策馬狂奔時,重要的問題是他從哪裡來,向哪裡去,而無需在意馬踏飛濺的花泥。

美國總統特朗普1月26日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的演說,內容很豐富,但主要思想只有兩個,一個是強調他執政一年來的成就,以證明其政策正確。特朗普盛讚美國經濟一年來的表現,稱經濟增長強勁,股市屢創新高,商界、消費者和經濟信心都是數十年來最佳,“世界正見證一個強大和繁榮的美國重新冒起”,美國經濟已重新煥發競爭力,現在是到美國投資“前所未見的時機”。

另一個是發出動員令:美國將要打貿易戰,要求各盟國跟隨!特朗普猛烈抨擊“掠奪性”的貿易行為,批評部分國家濫用制度,以鄰為壑,扭曲市場,使“自由和開放的貿易”無法實行。他強調說,自由貿易需要“公平”和“互惠”,美國將不再容忍竊取知識產權、強迫科技轉移、企業補貼和國家領導的全面經濟規劃等“不公平行徑”。

通過經濟指標看經濟情況,是過去的事情,是約翰·肯尼思·加爾布雷思1958年發表《豐裕社會》的時代。當前美國經濟的一個顯著特徵是,各項經濟指標好,並不意味着實際經濟情況好。在布殊和奧巴馬執政時期,美國的各項經濟指標也顯得很好,但越來越多的民眾經濟情況卻變差,貧困增加,家庭實際收入下降。特朗普執政一年來,這一趨勢毫無改觀的跡象。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去年12月15日發表報告,痛批特朗普總統和共和黨掌控的國會刻意扭曲美國社會形態,企圖把美國變成“極端貧富不均的世界冠軍”,讓美國成為“全球最不平等的社會”。報告說,美國有14%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其中將近一半“極貧窮”,窮人家的孩子幾乎沒有機會脫貧,社會流動性在發達國家中倒數第一,意味着“美國夢正快速成為美國幻影”。報告指出,美國的社會貧窮和貧富差距是多年政策累積的結果,但特朗普的稅制改革和削減福利的計劃,將使情況更加惡化。

美國經濟問題根深蒂固。約翰·肯尼思·加爾布雷思之子、得克薩斯大學經濟學家詹姆斯·加爾布雷思十年前發表的《掠食者國家》一書,言辭尖銳,直指時局。加爾布雷思認為,今天的美國已經不再是一個包羅一切的中產階級“烏托邦”,美國資本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既不是良性的市場競爭,也不是資本與勞動之間的鬥爭,而是“掠食”。美國已經落入到了一個富裕的、控制着政府的“掠食者”階級的手中,他們掠走了應當屬於勞動階級的成果。“掠食者”階級不是富裕階級整體,許多其他的富裕階級反對它。在這個“掠食者”階級內部,金融精英是最冷酷、最有影響力的一個組成部份,他們通過各種各樣的複雜的金融機制,通過信貸、債務槓桿、收購和兼并,將整個“掠食者”階級聯合起來,並分配所獲得的巨額收益,而工人、農民和工薪階級生產的價值,卻變成了投機性金融工具的基礎。每一筆大規模的金融交易,都會使金融資本變得更加強大,並控制更多的經濟活動。

十年後的今天,美國作為“掠食者國家”的這一特徵更加清晰了,這也是美國國內民粹主義情緒高漲的重要原因。而特朗普反覆強調的“美國優先”政策,則進一步削弱了美國的公信力。蓋洛普1月19日發表的最新民調結果顯示,全球134個國家中,只有30%的受訪者肯定美國的領導能力,比奧巴馬任期最後一年跌了近20個百分點,是十餘年來最低的。加拿大對美國的支持度從去年的60%陡降為20%。多數國家不認同美國的領導地位,對美國喪失信心。

外交是國內政治的延伸,將國內複雜的經濟問題簡單地歸咎於外國的“不公平競爭”,是美國的一貫做法,因而,對於特朗普發出的動員令,應當嚴肅地看待。特朗普1月23日已簽署了一份行政命令,針對從中國進口的大型家用洗衣機和太陽能板徵收保護關稅,對中國開了貿易戰的第一槍。除徵收巨額關稅、實施貿易配額外,美國還有其他各種打貿易戰的方式。也許美國的貿易戰不會是全面的,是有限的,但至少對於中美貿易而言,2018年註定會是一個不平靜的年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