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奧威爾式未來抑或是經濟訣竅?

2017-12-06
S1.jpg

英國科幻劇《黑鏡》中有一集描繪了一個烏托邦式的世界,在那裡人們的生活由他們的社會評級掌控。雖然這個故事以幻想社會的諷刺劇方式呈現,但預言式設想卻在其敘事中根深蒂固。中國政府正在計劃出台一套全國信用評定體系,通過評估中國公民和公司的金融、法律和社會行為,來評定他們的信用度。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每個中國公民、每家中國公司都將擁有自己的社會信用評級,基於該評級激勵守信,懲戒失信。

創建一套社會信用體系的設想在2014年6月14日國務院印發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中得以機制化。綱要稱,設立社會信用體系是為了創建“誠信文化”,提高“全社會的誠信意識和信用水平”。中國政府希望通過建立社會信用體系,完善中國經濟制度中的不足,並強化其金融部門。這套徵信系統可以幫助控制金融風險,更好地為公民提供銀行服務,並執行法律績效責任與合規應用。

然而,在應對經濟層面需求的同時,社會信用體系或許也會演變成一個大規模的政治工具。這套體系可以被用來確保公民、私營企業、公職人員和國家機構遵守規則。在實際操作層面,這套系統將進一步加強收集海量數據,用以評判信用等級,並激勵守信、懲戒失信的個人和公司。擁有更高社會評級的“可信”個人將獲得形式多樣的獎勵和優惠待遇,如更好的貸款方案或高級旅遊機會。相反,那些擁有較低社會信用評級的個人將會受到懲罰,如貸款利率更高或被禁止出境旅遊。個人行為將直接決定其社會信用評級。例如,未能按時繳付賬單或多次交通違章都會降低社會信用評級。國家官員和私營企業的行為也將以類似方式評定。

中國政府計劃到2020年令加入社會信用體系成為強制措施。據美國《連線》雜誌報道,目前加入社會信用體系還僅僅是自願行為,但中國政府採取了觀察學習的方式。2015年,中國人民銀行向八家私營企業發放牌照,允許它們開發社會信用評級系統,並在全國範圍內推廣試點項目,芝麻信用就是試點項目之一。芝麻信用隸屬螞蟻金服,而螞蟻金服是擁有世界最大移動支付平台支付寶的阿里巴巴集團旗下公司。為了開發評級系統,芝麻信用與百合網和滴滴出行展開戰略合作,前者是中國最大在線約會網站之一,後者是在中國擊敗優步的出行共享平台巨無霸。

換句話說,信用評級系統收集分析的數據量龐大到令人震驚,以至於中國政府今年決定暫緩向部分科技公司發放牌照,理由是存在潛在的利益衝突。然而,暫停發放牌照並未阻止這些科技企業開發自己的社會信用評級系統。例如,信而富就獨立於政府項目之外開發出一套信用評分系統。信而富是中國網絡巨頭騰訊公司的合作夥伴,而騰訊擁有即時消息服務QQ和社交媒體移動應用程序微信,這兩款服務平台都擁有超過9億的活躍用戶。

同時,中國政府也在持續不斷地推動着社會信用體系的發展。據新華通訊社報道,包括上海、江蘇、安徽和浙江的長三角地區已被選定作為推出社會信用體系的試點區域。然而,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指出,社會信用體系及相關係統早已在全國43個城市和地區進行了試點使用。社會信用體系的核心組成部分是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目前該平台主要收集並共享來自地方和中央政府的數據,同時還包括來自超過30個部委和國家機關總計約400個數據庫。

無論怎樣,社會信用體系都擁有發展成強大數據處理工具的潛能,這不僅會避免違法行為,同時還能幫助規範市場,達成政治目的。因此,這種以高科技指導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的做法立即引發了人權組織的抨擊就毫不令人意外了。例如,人權觀察組織就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利用先進的數據分析方法追蹤並預測中國公民的行為。峨山政策研究院甚至將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稱為“奧威爾式夢魘”,並提議將其重新命名為“社會控制體系”,畢竟中國公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將被監控、分析、評級,並給個人帶來各種後果。

然而,眼下對這一科技創新作出負面評判或許為時過早。正如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列昂尼德·科瓦琴科所寫,只有時間能夠證明社會信用體系是否會演變成前所未見的21世紀數字獨裁統治。社會信用體系是一個雄心勃勃的項目,它是否能在全國範圍內成功順利推廣還存在很多不確定性。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北京擁有強大的政治意願推出這套系統,社會信用體系已經不再是一個遙遠的烏托邦或反烏托邦未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