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梁薇 美國明德大學教授

房間里的巨龍: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

2017-07-07
S3.jpg
2017年3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密歇根州伊普西蘭蒂對美國移動中心的汽車工人演講。

競選期間,美國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不斷將中國作為標靶,稱其為美國經濟的主要威脅。他特別指責中國導致了美國不斷擴大的貿易逆差、工作崗位流失、製造業衰落,並進行貨幣操控。政策監管者們擔憂,這最終會對世界經濟尤其是雙邊關係產生負面影響。在這篇專欄中,我想分析一下特朗普政府的對華貿易政策,評估其效果,並分析最初的過渡期對本屆政府未來處理當今世界最重要雙邊關係之一的中美關係有何借鑒意義。

特朗普上台已經5個月有餘,我們必須思考的首要問題是:特朗普是否遵守了其針對中國的競選承諾?簡短回答的話,答案是“沒有”。雙邊貿易逆差依然持續擴大,製造業工作崗位也依然仍未迴流到美國本土。特朗普在上台首日旋即改口,稱不會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當然,如果詳細回答的話,答案肯定要比僅僅梳理他的所做(或未做)複雜得多。

與克林頓政府對多邊主義(中國於2001年加入WTO)和奧巴馬政府對地區主義(如TPP談判)的支持相比,特朗普總統偏愛雙邊主義。他似乎相信,美國能夠通過與包括中國在內的主要貿易夥伴進行雙邊談判獲取最大利益。在今年4月份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的會談中,雙方同意為解決一些存在爭議的貿易議題展開雙邊談判,尤其是在擴大美國對中國出口方面。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於5月12日宣布,作為美中全面經濟對話“百日計劃”的初期成果,雙方達成了10項共識。

根據該計劃,中國同意取消針對美國牛肉和生物工程種子的進口禁令。中國還將允許外國公司在中國提供信用評級服務,並就允許美國公司提供電子支付服務發佈了指導原則,同時向兩家美國金融機構頒發了承銷債券許可證。農業和金融服務業是美國精心選擇的、旨在迫使中國作出讓步的兩個領域。雖然讓步有限,但這對於美國來說極具戰略意義,同時也令特朗普在政治上獲益頗多。

然而,這並非解決中美兩國貿易緊張關係的有效方法,因為它並沒有觸及根本問題。雙邊貿易摩擦可以涵蓋很多領域,包括鋼鐵、汽車配件及知識產權保護缺位——但其根本原因是結構性的。只要中國憑藉強大的國家資本主義繼續推行出口驅動型經濟增長模式,美國商界就不得不面對非關稅壁壘、產業政策、政府補貼、貨幣操控等貿易保護主義手段。

當然,中國的結構性改革不會一夕發生,但它的確需要強大的外力推動。展望未來,在採取行動解決中美兩國具體貿易爭端前,特朗普政府需要考慮以下三個問題。

首先,特朗普願意在多大程度上將美國的貿易政策與中國的對朝外交政策進行捆綁?如果中國的貨幣操縱國地位取決於中國為控制朝鮮所作的努力,這將向中國和美國其他貿易夥伴釋放一個錯誤信號,即與美國進行貿易的條件是“可以協商的”,且政治“凌駕”於經濟之上。

第二,特朗普已經放棄了TPP。從經濟角度看,TPP是打開其他11個亞太國家市場、通過設定新貿易規則(或者說令其他TPP成員的國內規則“美國化”)促進美國商業利益最全面的貿易協定;從政治角度看,TPP是可靠的定心丸,令其他國家確信美國會繼續與該地區保持接觸。亞太地區在生產網、供應鏈和地區內貿易投資方面是一體化程度最深的地區之一,同時也是全球經濟增長發動機。美國留下的權力真空無疑將給中國帶來新機遇,它會以自身的理念和制度設計填補空白,包括地區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亞投行及“一帶一路”倡議。這樣做的結果就是,該地區的中等國家和發展中經濟體將不得不重新考慮或重新衡量自身的戰略利益,或迎合,或從眾,或在中美之間兩面下注。

第三,特朗普政府若想有效解決中美貿易爭端,必須出台一個更明晰的對華政策。中國正在崛起,其影響力正在增強。中美關係應當在這樣一個語境下被重新定義。與政治和安全關係相比,傳統觀點認為中美兩國更易在經濟議題上達成共識。一些人甚至聲稱,經濟議題能夠成為緩解雙邊整體政治緊張關係的緩衝帶。但是,這種長期以來的共識正在瓦解。現實是,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全球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之一,但北京政府並沒有遵循美國式規則或在全球扮演負責任大國的角色。相反,中國的經濟政策正日益為國家這隻看得見的手所操控,並對美國的貿易和經濟利益造成了負面影響。兩國政府達成能夠為雙方所接受的、反映雙邊關係政治經濟現實的新共識已經迫在眉睫。

擴大的經貿往來給兩國帶來了巨大利益。然而,與在過去雙邊關係中通常扮演的支持角色不同,美國商界眼下正在被全球衰退和來自中國日益增長的競爭所撕裂。美國國內要求對中國採取更強硬措施的壓力也開始增強,而這將成為決定雙邊經濟關係未來發展的更重要因素。當下的雙邊經濟關係中,競爭因素佔據了上風。無論是多邊貿易自由化還是地區經濟一體化進程,都缺乏政策共識和對融合性全球經濟政策的遠見。此外,當前的雙邊經濟緊張關係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案。中美兩國應努力管控未來可能出現的哪怕無法解決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