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領導全球的機遇

2017-06-19
S1.jpg

儘管特朗普政府經濟上向內轉,但是美國仍有能力支配全球。美國經濟依然更自由、規模更大、更富有,而且比任何時候都更具生產力。然而,中國已經有越來越多機會分享全球領導權。

《經濟學人》最近對兩個大國間的競爭作了假設,結果,這份英國出版物的預言是中國會獲勝:美國是速度快的兔子,從一個挑戰跳到下一個挑戰,而中國是龜,緩慢但穩定,最終成為勝者。

雖然對兩國競賽的這種想像誤導性多過啟發性,但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似乎同樣短視。他發起保護主義運動的失誤在於,商業和貿易是正和活動,也就是說它們是互利性的,兩國可以共贏。中國在更多搬弄外交辭令的時候也是如此。

中國在亞洲已經贏得經濟先機,這是它日益增長的財富和地理位置所產生的必然結果。但美國並沒有被排除在外,亞洲大部分地區經濟都在增長,並為所有國家提供了機會。

而且,美國經濟成熟、先進、透明,可以提供獨到好處。雖然美國面臨經濟困難,但中國面臨的潛在挑戰更大。效率低下的國企、糟糕的銀行、失衡的人口結構和發展的政治化都有可能損害中國經濟進程。

其實,美國仍遠比中國富裕。截至去年,美國私人財富超過84.8萬億美元(註:原文如此),而中國為23.4萬億美元。同時美國的優勢還在擴大,這不意味着中國追不上,但那一天似乎更遙遠了。

地緣政治也是有利因素:多數東亞國家對北京的終極野心感到緊張。儘管亞洲消費者可能不會購買更多美國產品,但他們的政府更希望美國能保證繼續參與本地區事務。

事實上,美國即使有風險也多半是自找的。奧巴馬政府談成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以拓展美國經濟機會,限制中國的政治影響力,其他十幾個國家則作出犧牲——與總統所說相反,它們開放本國市場的力度超過了美國。也因此TPP被視為北京外交的失敗,它沒有獲得加入邀請。

但特朗普政府丟棄了這一優勢。就連澳大利亞這樣的美國最親密盟友也表示,他們將轉向同中國達成自由貿易協定。而北京將樂見其成。

美國還一直不願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該倡議旨在發展涵蓋亞洲、非洲和歐洲的交通基礎設施。奧巴馬政府曾不溫不火地對此表示認可,但特朗普政府至今仍保持批評態度。

其他國家有充分理由懷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宣布的這個旨在加強中國國際影響力的計劃。由於是政治需要,它推動的項目在經濟上多半靠不住。許多目標國家治理不善,經濟失敗。

儘管如此,美國還是應該敦促中國遵守其承諾。中國在處理亞投行問題上頗受讚譽,如果北京開放“一帶一路”倡議是認真的,它就有必要解決西方國家的關切。例如,中國可以讓倡議更專註於經濟,設立技術標準處理機制,改變國內針對西方企業的歧視性做法,向“一帶一路”沿線較貧窮國家開放市場。

在其他領域,華盛頓應力求包容而不是限制中國的活動,比如北京越來越多地參與亞洲和非洲經濟事務。不過遺憾的是,所謂“中國模式”或“北京共識”本質上是獎勵專制政權,不加判斷、不設條件地為它們打開大門。

但正如幾十年前“醜陋的美國人”大行其道,中國在自身作用日益增長的同時也會遭遇反作用。在緬甸、斯里蘭卡和贊比亞等國,中國一直是公眾抗議和政治運動的靶子。

此外北京發現,在贏得其他國家地緣政治忠誠度方面,援助和投資充其量是並不完美的工具。去年,菲律賓反覆無常的羅德里戈·杜特爾特在獲得援助承諾後,曾高調宣布倒向中國。但唐納德·特朗普當選之後,馬尼拉看來不可能改變立場,考慮到與美國的深厚關係,它恐怕永遠也不會這麼做。

中國在聯合國也扮演着更重要角色。作為美國、日本之後的第三大出資方,北京有資格享有更大影響力。在由世界最大20個經濟體組成的G20,中國的作用已經擴大。在IMF也一樣,IMF已將人民幣添加為儲備貨幣。美國應鼓勵中國還清對IMF和世界銀行的剩餘債務,正式將中國轉列為發達國家。

中國還在其他領域發揮着更大作用,比如環境。有充分理由質疑巴黎氣候變化協定的效果和中國根據協定承擔的有限義務,但北京願意承擔更多國際義務畢竟是好事,中方也表現出了更大的合作意願。對此,美國和其他國家應心存感激。

近來有大量關於修昔底德陷阱的討論,即一個守成大國與一個雄心勃勃的新興大國勢不兩立。這是現實而嚴峻的挑戰:華盛頓願意放棄利用中國周邊左右中國的決心嗎?美國是決不會接受大英帝國或其他國家有類似行為的。

美中兩國不應當把經濟關係和外交關係變成對抗地帶,增加衝突的潛在可能。大量互利合作機會是存在的,華盛頓和北京在處理當下問題的同時應該着眼於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