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合作:推進中美關係的唯一途徑

2016-11-23

建立更有益的美國對華經濟關係決非輕而易舉,但對美國經濟至關重要。事實上,這種關係對全球也至關重要。2015年,美中貨物貿易總額達4160億美元。更為重要的是,中國是美國國債等美國政府債務的全球最大持有者,兩國相互間的雙邊外國直接投資(FDI)也在不斷增長。

S1.jpg

最近競選期間,當選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一再表示,美國對中國的雙邊貿易逆差(截至2016年6月的12個月內為3280億美元)說明中國在利用美國。特朗普聲稱,他會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籤,並把從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提高到45%。

在履行其承諾之前,特朗普和他的顧問們應該考慮實施這些政策的代價,以及中國可能作出的反應。

中國和美國貿易赤字

中國政府正越來越多地實施一系列不利於在華美國企業的貿易和投資限制,中國十分有必要更好地履行現有的國際貿易法承諾。不過,美國貿易逆差是宏觀經濟力量的產物,實施針對中國的貿易舉措對它產生不了影響。

除了上世紀90年代早期很短一段時間,美國自70年代以來一直有貿易逆差。貿易逆差通常被視為美國貿易狀況糟糕的證明,不過以往30年里,在貿易逆差擴大的同時,美國GDP在增長,失業率水平不高。

美國貿易逆差(是經常項目赤字的主要部分)與同等規模的資本賬戶順差一樣,是直接必然的結果。美國是一個資本凈進口國,因為其國內儲蓄不足以為美國所有投資需求提供資金。由於外國人需要美國的資產,如債券、股票和房地產,資本凈流入美國,這也反映了人們對美國經濟的信心。資本流入、利率等宏觀經濟變量,給美元和美國的資產價格帶來上漲壓力,導致進口產品更便宜,出口產品更缺乏競爭力,進而擴大了貿易逆差。

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反映了更廣的美國對亞洲貿易逆差。如下圖所示,美國從日本、韓國、中國和台灣等亞洲製造業國家的進口比例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相對穩定,變化的只是美國從這些國家進口的比例構成,從中國進口增加的同時,尤其從日本的進口在減少。

S2.jpg

加征中國出口產品的關稅,也是對美國企業和美國消費者徵稅。上圖還顯示了亞洲地區價值鏈的擴大,它意味着,美國對中國產品徵收進口稅,實際上等於對日本、韓國和台灣產品徵收進口稅,因為這些鄰國生產的大量產品依賴中國的組裝或零部件。

中國對美國徵稅反應

美國任何單方面加征關稅的行為都會遭到中國的報復。在美國減少進口中國產品的同時,中國也會減少進口波音產品、計算機設備、農產品……這將擴大加征關稅的負面效應,特別是傷害阿拉巴馬州、蒙大拿州和南加州的企業,這些州自2006年以來對華出口增加了500%。

中國還可能在WTO挑戰美國的這一行動。WTO作出的任何不利於美國的決定,都會讓中國給美國出口產品設置的貿易障礙進一步合法化。

中國與匯率操縱

人為壓低人民幣匯率,會使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更便宜,而美國出口到中國的產品更貴。如上所述,特朗普表示,他將指示財政部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在本世紀第一個10年里,中國確實有意將人民幣匯率維持在較低水平,但特朗普把當前重點還放在中國操縱匯率問題上已經不合時宜。中國貿易順差已經從2007年佔GDP的10%下降到今天的不足3%(相比之下德國為8.5%)。相反的是,中國眼下是在努力支撐其貨幣,而不是人為壓低匯率。在2016年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會上,中國承諾繼續進行以市場為導向的匯率改革。

更重要的是,作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協定的一部分,在措施上,各國就提高貨幣市場透明度和處理匯率操縱達成一致。《2015年貿易便利和執法法》加強了對匯率的關注,並指導財政部根據以下情況確定別國的匯率操縱行為:1)有巨額對美雙邊貿易順差;2)有超過佔GDP3%的巨額經常項目盈餘;3)有持續單方面干預匯率市場的證據。據美國財政部2016年10月向國會提交的外國政府貨幣政策報告,中國現在只符合以上兩項(2016年4月符合第一、第二項)。為此,財政部迄今仍拒絕給中國貼匯率操縱國標籤。

沒有充分的經濟理由就宣布中國是匯率操縱國,會帶來一系列負面效應。首先,考慮到中國自己的經濟問題,這種做法不可能(至少中短期內)讓中國升值人民幣。但這會讓美國國內出現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額外關稅的政治要求。

S5.jpg

即使人民幣升值,美國對中國的雙邊貿易逆差有可能減少,但實際結果,只是美國對亞洲地區貿易逆差的內在結構發生改變,因為生產會轉移到該地區的其他國家。

繼續向前走

美中關係十分複雜,常常令人擔憂,搞好這一關係或許對任何總統來說都是最重要的經濟外交政策任務。布殊總統和現在的奧巴馬總統為此投入了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對特朗普所說,合作的美中關係是繼續前行的唯一途徑。利害攸關,莫此為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