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貿易保護主義必將損害中美關係

2016-07-29

在第八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上,令人頗感意外的是,鋼鐵貿易爭端成為一大棘手議題。中國目前是世界第一大鋼材生產國和出口國,中國粗鋼生產佔全球近一半,產能達11.3億噸。美國財政部副部長內森•希茨等人指責中國鋼鐵行業產能過剩,對美歐等國的相關行業造成重大衝擊。今年3月和5月,美國商務部對中國鋼鐵徵收高達522.2%的懲罰性關稅。

在美國輿論的渲染下,一時間,中國成為全球產能過剩問題的眾矢之的,在“貨幣操縱者”標籤之外又多了一個罪名。然而,美國對中國的指責是不公平的。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後,為了提振本國和全球經濟,中國投入了4萬億人民幣進行“刺激”,主要用於基礎設施建設,並帶動了鋼鐵、水泥、電解鋁等行業的發展。2009年至2011年,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在50%以上,也可以說,中國為世界應對金融危機承擔了不少代價。

面對美國的指責,中國方面認為,必須要用歷史的眼光看待鋼鐵產能過剩問題,造成這一問題的主要原因是當前全球需求低迷,不能指責某一個國家,也不應濫用貿易救濟措施。實際上,近年來中國一直在大力壓減產能,僅2015年就減少了9000萬噸鋼鐵產能。在中國鋼鐵企業中,目前有50%以上都是民營企業。因此,中國政府需要採取市場化而非指令性方式“去產能”,比如提高環保、能耗和質量方面的標準。中國政府還需要制定相應財政政策,用以解決“去產能”帶來的大量工人下崗等問題。削減產能實際上給中國政府帶來了複雜的政治壓力。一方面,美國希望中國持續深化市場化改革並保持社會穩定,一方面又要求中國快速削減產能,這是自相矛盾的。

鋼鐵貿易爭端實際上反映了美國國內日趨增長的貿易保護主義傾向。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的報告稱,來自中國的進口產品導致美國在1999-2011年間損失200萬-240萬個就業崗位,大約佔同時間美國製造業喪失的560萬個就業崗位的40%。2015年9月,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60%的美國人認為美國就業崗位被中國人搶走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聲稱,他一旦當選將對中國商品徵收45%的關稅。他還誓言,要幫助匹茲堡奪回被中國搶走的鋼鐵業。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也不斷批評中國進行所謂“不公平貿易”。

然而,“中國製造”在過去十幾年中給美國普通民眾帶來的好處實際上是巨大的。過去15年來,考慮到通脹因素,美國人的收入水平幾乎沒有什麼增長。如果沒有來自中國的廉價商品,美國普通人的生活無疑會雪上加霜。此外,舊金山聯邦儲備銀行的一項研究表明,美國人為購買中國商品花費的每一個美元中,大約有55美分落入運輸和銷售這一商品的其他美國人手中。很多“中國製造”實際上是用來自美國的零部件組裝的。如果美國政府對中國鋼鐵產品實施懲罰性關稅,雖然美國鋼鐵企業會感到高興,但卻會增加其他以鋼材為原材料的美國企業的生產成本。中國企業減少鋼材生產,也會減少從美國進口高質量、高價格的鍊鋼用煤炭,造成美國煤炭企業陷入破產。

從歷史上看,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舉措幾乎從沒有獲得成功。2009年,奧巴馬政府曾對中國輪胎產品徵收35%的高關稅。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估計,這項政策只給美國保住了大約1200個工作崗位,卻讓美國消費者多花11億美元用於購買輪胎。小布殊政府也曾對國外鋼鐵製品加征關稅,但很快遭到美國汽車工人聯合工會等國內力量的反對,因為這增加了汽車生產企業的負擔。

美國人更不應忘記上個世紀“大蕭條”時期的慘痛教訓。在世界經濟低迷之時,美國選擇築起關稅壁壘。1930年,原本想要保護美國產業和就業機會的《斯穆特-霍利關稅法》獲得通過,美國對2萬多種進口商品提高關稅,關稅平均增幅達到20%。胡佛總統簽署該法案的當天,美國股市就暴跌10%。這一法案通過後的兩年里,全球貿易額暴跌67%,美國的出口額跌幅高達75%。以鄰為壑的貿易政策終將整個世界拖入20世紀的慘烈戰爭之中。

總之,美國對中國產品實施的貿易保護主義舉措,最終會讓美國人自己付出代價。中國也很有可能對美國產品實施報復性舉措。在全球化時代,雖然自由貿易有時會給本國民眾帶來煩惱,但沒有一個國家會因貿易保護主義而獲利。美國政府的做法無助於解決美國鋼鐵企業面臨的問題,過度的貿易保護是導致美國鋼鐵產業經營虧損等問題的根本原因。鋼鐵業重新在匹茲堡崛起真的是美國經濟的福音嗎?特朗普並不是回答這個問題的好人選。

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美貿易額約為5600億美元。美國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中國已超過加拿大成為美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毫無疑問,貿易是中美經濟關係的支柱,雙方需要用更明智的方式解決貿易摩擦。特別是,美國需要放鬆對華出口管制,讓中國購買更多高技術產品。美國也需要促進中國企業在美國的直接投資,從而為美國人創造更多工作崗位。

讓人擔憂的是,“大蕭條”的歷史陰影依然籠罩着世界經濟。2015年全球貿易增速僅為2%,在過去50年中,全球貿易增速僅有5次降至這一水平。考慮到中美對於促進全球經濟所肩負的巨大責任,北京和華盛頓需要向世界明確展現它們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政治決心,兩國需要共同維護開放的、包容的全球貿易體系,這不僅事關經濟發展,也是國家之間持久和平之所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