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陳天宗 前美國駐亞洲開發銀行代表

改善中美經貿關係的關鍵是創新,不是模仿

2015-11-13

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報道說,去年超過40%的中國網上商店出售假冒偽劣商品。這讓人們對北京當局將會嚴厲打擊困擾中國市場和中美商業關係的山寨現象的希望重燃。

據路透社報道,一份向中國最高立法官員提出的報告稱,“去年只有不到59%在線出售的商品是'正版產品或質優產品'”。

“中國一直在努力洗刷盜版和假冒偽劣商品的污名。從iPhone製造商蘋果公司,到奢侈品零售商LVMH集團,瞄準中國市場的全球品牌對此一直無比頭疼,”路透社報道說。“由於今年再次面臨旗下購物平台涉嫌出售假冒商品的壓力,中國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正在美國遊說,避免被列入偽冒產品黑名單。”

不過,即使中國最終能較好地管治假冒偽劣產品生產商和分銷商,該國家領導人也應該汲取加州的經驗,更多地鼓勵創新,而不是模仿。

made in china

[s]made in china幾十年來,加州一直讓人聯想到,敢冒風險,定有回報。這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不久前訪美期間會見西海岸企業家就可窺見一斑。這些企業家在自家的後院創業,進而在華爾街功成名就。因科技而成功的加州夢,如今已經走向全球,讓從上海到硅谷的各地未來高技術企業家們心之嚮往。

今年9月在新加坡舉行的米爾肯研究所亞洲峰會上,洛杉磯的米爾肯研究所加利福尼亞中心主任、經濟學同行凱文·克勞登和我同與會者分享了美國“金州”(指加州)的幾點經驗。

克勞登和我認為,科技產業的長期成功,通常不僅要具備創新的能力,還要成為創新的中心。在這方面,中國可以採取措施培育和推動本土創新、鼓勵承擔風險和成功。與此同時,不歧視非中國的企業。

那麼,加州可以向中國,無論北京還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提供哪些具體的經驗呢?克勞登和我提出以下三點:

第一,中國必須致力於發展優秀的研究型大學。世界一流的研究機構既能培養技術型人才,也能推動基礎技術與研究的共享。根據上海發表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2015年,世界前20所研究型大學中美國佔了16所。

令人稱奇的是,這16所大學,有6所是在加州,其中包括居第二位的斯坦福大學、居第18位的舊金山加大。在前7所大學中有3所是在舊金山地區,兩所在洛杉磯一帶,一所在聖迭戈。在排名前100的研究型大學中,有11所是在加州。

相比之下,亞洲排名最高的研究型大學是東京大學,排在第21位。沒有非日本的大學進入前100名。這種情況正在改變,加州的大學也知道自己不能吃老本。但在此期間,出於對國際學生的需要,包括許多加州大學在內的美國學校,教育出了亞洲一些最成功的企業家。

第二,克勞登和我認為,中國必須接受失敗,不是把失敗當成終結,而是把失敗當成成功的手段。也許加州最重要的經驗和優勢之一,就是企業家失敗後重新振作的能力。據估計,大約三分之二的硅谷初創企業撐不過五年,還未等到上市就失敗了。

那為什麼還會有這麼多的初創公司呢?一個相當常見的原因,是開過公司的這些人都願意並且能夠再次嘗試。加州許多企業成功的重要因素,是具備失敗與學習的能力。

即使是更知名的公司,如蘋果、谷歌和英特爾等,其興旺發展的部分原因,也是不斷抓住小型創新者帶來的機會,從而使自己壯大。一度,雅虎公司最大一筆所謂的橫財來自它在阿里巴巴的股份,第二大一筆也許來自它的日本合資公司。

第三,中國必須發展創業融資。據估計,全世界高達50%的風險投資活動都會流經加州。在不同階段吸引重要的投資者,對加州成功播下技術創新種子產生了重要作用。克勞登和我相信,中國必須進一步採取措施發展創業融資,包括改變政策和監管。

即使亞洲最成功的初創企業,也發現自己更容易進入美國資本市場,來繼續自我拓展。阿里巴巴在紐約證交所一鳴驚人地上市就是一個例子。

在美國,在促進金融市場的理解、更多地獲得資本、加強與深化金融市場、發展創新的金融解決方案以應對美國經濟持續增長所面臨的挑戰方面,人們正越來越多地形成共識。

在他的非小說類叢書《十個詞彙里的中國》當中,中國當代著名作家余華在“山寨”一章里直接展示了中國所面臨的創新挑戰。出版方克諾夫雙日集團形容他描述了“盜版與抄襲作為一種創造性的新革命行為不斷升級的趨勢”。

相比之下,在另一種真正的革命中,美國技術產業創造出遠遠超越了硅谷的成功故事。如今美國高技術產業同樣的重塑與擴張,讓太平洋兩岸的人們正好做起了加州夢,可以理解其中也包括中國。然而,對於中國的夢想來說,要像硅谷那樣成功和加強中美關係,現在的關鍵是北京的決策者要着手培育創業生態系統,推進創新而非山寨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