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劉遵義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教授

港大教授劉遵義:新冠肺炎疫情最遲3月底基本結束

2020-02-11
AA.jpg

2003年SARS危機期間,我住在美國。那年3月,根據2002年12月廣東首例SARS被發現以後新確診病例的數量,以及考慮當時所採取的隔離和檢疫措施,我曾預測疫情將在6月份結束。實際上也確實如此。我是怎麼做到的呢?

關鍵是關注新確診的人數。一開始,在最初的潛伏期過後,新確診病例數量會有一段非常快的加速上升,然後速度放緩,最後到達峰值,再之後開始下降。當新確診病例下降到零,疫情就得到了控制。為達到這個目標,必須採取兩項基本的措施。首先是所有被確認的患者必須完全隔離治療,這也可以防止他們進一步傳染其他人。其次是必須防止隱形感染者的潛在傳播。當病毒傳播被有效阻止後,所有剩下的未確診病人在潛伏期結束後都會被辨認出來,並可以適當地得到隔離治療。

一旦一名新病患被確診和隔離,同時醫務人員採取了各種適當的防護措施,這名病患就無法再傳播病毒了。只有隱形患者才能繼續傳播病毒。但是遲早,在潛伏期過後,所有之前未被確認的病人都會被確診並隔離。當然在這個期間內,未確診的這些患者仍有可能傳染其他人,但是,如果每個人都保持警惕,並堅持採取適當的防護措施,傳染的可能性是很低的。如果病毒傳播得到控制,未確診病例的總數就會隨着時間推移而下降,最終降到零,疫情也就結束了。

防止隱形患者的傳播非常之重要,否則,新增和疑似病人的數量將不斷上升。實際上,SARS病毒的傳播需要感染者與潛在患者之間有直接或間接的身體接觸,特別是體液傳播。直接的身體接觸包括握手、接吻、擁抱或觸摸,這些都有可能導致傳染。間接的身體接觸也有可能導致傳染,比方說,如果被感染的患者接觸過物體,像門把手或電梯按鈕,潛在患者隨後也接觸了這些東西,那麼他就有可能被傳染。已受感染的病人把禮物交給潛在患者,雙方如果都不戴手套的話,也有可能會傳染。

一個關鍵參數是SARS患者在確診之前可能傳染給多少人。顯然,這取決於SARS患者作為隱形患者有多長時間,他是否謹慎地避免與他人有直接和間接的身體接觸,以及病毒本身天然的傳染性。對新確診人數進行回逆分析,並假設一個潛伏期,我得出的平均數值相當低,大概只有個位數,而且隨着時間推移還在減少。所以,我可以預測這個數字何時降到零,也就是非典疫情的結束。

控制眼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也需要類似的策略。我們應當儘快確認所有受到感染的病人,對他們進行隔離治療,使他們無法再傳播病毒。此外,一旦新患者確診,我們還可以找出與其有直接或間接身體接觸的其他人,預先檢測這些潛在患者是否已經被傳染,並在必要時給予隔離和治療。早期識別新感染的患者,甚至在他們出現癥狀之前就識別,將進一步降低傳播的可能性,提高治癒的可能性。

對於我們公眾來說,也要盡量減少被病毒傳染的可能,也就是說要採取適當的防護措施,不與其他任何人,朋友或陌生人,有直接或間接的身體接觸。如果成功做到這一點,我們就能把病毒的傳播基本上減少到零。如果我們願意採取並保持良好的衛生行為和習慣,這是有可能做到的。例如,我們應該放棄西方人握手、親吻和擁抱的習慣,改為我們中國傳統打招呼的方式——行“拱手禮”。就是注視對方的眼睛,雙手抱拳於胸前,上下晃動。拱手禮不需要身體接觸,可以方便地對着一群人四面行禮,也可以兩人之間行禮。我們還應該戴口罩,在公用場所接觸物品時要使用一次性手套,要用消毒液洗手,或常用酒精擦手,不要用手摸眼睛、鼻子和嘴巴。假以時日,我們可以使用自動感應門和聲控電梯,從而儘可能地減少身體接觸。

如果每個人都採取了適當的防護措施進行自我保護,病毒的傳播就會被阻斷。只要所有人都採取措施保護自己,我們就能通過將二次傳播的可能性降到零來保護其他所有人。

無論如何,新冠肺炎的致死率顯然並不高。到目前為止,這種病毒導致的死亡集中在高危人群,如老年人和之前已有健康問題的人。全國31211例確診病例中死亡637例,致死率為2.0%。不過,絕大多數新冠肺炎引起的死亡發生在湖北省,在22112個確診病例中有618例死亡,致死率為2.8%。而中國其他地區總共死亡19人,確診病例9099例,死亡率為0.2%。在海外的225個確診病例中,菲律賓死亡一例(香港死亡一例),致死率為0.4%。(全部數字截至2月7日上午)這些比率遠遠低於SARS病毒10%的致死率。這表明,在適當的醫療條件下死亡率是非常低的,這種醫療條件一般地方都具備,只有湖北省例外,因為它的病患數量非常龐大。隨着當地新醫院投入使用,人們可以獲得更多的醫療服務,預計未來幾周湖北省的死亡率將大幅下降。

內地每天新增確診人數在經過大幅度上升之後,已經開始下降,從2月3日的3256例,到2月4日的3952例,再到2月5日的3702例、2月6日的3151例。新確診病例當中有2447例(超過78%)是來自最早爆發新冠肺炎的湖北省。預計在疫情的這個階段,湖北省的新增確診人數還會有很多。這實際上是一種積極的事態發展,因為它意味着越來越多之前未確診的病例正被確診。湖北省目前新投入使用的隔離醫院有助於減少疑似病例的數量,進而將進一步抑制冠狀病毒的傳播。在湖北省以外的大部分地區,如長沙、重慶、杭州、南京、深圳,自1月底以來新增病例都有逐步下降的趨勢。總體情況表明,冠狀病毒在湖北省以外地區的傳播已經基本上得到了控制。

截至2月7日,內地治癒的新冠肺炎病人累計已達1542人,超過病毒導致的累計死亡637人。德國、泰國和美國所使用的不同治療方法,包括吉利德科學公司的“瑞德西韋”,當然還有中國自己的方法,都證明對新冠肺炎是有效的。當知道存在有效的治療方法時,真的沒有必要恐慌。我相信形勢已經出現轉變。

根據我在SARS流行期間所使用的模型,我預計全國每天新確診人數將開始下降,到2月中旬下降到數百例。我有理由相信新冠肺炎疫情最遲在3月底會基本上過去。

現在,病毒已經擴散到中國以外,原則上說潛在的隱形患者有可能來自任何地方,而不僅僅是內地。即使對世界其他地區完全封關,也無法阻止香港新冠肺炎患者的增加,因為仍存在着未被確認的隱形患者。在家辦公有助於減少傳染的機會,但這只能是臨時措施,而且本身並不會阻止病毒的傳播。我們應對冠狀病毒可能擴散的正確方法,是所有在香港的人都採取衛生預防措施,使隱形的病患無法傳播病毒。對所有到香港的旅行者,不管來自哪裡,不管是不是永久居民,都應當進行監控並要求他們接受檢測,必要的話進行隔離。而如果我們大家保持適當的謹慎,就不會有新的感染者,我們就能終止疫情。

希望不久能夠研製出針對冠狀病毒及其變種的疫苗。但我們或許應該繼續保持新的行為規範和衛生規範,避免今後爆發其他的傳染病。野生動物市場既是SARS病毒也是目前冠狀病毒的來源,世界各國政府應予永久取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