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貿易戰與水戰:中美關稅被隱藏的真相

2019-02-11
b.jpg

我們使用、食用和穿戴的所有東西都隱藏着水。莊稼必須要灌溉,制衣的棉花必須要清洗,頁岩油必須用水力壓裂並用水處理。與碳足跡類似,所有水消費也有足跡。這不僅包括我們飲用、洗衣和其他日常使用的水,還包括我們商品中隱藏的水。

這種隱藏的水通常被稱為虛擬水,它在全球商品貿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當商品在全世界運輸和交易時,用來生產或種植它們的水也因此被交易。當貿易現狀發生劇烈變化時,一個國家水的進出口以及整體的水供給都發生了變化。

美中貿易戰正在改變水在兩個國家間的消費方式。2017年,中國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在加征關稅之前,中國向美國出口了大量水資源密集型產品。中國是世界最大的隱藏水出口國,而美國則是最大的進口國。當兩國貿易受阻時,美國和中國之間的“水平衡”也發生了改變。例如,中國2018年11月沒有從美國進口大豆,而上年同期中國從美國進口了470萬噸大豆,這不僅意味着美國農民損失了18億美元,還意味着中國損失了本應收到的50.8億立方米虛擬水。

面對這樣的新現實,美國和中國必須調整它們的水收支,否則將有短缺之虞。中國的人均淡水供應僅為美國的1/4,這令中國尤其面臨水短缺風險(中國人均淡水供應為2061.91立方米,美國為8844.32立方米)。

雖然美國水資源更豐富,但中國2012年對美國的虛擬水凈出口達到24億噸。其中,近一半(46%)來自於生產通用機械和設備所消耗的水,這些設備在中國製造後被運往美國。另有19%來自紡織品,其後是農產品(事實上,農業消耗了中國65%的水資源)。服裝、機械和農產品是目前美中貿易中水資源密集度最高的商品。

隨着加征關稅後這些商品的貿易量減少,美國和中國之間的水收支平衡也開始改變。兩國都對很多屬於三大水資源密集型產業的商品加征了關稅。下表列舉了這三大產業被加征關稅的商品名單,以及它們的虛擬水含量(單位:升每公斤)。該表顯示出兩國加征關稅商品的虛擬水含量存在着明顯差異,中國加征關稅商品的虛擬水含量大約是美國加征關稅商品虛擬水含量的兩倍。由於關稅將導致商品貿易量減少,這意味着如今中國從美國獲得的虛擬水相對更少了,兩國虛擬水貿易失衡正在加劇。

水足跡和虛擬水貿易失衡

d.jpg

*銅的水足跡高度取決於採礦技術;這一數字是露天開採和地下開採的平均值。

數據來源:Waterfootprint.org、WellBeing、URS、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WTO

此外,美國和中國之間交易的整體商品量,包括那些未受關稅影響的商品,也發生了改變。自貿易戰於2018年7月打響以來,美國實際上從中國進口了更多的商品。加征關稅後,8、9、10三個月美國出口至中國的商品每月同比平均下滑了18%。同一時段美國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增長了7%。

令人驚訝的是,自貿易戰打響以來,美中兩國間的整體商品貿易失衡增長了17%,創近十年來新高。隨着中國向美國出口更多的商品、進口更少的商品,兩國間的水失衡狀態也將愈演愈烈。

例如,中國的紡織品行業生產了全世界65%的服裝,每公斤紡織品不僅使用高達40000升的水資源,同時還產生600升廢水。這種充斥着化學品的廢水通常被直接排放到河流和小溪。隨着中國不斷出口更多的服裝,這加倍危及了中國的水供給:首先是犧牲了數千升淡水,其次是污染了河流。中國的紡織品行業僱傭超過1000萬名工人,除非該行業的虛擬水利用能夠得到合理控制,否則中國紡織品行業的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

隨着兩國重啟貿易談判,美國和中國應當在談判過程中將世上這一最寶貴的資源納入考慮範圍。由於中國以出口形式向國外輸送越來越多的水資源,該國生產商品的能力將面臨風險。如果不考慮交易商品中虛擬水的影響,美國和中國都會使那些依賴豐富水供給的出口導向型產業處於危險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