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畢若曦 紐約大學在讀碩士研究生

中國禁止進口「洋垃圾」給美國敲響警鐘

2017-11-15
S1.jpg

中國於2017年7月18日知會WTO,稱計劃禁止24類固體廢物的進口,包括多種塑料製品和未經分揀廢紙。該進口禁令將從2017年底開始生效。這一決定對中國最大廢品回收主顧美國產生了威脅,因為廢品是美國向中國出口的第六大產品。眼下,這一年產值高達56億美元的產業正面臨消失危險。

中國在提交給WTO的文件中說,在進口固體廢物中發現大量混雜的有害原料(包括塑料廢品、有毒釩渣和廢紡織原料),這導致了嚴重的環境污染。

在出台進口禁令的同時,中國還鼓勵國內進行更多廢品回收。該計劃的目標是到2020年,中國國內固體廢物回收量從2015年的24.6億噸增長至35億噸。中國正在加大力度開發國內廢品利用和廢品回收技術。

上世紀80年代,中國依賴進口固體廢物來彌補國內石油資源的短缺。重新利用回收廢物遠比開發石油資源或砍伐樹木更為便宜、快捷和便利。重新利用一噸廢紙節約的能源可以滿足一戶普通美國家庭六個月的能源使用量。通過重新利用固體廢物生產塑料製品,可望節約高達87%的能源消費。正是出於這種原因,中國曾一度積極進口固體廢物。

然而,由於石油產品泛濫、垃圾走私和缺乏相應的廢品處理措施,污染、食品衛生和環境破壞問題已經變得極其嚴重。此外,一些地區和企業缺乏正確的廢品處理意識也加劇了問題的嚴重性。

中國曾因存在巨大的能源缺口而不得不依賴進口廢物。但是,得益於回收技術的快速發展、新能源開發以及公眾日益增強的環保意識,中國的能源和資源政策正在進入一個新階段。

去年,中國進口了730萬噸廢塑料,佔世界進口總量的56%,對中國來說,這遠遠超出其承受能力。而觸發中國收緊環保政策的契機不僅僅是廢棄物的泛濫成災。近期,中國一些大城市爆發的PM2.5污染(一種可以造成嚴重健康問題的空氣污染物)和工業廢水排放問題令治理環境污染成為中國政府的首要議題。作為對策,中國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進綠色能源發展。產業政策也在隨之發生轉變。

中國是世界最大的機動車市場,中國政府正在大力推動電動汽車的生產(新能源汽車政策)。得益於該政策,中國已經佔據了全球電動車市場40%的份額。中國政府已經宣布,計劃將在未來若干年內全面禁止汽油和柴油汽車。這些新政策的出台正是出於環境保護的考量。

出台固體廢物進口禁令只是中國公眾輿論日益轉變的一個跡象。面對公眾壓力,中國政府無法繼續無視環境和食品衛生安全問題。在這種情況下,進口禁令並非突然的政策轉向。

當然,中國決定禁止進口固體廢物的計劃將損害美國經濟,但同時也會給環境帶來積極影響。當前的情況為美國提供了一次機會,令它意識到無法再繼續依賴中國來解決國內的廢物利用問題。美國必須採取行動,尋求其他進口替代國或加強國內的廢品再生產業鏈。改善後的國內廢品再生政策和戰略將創造出一個更為有效的再循環系統,提高國內固體廢物回收和再利用率。此外,有效的監管將減少廢品,提高公眾的資源節約意識。但顯然,美國無法立即找到解決方案來彌補中國禁令帶來的缺口,出口到中國的廢品佔美國全部廢品出口的40%。每年產生的價值50億美元的廢品將何去何從?如果美國無法找到解決方案,堆積如山的垃圾將給國內環境造成負面影響。美國必須儘快採取應對措施。

如果美國對中國的進口禁令發起抗議或試圖通過協商解決問題,這只會給兩國帶來更多摩擦。相反,考慮到長期發展趨勢,美國應當提高國內廢品回收技術,並出台能夠滿足國內需求的新能源和產業政策。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廢品製造和出口國,為什麼美國沒有在國內建立起一個大規模回收市場?雖然美國無需像中國那樣依賴廢品回收彌補能源短缺,但回收產業本身即是一個龐大的商業機會。長期以來,相比回收或再利用,美國一直對生產擁有更濃厚的興趣。美國的公眾意識、科技發展和產業政策一直落後於對環境友好型產業和政策的全球需求。

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這賦予了中國成為環保協商合作新全球領導者的機會。對於中國領導人來說,在一個全新的國際外交領域發揮領導作用的機會極具吸引力,這也是中國進一步致力於環境保護的另外一層原因。截至2017年,超過160個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已經批准或同意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但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追隨美國退出該協定。相反,法國於2017年宣布出台一個五年計劃,作為巴黎氣候協定的一部分,力爭到2040年全面禁止汽油和柴油機動車。而印度、英國和挪威已經先於法國頒佈了一系列致力於保護環境的類似計劃。

世界發展的趨勢正在發生變化,那些無視環境問題、僅僅優先發展經濟的政策已經被時代淘汰。美國必須追趕這股潮流,重新審視自身的環境和回收政策。固體廢物進口禁令為特朗普政府敲響了警鐘。中國的這一決定或將在美國環保政策領域觸發積極的轉變。如果事實果真如此,世界也將隨之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