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孫韻 華盛頓史汀生中心高級研究員

中美軍事對話:跨越半個地球的相向而行

2024-06-20
孫韻.jpg
2024年5月31日,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會議上會見中國國防部長董軍。(照片:美國國防部)

軍事對話是中美關係最重要的問題。隨着這兩個大國展開戰略競爭,軍事交流被視作防止戰爭爆發的最後一道防線,特別是防止意外衝突或軍事領域的緊張局勢升級。兩軍在西太平洋有爭議水域和領域(如台海和南海)近距離接觸時情況尤其如此。多年來,這些對話因為各種原因中斷和暫停,主要原因是中國對美國與台灣往來的擔憂。

一如2022 年 8 月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訪台灣後的情況。佩洛西訪台後,中國迅速宣布取消兩國戰區指揮官之間的交流,並取消防務政策協調會談和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會議。此後的 16 個月里,兩軍除了國防武官間的常規溝通外,幾乎沒有其他形式的直接交流。

在此期間,西太平洋緊張局勢升級,導致中美兩軍之間發生了一些最激烈的接觸。2023 年夏天,中國海軍和空軍“不安全、不專業的行為”成為最危險的導火索,並完全有可能繼續升級。面對如此嚴重的威脅,恢復與中國的軍事對話成了拜登政府一年內多數時間的首要任務。

過去6個月里,許多雙邊軍事對話渠道已經恢復,這主要得益於以下活動:

- 2023年12月21日,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查爾斯·昆頓·布朗將軍和解放軍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劉振立將軍舉行電話會議。

- 2024年1月8日至9日,防務政策協調會談在華盛頓特區恢復舉行。美國國防部負責中國事務的副助理部長邁克爾·蔡斯和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副主任宋延超少將出席。

- 2024年4月3日至4日,在夏威夷恢復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工作小組會議。

- 2024年4月16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與中國國防部長董軍舉行視頻會議。

- 2024年5月31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與中國國防部長董軍會晤。

應該提醒那些沒有意識到這些會議重要性的人:僅僅6個月前,兩軍幾乎沒有進行過任何有意義的直接交流,反而在空中和海上發生了一系列危險的接觸,差點再次引發2001年的撞機事件。美國政府高級官員表示, 截止2023 年秋季,中美之間軍事對抗升級的幾率在 6-12 個月內超過 50%。

但是,僅僅半年多時間過後,兩軍就已恢復軍事對話等重要渠道,兩國國防部長的新加坡會晤實際上宣告了兩軍關係已經正常化。

兩軍關係恢復的最根本原因,在於兩國特別是兩國領導人面對充滿困難的一年,都希望尋求雙邊關係的穩定。無論媒體如何報道,兩國關係基本遵循了去年 11 月習近平主席和拜登總統在伍德賽德峰會上達成的共識。

拜登政府目前正面臨一場充滿挑戰的連任競選。此外,烏克蘭和中東戰事不斷,美國無法承受與世界第二大國中國發生軍事衝突。大國競爭仍然到處存在,但管控緊張局勢、避免戰爭對華盛頓來說至關重要。同樣,中國尋求穩定與美國的關係,以便專註於其他重點工作。事實上,有人認為,2021 年拜登總統就職以來,中國一直希望穩定與美國的關係,但這一目標很難實現。

中美兩軍領導人跨越半個地球,努力實現妥協,但前景並不樂觀。中美關係趨於穩定,但從根本上看仍不穩定。許多戰略家認為,維持現狀的美國與崛起的中國之間仍然存在着結構性衝突,而且未來幾年將會加劇。

在程序層面,對美國而言,最嚴重、最緊迫的問題是印太司令部司令(現任海軍上將帕帕羅)與中國東部和南部的戰區司令部司令之間實現直接溝通,這是拜登和習近平在伍德賽德峰會上達成的共識。伍德賽德峰會已經過去了7個月,但這樣的直接溝通仍未實現。雙方沒有進行直接溝通之前,美方不會認為兩國領導人之間的共識得到了落實。

在戰略層面,恢復會晤並不等於達成協議。從奧斯汀和董軍在新加坡的會晤可以看出,在台灣、南海等一系列安全問題上,兩國乃至兩軍的立場和政策存在着根本性的分歧。在軍事活動方面,中美在對緊張局勢起因的認識上同樣存在根本性的分歧,而且,美國重視管理危機,中國則注重預防危機。華盛頓認為,只要其軍事行動符合國際法,就有權在中國周邊行動。因此,兩軍遭遇或者局勢升級時,美國的做法是基於危機管理的心態。這使得兩軍之間的溝通尤為重要,因為只有開放暢通的溝通渠道才能管理危機。

相比之下,中國的做法是危機預防。由於兩軍的遭遇發生在中國周邊,中國更希望美國減少軍事活動,並將其軍事部署遠離中國沿海。按照這種邏輯,管理危機的最佳方式是從源頭上防止危機的出現。

美國的反駁理由是基於法律:美國在包括台灣海峽在內的地區採取行動,並沒有違反任何法律,同時它將繼續行使自己的權利,比如航行自由行動。此前,這種持續的分歧促使美國採取行動伸張這些權利,也促使中國加快行動進一步驅逐美軍。這一循環很可能在未來重演。

中美國防部長舉行了會晤,但雙方都不抱幻想,不認為恢復軍事對話就能解決緊張局勢背後的根本原因。中美在軍事領域的鬥爭仍在繼續,而下一次台海危機不可避免地發生時,這種鬥爭可能失控。鑒於當前台灣島內的政治氣氛,以及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的不確定性,下一次危機可能隨時爆發。

但是,過去6個月的事情說明,大國競爭中,這些國家的地緣政治求生本能最為強烈,但只要擁有政治意願和冷靜的頭腦,仍然有可能通過對話管理軍事緊張局勢。持懷疑和悲觀 態度的人認為,中美關係註定崩潰,兩軍也將走向衝突。應該提醒他們的是,把防止戰爭作為最低共同目標仍然是有價值的任務——也許是最有價值的任務。儘管存在備戰的傾向,但這種目標本身當能推動兩軍及所有人努力追求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