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鍾厚濤 國際關係學院國家安全學院副教授

賴清德執政後的新態勢與新危機

2024-06-19

相較於蔡英文時期,賴清德執政後兩岸呈現出新態勢,也面臨著新危機。島內政治方面,賴清德積極煽動民粹,將加劇島內政治對立,拖累經濟社會發展;在兩岸政策方面,賴清德叫囂兩岸“互不隸屬”,將進一步破壞台海地區和平與穩定;在對美關係方面,賴清德與美國之間的信任赤字有增無減,有可能嘗試跳脫美國掌控。多種因素疊加下,未來賴清德有可能鋌而走險,由“台獨工作者”變為“戰爭製造者”。

民粹主義為台灣經濟社會發展埋下隱患

賴清德得票率只有40%,執政合法性面臨嚴重考驗,在此情勢下,為防止“提前跛腳”,他積極操弄民粹,上台後第三天就發起“青鳥行動”,鼓動綠營側翼包圍“立法院”,企圖給“立法院長”韓國瑜和“立法院”第一大黨國民黨下馬威。食髓知味後,賴清德當局在民粹道路上會愈走愈遠,給台灣社會帶來巨大變數。

一是加劇朝野對立。民進黨作為執政黨,理論上講應攜手各大在野黨共同為台灣經濟社會發展打拚,但它卻反其道而行之,企圖利用民粹來圍剿和追殺以國民黨為代表的在野黨,欲除之而後快。這勢必會引發在野黨強烈反撲,台灣政壇將陷入螺旋下沉的內耗漩渦。

二是擴大民意對抗。受中華傳統文化滋養等多種因素影響,台灣民眾素養較高,一度有所謂“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但近年來,隨着民粹主義的興起,台灣社會戾氣橫行,藍綠陣營對立嚴重,社會被不斷撕裂。

三是拖累經濟發展。台灣在上世紀90年代被稱為“亞洲四小龍之首”,但此後經濟社會發展卻呈低迷態勢,2023年GDP增長率只有1.4%左右。從其團隊的人事布局和政策規劃看,賴清德無心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反而醉心於政治鬥爭,這將加劇台灣內耗,進一步掏空台灣經濟社會發展動力。

“激進台獨”為台海和平蒙上沉重陰影

賴清德“5·20”講話顯示其正由蔡英文時期的“暗獨”走向“明獨”,由“緩獨”走向“急獨”,由“柔性台獨”走向“激進台獨”。未來他有可能繼續加碼,讓台海地區形勢由風高浪急走向出現驚濤駭浪。

之所以如此,首先是“台獨”理念驅動。在“5·20”就職講話中,賴清德公然叫囂“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暴露了徹頭徹尾的“台獨”底色。他也由此被稱為“加強版李登輝”“升級版陳水扁”和“激進版蔡英文”。

另一個原因是他被綠營基本盤裹挾。賴清德被稱為“台獨金孫”,綠營“台獨基本教義派”對他寄予極高“期望”,認為他可以完成此前李登輝、陳水扁和蔡英文都沒有完成的“法理台獨工程”。未來“台獨”鐵杆支持者一定會推着賴清德往更危險的道路上邁進。

還有一個原因是刺激選情的需要。民進黨在“立法院”已經喪失第一大黨地位,賴清德面臨著“朝小野大”的困局。在地方層面,全台灣22個縣市中,民進黨僅佔據6個縣市長席次,根本無法掌控地方執政資源。在2026年“九合一”縣市長選舉和2028年“大選”中,民進黨和賴清德將面臨空前壓力,甚至有外界預測賴清德只能幹一任。在選舉壓力下,賴清德將猛打“獨”牌,進一步往“台獨”的方向沉淪。

台美戰略互疑加深

賴清德“5·20”就職時,美國派出較高層級代表團參加,雙方互動頗為密切,但背後各有盤算和擔憂,可謂面和心不和。

賴清德剛上台就開始炮製“兩國論”,這讓美國很多政學界人士感到詫異,擔心未來他會繼續加碼,在“台獨”道路上越走越遠,甚至把美國拖入衝突漩渦。如此,台灣將從美國的“戰略棋子”變成“戰略包袱”。

賴清德方面對美國也心存不滿。據島內多家媒體爆料,為加大對賴清德的“看管”,美國精心安排親美人士蕭美琴擔任其副手,主要目的是了解他的一舉一動。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政要和卸任官員竄台時,也會先與蕭美琴接觸,再與賴清德寒暄,這讓賴清德認為美國對自己不尊重。此外,以色列內塔尼亞胡政府無視美國多次警告不斷加大在加沙地區的軍事行動,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公開承認“巴勒斯坦是一個國家”,與美國的中東立場出現明顯分歧,這些都讓賴清德團隊認為,美國在全球的掌控力下滑已是不爭的事實,未來台灣也不需要唯美國馬首是瞻,“台獨”也就可以藉機出籠。

 

 

總之,賴清德反覆標榜“台獨工作者”身份,執政剛剛上路就暴露自己“激進台獨”的底色,未來若不加以有效約束和管控,有可能引爆台海衝突。其所作所為值得各界高度防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