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周亦奇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公共政策與創新研究所、西亞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巴勒斯坦亟需力量再平衡

2024-05-23
周亦奇.jpg
2024年3月17日,外交部大使王克儉在訪問卡塔爾期間會見哈馬斯政治局主席伊斯梅爾·哈尼亞。(哈馬斯媒體辦公室)

近日,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法塔赫)和哈馬斯的代表在北京舉行了具有歷史意義的會晤,重點是調和內部分歧。事實證明這是向前邁出的重要一步,因為雙方就未來的談判取得了進展。

法塔赫和哈馬斯進行內部和解談判並不罕見,但這次的不同之處在於出現了新的調解人——中國。此前,中國就致力於改善兩派間的關係,並且取得成功。而且,雙方最近在巴勒斯坦舉行了幾輪談判,表明中國在解決中東安全衝突方面發揮着越來越大的作用。

加沙激烈而殘酷的戰鬥已經持續近七個月。越來越清晰的是,巴勒斯坦問題的解決依賴於通過外部調解來重新平衡該地區的力量格局。然而當前形勢處於兩難境地:希望解決巴勒斯坦問題的外部力量只能起到平抑衝突的作用,卻無法找到持久的解決辦法。該問題的根源,在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力量失衡。

《奧斯陸協議》簽署以來,巴勒斯坦方面出現了日益衰弱的趨勢,令人擔憂。雪上加霜的是,法塔赫和哈馬斯之間的內部分歧不斷加劇。這種衰弱的態勢進一步阻礙了實現巴以和平的前景。首先,由於內部競爭阻礙達成共識,雙方的談判更加困難。其次,巴勒斯坦日益衰弱,使得以色列極端主義勢力更加大膽地推動單邊的“一國方案”。

此外,巴以衝突的現有國際調解框架未能意識和解決雙方嚴重的實力不平衡問題。美國是“四方會談”的關鍵參與者,歷來在調解爭端方面發揮着主導作用,但它始終未能解決巴勒斯坦的弱勢地位。美國支持“兩國方案”,但同時允許以色列保持目前的主導地位,就清晰地體現出這一點。

美國的和平方針似乎旨在維持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優勢地位,卻忽視任何加強巴勒斯坦實力的行動。例如,巴勒斯坦雖然依賴美國的人道主義援助,但卻沒有任何手段來加強抵禦入侵的防禦能力。與此同時,即使在出現激烈衝突的時期,比如當前的加沙危機,以色列仍然是美國軍事援助的最大接受國。

此外,聯合國承認巴勒斯坦是一個主權國家,將是增強巴勒斯坦國際合法性的關鍵一步。然而,美國繼續拒絕這一提議,堅持將其成員國資格與一項永久解決衝突的全面和平協議掛鉤。這更加說明美國在解決巴勒斯坦問題上的缺陷——尋求和平談判,但拒絕提供手段讓巴勒斯坦擁有更多談判實力。

哈馬斯和法塔赫在北京舉行會議,標誌着巴勒斯坦內部調解邁出了關鍵的第一步。此前,埃及、沙特阿拉伯和瑞士等國曾嘗試在兩派之間進行調解,但幾乎都沒有取得進展。這次中國作為調停人,情況會有所不同嗎?

中國參與的一個重要方面,體現在它對哈馬斯和法塔赫之間衝突的態度。長期以來,中國政府認為建設性的調解是解決中東安全問題的最佳途徑,而不是軍事聯盟或者軍事干預。通過重點加強巴勒斯坦作為獨立國家的地位,中國恪守不干涉和不結盟的原則。其促進巴勒斯坦各派之間團結的外交行動,為中國做出積極貢獻創造了獨特機會。

但是,中國決定參與哈馬斯和法塔赫之間的斡旋也體現出其務實的態度。由於以色列決心使用武力消滅哈馬斯,傳統的調解方法已經沒有多少空間。通過從巴勒斯坦方面入手,努力實現其內部團結,中國或許能夠找到一條更為可行的解決路徑。這反映出中國對複雜局勢的理解,以及另闢蹊徑實現和平的意願。

此外,中國參與哈馬斯和法塔赫的調解,將對巴以之間的力量再平衡產生重大影響。這不僅將加強巴勒斯坦的內部團結,使其在和以色列的談判中擁有更多籌碼,而且還將向國際社會發出信號,展示推動該地區的持久和平計劃的重要意義。

中國作為調解人參與雙方衝突的調解,也是其為構建更具包容性國際調解框架而採取的具體行動。目前的“四方會談”機製成立於21世紀初期,當時中國未被視作全球安全治理的主要參與者,所以沒有包括在內。然而,隨着它國際地位的提升及其在全球各項安全倡議的參與,中國現在完全有能力為解決世界各地的衝突發揮重要作用。

加沙衝突爆發以來,中國一直主張召開一次以巴勒斯坦問題為主題、涉及各方的國際和平會議。通過在哈馬斯和法塔赫之間積極斡旋,中國有可能為此類機制的建立鋪平道路。同時,這將使更多的不同觀點被納入討論,從而推動制定解決巴以長期衝突的方案。

況且,中國的地位獨特。作為正在崛起的全球大國,它在國際舞台上具有重要影響力,這有助於推動哈馬斯與法塔赫之間的和平。作為調解人,中國的整體影響力對於確保和平協議的可信度和推動談判期間必要的妥協都是至關重要的。憑藉此前在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間的成功調解,中國現在對巴勒斯坦境內兩個敵對派系擁有巨大的影響力。

此外,中國擁有廣泛的夥伴關係,這成為推動實現持久和平的重要基石。當前的加沙衝突中,美國主要同埃及和卡塔爾合作,以實現這些國家與以色列的和平。然而,美國可能不會被哈馬斯視作最佳調解者,因為它已將該組織列為恐怖組織。另一方面,中國在整個中東地區保持着廣泛的夥伴關係,這給各類反美組織吃了定心丸,也讓中國成為可靠的朋友。

當前的時機也非常合適。現在正是中國在加沙衝突斡旋中發揮積極影響力的大好時機。中國斡旋靠的是適逢其會的建設性接觸。最近,中國在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間的調解取得成功。當前,法塔赫和哈馬斯也表達了達成關係正常化協議的真誠意願。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衝突在某些時間點更有可能得到解決,調解文獻稱之為 “成熟的時機”。

巴勒斯坦內部和解的前景正在接近成熟時機。經過七個月的激烈戰爭,現在越來越清晰的是,統一將是巴勒斯坦捍衛其權利並獲得國際社會支持的唯一途徑。由此看來,中方在這個關鍵時刻的參與是及時的、恰當的。此外,其他有影響力的地區國家和國際組織也多次嘗試調解,這為中國未來的參與鋪平了道路。

隨着加沙衝突持續不斷,中美兩國必須相互支持,尋求最終解決方案。儘管兩國存在着緊張的地緣政治關係,但中東為兩國提供了尋找共識的機會。兩國都是該地區的重要合作夥伴,因此有可能建立一種互利關係。在中東地區,美國被視為安全夥伴,中國是可靠的發展夥伴。在巴勒斯坦問題上,兩國都致力於推動“兩國方案”。此外,兩國一致認為,中東的穩定與和平符合它們的最大利益。

美國曾多次嘗試軍事干預伊拉克、敘利亞和利比亞,但慘遭失敗。現在,美國應該承認軍事方案無法解決問題。它應該接受中國在法塔赫和哈馬斯之間進行調解的努力,將其視作為實現持久和平而做出的積極貢獻。持久和平需要重新平衡巴勒斯坦的地位,而中美兩國的共同努力將是成功實現這一目標的重要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