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沱生 南京大學華智全球治理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委員

中美應合作打破朝鮮半島僵局

2021-12-01
中文圖片.jpg
點擊閱讀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31期

美蘇冷戰結束後,世界出現和平發展潮流,但朝鮮半島卻冷戰猶存,至今仍是東亞和全球的一個安全熱點。其主要問題包括南北分裂、美韓與朝鮮長期敵對、朝鮮發展核武以及由此帶來的一次又一次核危機。這些問題給半島及東北亞帶來了嚴重的軍事安全風險。

1992年首次朝核危機爆發以來,有關方曾與朝舉行雙邊、四方、六方等多種形式的對話談判,但都以失敗告終,形成了“危機-對話-達成協議-協議失效-危機”的惡性循環。朝核及半島問題對話失敗的根本原因是,美朝雙方極度缺乏互信,有關方對半島無核化的定義和實現無核化並建立和平機制的路線圖、時間表分歧巨大,朝鮮對“利比亞模式”高度警惕。

與此前多次出現的高度緊張相比,近兩年來的半島形勢相對平靜,但所存在的諸多問題一個也未解決,形勢令人擔憂。

首先,在2019年美朝河內對話無果而終、特別是2020全球疫情暴發後,雖然“雙暫停”在半島仍得以維持,但半島無核化對話已全部停止。拜登政府上台後表示願與朝鮮無條件恢復對話的建議,以及5月份出台的對朝新政策,均受到朝鮮公開批評。朝方領導人聲稱,如果美國不徹底改變對朝敵視政策,朝鮮決不會再與美國進行對話。

其次,已跨越核門檻的朝鮮仍在繼續發展核力量,力爭獲得類似印巴事實核國家的地位。2018年朝鮮曾提出實行新的戰略路線,但2020年金正恩又重提並進路線,在今年1月的勞動黨八大上,他更公開宣示了朝鮮未來繼續發展核武的宏大規劃。在此情況下,國際上已越來越多地出現一種疑問:朝鮮還有可能棄核嗎?

第三,到目前為止,朝鮮仍保持了國內政治的基本穩定,但經濟發展面臨嚴重困難。國內經濟體制失靈及遭受嚴厲國際制裁,是朝鮮經濟困難的主要原因。此外,2020全球疫情的暴發及國內嚴重的自然災害,更加劇了朝鮮的經濟困難。

第四,半島、東北亞繼續籠罩在核擴散、軍事對峙與軍備競賽的陰影下。今年5月美國允許韓國發展中導,8月美韓繼續進行針對朝鮮的聯合軍演,9月朝韓接連進行新型彈道導彈試射。這種態勢如不改變,朝鮮將可能進行新的核導試驗,韓日將進一步擴充軍備,朝鮮擁核的多米諾骨牌效益也將日益顯露出來。

第五,9月底南北關係出現了一絲緩和跡象。朝鮮宣布恢復與韓國的溝通聯絡,並稱願在一定條件下與韓國就發表終戰宣言進行商討。但韓國發表終戰宣言的建議卻受到美國冷遇,南北恢復對話仍困難重重。

第六,中美關係的嚴重惡化使雙方在半島問題上的合作意願受到很大削弱。解決朝核問題不是當前中美各自的優先事項。

總之,如果目前半島的僵持狀況不能改變,新的危機遲早還會發生。為避免半島再現緊張局勢,中美應發揮大國擔當,努力縮小分歧,爭取早日重啟半島無核化合作。對此筆者有以下六點建議:

一、中美應通過高層對話共同宣示解決半島問題是兩國的重要合作領域,而非競爭、對抗領域。為此,美國必須改變一方面尋求與中國開展半島合作,同時又在諸多領域實施對華打壓的錯誤做法。

二、中美應共同推動有關各方在堅持“雙暫停”前提下重啟半島無核化對話,特別是支持南北雙方首先重啟對話、緩和關係。半島統一最終將由南北雙方以和平方式自主實現。

三、中美應就新形勢下實現半島無核化的基本政策達成共識。這些政策包括:

堅持實現半島無核化的目標不動搖;

堅持通過和平對話而非訴諸武力解決朝核問題

平衡解決有關各方的合理安全關切,推動實現半島無核化與建立半島和平機制雙軌並進;

實行“一攬子、分階段、同步走”的方針。

四、中美朝韓四方應首先為結束半島戰爭狀態做出重大努力,並應共同提出實現半島無核化的路線圖。四方會談應逐步發展為六方會談。

五、堅持發揮聯合國安理會在解決朝核半島問題上的重要作用。一項當務之急是探討如何執行安理會對朝制裁的可逆條款問題,這可能成為重啟半島對話的一把鑰匙。

六、在實現半島無核化的過程中,中美兩國須努力維護雙方戰略穩定,包括危機管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