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恐怖主義與塔利班

2021-08-26
bfa5389c4f4a836661fbb8e8d9b9dcd2.2-1-super.1.jpg

在許多人看來,由於從阿富汗匆忙撤走美國軍隊,美國總統喬·拜登犯下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例如,美國參議院少數派領袖米奇·麥康奈爾就把塔利班迅速接管國家一事稱作“1975年西貢羞辱淪陷的更加糟糕的續集”。美國高級將領、保守派甚至一些自由派人士預言,這一結局的特徵將是跨國恐怖主義死灰復燃。

這種預測很直接。作為一個伊斯蘭激進組織,塔利班不可避免地會為基地組織——也許還有“伊斯蘭國”(ISIS)等其他極端組織——提供庇護所,來招募、訓練人員和策劃對西方的攻擊。麥康奈爾警告說,下月,基地組織和塔利班會通過“燒毀(美國)駐喀布爾使館”慶祝2001年的“911”恐襲20周年。

但這種估量有缺陷,那就是認為塔利班和基地組織之間沒有多少分歧。而實際上,雖然這兩個組織的宗教思想和世界觀類似,但它們的目標是截然不同的。

塔利班的目標是在阿富汗建立神權政體,或叫伊斯蘭酋長國,但它沒有向阿富汗邊境以外擴散的野心。相比之下,基地組織沒有國家身份,也沒有邊境意識。它是無國界運動,在全球幾十個國家有分支機構,其目的是使用包括暴力在內的一切手段,將它的意識形態傳播到四面八方。

還有值得注意的是,基地組織充其量只是自己前身的一個影子。美國的無情打擊極大削弱了它從阿富汗或巴基斯坦對西方目標發起重大襲擊的能力,如今,基地組織缺乏必要的運作能力,而與此同時,跨國“聖戰”已經擴散到阿富汗以外地區,遍布中東,並出現在南亞和非洲。

可能有人反駁說,靠着塔利班的庇護,基地組織可以重建。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及其給西方帶來的安全威脅,但至少眼下,要想恢復並重振隊伍,基地組織還缺乏有魅力的領導人和熟練的骨幹力量。現在,就連基地組織現任(有爭議的)領導人艾曼·扎瓦赫里是否活着都還不清楚。

更重要的是,塔利班不太可能立即允許基地組織在阿富汗建立新的基地。去年2月與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政府舉行多哈會談時,他們做過這樣的承諾,宣稱不會允許基地組織或其他武裝分子在其控制區內活動。

這倒不是一味地綏靖,塔利班所表達的行動方針當時和現在都符合他們的自身利益。過去一年裡,塔利班展開外交“魅力攻勢”,與他們的死敵美國人、俄國人和伊朗人進行談判。他們希望鞏固對阿富汗的控制,同時獲得國際承認及合法性。

接納基地組織不會推進這些目標,相反,正是基地組織2001年9月11日對美國的襲擊,讓塔利班首當其衝被迫流亡。他們也許重新掌握了政權,但這用了20年之久,他們是不會拿失而復得的東西冒險的。

這倒不是說沒什麼可擔心的了。塔利班令人印象深刻的軍事勝利,反映出它的紀律性和凝聚力。但它在政治上並非鐵板一塊,相反,其內部存在着相互對立的派系和宗族。所以,某些塔利班成員與基地和巴基斯坦境內的其他激進組織攜手,這種風險始終是存在的。

在這方面有過先例。上世紀90年代末,為回應國際壓力,塔利班協商會議(該組織執行機構)經多數表決,同意將基地組織及其當時的領導人奧薩馬·本·拉登驅逐出阿富汗。但塔利班領導人毛拉·奧馬爾卻決定允許本·拉登留下來,只要求他停止從阿富汗發動襲擊。正像全世界從“911”事件中清楚看到的,這個狡猾的沙特人把他的阿富汗東道主當傻瓜耍了。

因此,雖然塔利班不太可能張開雙臂歡迎基地組織,但這個恐怖組織確實有機會藉著塔利班重新掌權撈到好處。但“伊斯蘭國”就不一樣了,它是塔利班強烈反對的。事實上,塔利班已經在其控制區內對“伊斯蘭國”發動戰爭,為的是消滅對自己掌控阿富汗的任何潛在威脅。

塔利班統治的阿富汗有可能成為國際恐怖主義滋生地,世界不應忽視視這種風險。但也不可執着於這一前景(其可能性比人們以為的小得多),以至無視眼前發生的人道主義災難。絕望的阿富汗人叫喊着想登上離開喀布爾的飛機的畫面,婦女在塔利班戰士逼迫下放棄工作的故事(也許更糟),都清楚地表明美國及其盟友已經拋棄了阿富汗人民,任由他們被殘忍的、壓迫性的塔利班擺布。

美國長達20年的“反恐戰爭”是該國現代史上最大的戰略災難。它本不該發生。雖然美國決定止損,但阿富汗人卻將繼續為此付出更高的代價。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error and the Taliban”(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