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世達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一紙協議難讓阿富汗鑄劍為犁

2020-03-10
293931f637e080bd08ce645e39dbd42b.jpg
美國和塔利班於2月29日在卡塔爾多哈簽署了和平協議。根據該協議,美國將在14個月內分兩個階段撤軍,阿富汗內部和平談判將於3月10日開始。

2月29日,美國與阿富汗塔利班在多哈簽署和平協議。根據協議,美國將在14個月內分兩階段撤軍,阿富汗人計劃於3月10日啟動內部和平談判。這是2018年美塔開始談判以來取得的最大成果,為阿富汗帶來了久違的和平希望。

協議達成源於雙方均有政治訴求

美國方面,年內總統大選是特朗普此時簽約的最直接和最重要因素。一心謀求連任的特朗普需要內政外交等領域的“顯眼成績”拉票助選,此時達成阿富汗和平協議,進而實現“體面撤軍”,顯然對其贏得連任大有好處。從戰略上講,特朗普認為在阿富汗戰爭投入巨額資源得不償失。自2001年以來,美國在阿反恐、重建等領域投入資金總額超過1萬億美元,2000多名美國士兵戰死沙場,但塔利班的影響甚至控制範圍都呈現擴大趨勢。特朗普對以軍事手段壓垮塔利班徹底失去信心,希望通過政治安排實現“體面撤軍”。此外,撤軍也符合美國總體國家安全戰略調整方向。美國認為恐怖主義不再是頭號威脅,對外戰略重點轉向大國博弈以及其他國家對美國霸主地位的挑戰。在此情勢下,耗資巨大又勞而無功的阿富汗戰爭顯得“不合時宜”。

塔利班方面,塔利班內部主戰派希望以軍事手段將所有“異教徒”趕出阿富汗,恢復20世紀90年代的“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然而,儘管在戰場上收穫不小,但仍難以實現“重新奪回喀布爾”的目標,甚至在美軍空中壓力下無法控制任何大中城市。為此,塔利班領導層也展現靈活態度,“軟硬兼施”為自身未來政治地位上“雙保險”。例如,2月20日,《紐約時報》報道了塔利班二號人物、主戰派代表人物西拉傑丁·哈卡尼的一封公開信。信中表示,儘管塔利班不相信美國在阿意圖,但為了讓人民早日擺脫戰火,仍決定再次嘗試與美國達成和平協議。

阿富汗鑄劍為犁前路崎嶇

首先,美塔和平協議的落實存疑。如上文所述,特朗普授權和解特使與塔利班簽約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兌現其從阿富汗撤軍承諾,助力11月美國大選。協議規定美國分兩階段撤軍。在第一階段,美國在135天之內將駐阿富汗美軍削減至8600人,並同步削減其盟友軍隊數量,撤出五大軍事基地。也就是說,美國將在7月中旬之前將駐阿富汗美軍削減約1/3。在第二階段,待塔利班落實反恐承諾後,美國及其盟友將在之後9個半月撤出所有剩餘部隊。然而,第二階段能否落實存在巨大不確定性。屆時,美國大選早已結束,無論特朗普是否連任,時任美國總統對塔利班是否落實了反恐承諾都缺乏公開明確的衡量標準和監督機制,完全可以塔利班落實反恐承諾不力拒絕撤軍。

其次,阿富汗人內部和談變數很多。一方面,阿富汗總統加尼已經公開拒絕美塔和平協議中所規定的在3月10日之前釋放5000名塔利班囚犯,認為釋放囚犯應是和談目標,而非前提條件。塔利班則迅速做出反應,3月2日表態稱“除非塔利班囚犯獲得釋放,否則將不會參加阿富汗人內部談判”。這再次暴露了阿政府與塔利班的深刻分歧,僅是釋放囚犯就已經公開互懟,那麼就永久全面停火以及未來阿富汗政治權力安排的談判無疑將更為艱難。另一方面,阿富汗政府內部就總統大選結果爭議至今。前首席執行官阿卜杜拉拒不承認加尼贏得連任,甚至宣布自行組建政府。因此,阿富汗新政府組建也將面臨諸多問題,這勢必影響正在推進的和平進程,尤其是將更難組建負責與塔利班談判的專業團隊,從而導致阿富汗人內部談判在美國與塔利班簽署和平協議之後仍然無從啟動。

第三,“伊斯蘭國”等國際暴恐勢力將繼續施暴。“伊斯蘭國”等藏身阿富汗境內的國際和地區暴恐勢力不希望看到阿富汗形勢落穩導致自身活動空間遭到擠壓,有動力破壞一切形式的和平協議。例如,“伊斯蘭國”反覆抨擊塔利班與美國談判是“對異教徒妥協”,大肆宣傳建立伊斯蘭教法體系、武裝反抗外國侵略者,藉機收買人心,誘惑阿富汗和周邊國家民眾加入該組織。

3月3日,媒體披露特朗普與塔利班多哈辦公室負責人巴拉達爾首次通電話,特朗普表態將“讓國務卿蓬佩奧與阿總統加尼接觸,釋放塔利班囚犯,清理阿富汗人內部談判的障礙”。無論如何,美國和塔利班落實協議情況以及阿富汗人內部談判前景都將是近期觀察阿富汗形勢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