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東未來的兩條道路

2020-02-08
B.jpg

2020年1月3日凌晨1點,在巴格達機場公路上,伊斯蘭革命衛隊少將、革命衛隊精銳部隊“聖城旅”的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的車隊被美國MQ-9“死神”無人機發射的數枚導彈擊中。車隊的車輛在烈焰中爆炸,10人死亡,蘇萊曼尼只能靠着他遺留下來的戒指辨認。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這10名死去的伊朗人和親伊朗指揮官當中,有幾人曾經為擊敗“伊斯蘭國”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暗殺事件發生兩天之後,伊拉克總理阿卜杜勒·馬赫迪在議會發表講話說,蘇萊曼尼是在執行一項和平使命,為的是緩和與沙特的緊張關係,而伊拉克正是這一談判的中間人。美國國會通過決議,限制特朗普對伊朗發動戰爭的權力。這一努力得到大多數美國人的支持,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然而,它既不能逆轉之前的政策錯誤,也無法阻止當前緊張局勢的升級。

暗殺行動的目的是要加速伊朗的政權更迭,是多年來已經走入歧途的秘密行動的沿襲。而在中東地區,這已不再是唯一的選擇。

從特朗普180度轉向到對伊朗的新制裁

就在幾年前,人們還對伊朗充滿了希望。經過多年的外交努力,伊朗與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中國、法國、俄羅斯、英國、美國——以及德國和歐盟達成了全面核協議(即2015年7月的JCPOA)。

根據協議,伊朗同意銷毀它儲存的中度濃縮鈾,同時美國、聯合國和各方緩解在能源、金融、航運、汽車和其他領域對伊朗的制裁。在多年苦苦掙扎之後,伊朗的石油生產和經濟終於開始復蘇。然而,在特朗普上台前的交接過渡期內,美國國會通過決議,將《伊朗制裁法案》的有效期又延長了10年,從而為衝突持續升級鋪平了道路。

此後,特朗普開始對伊朗採取更加強硬的政策,為的是從沙特的經濟和地緣政治支持中獲取好處。2017年5月,美國和沙特簽署了一項歷史性軍售協議,金額達1100億美元,而且10年之內有望擴充到3500億美元。作為回報,特朗普政府開始統籌升級與伊朗的對抗,並退出了核協議。在伊朗對美國的兩個基地實施導彈襲擊後,特朗普承諾加大對伊朗的經濟制裁。

更糟糕的是,自從2017年初以來,特朗普政府一直許可秘密行動,以求軟化伊朗的“溫和派”,同時促使“鷹派”採取戰略行動,好讓白宮有借口實施政權更迭和新一輪制裁。起初,支撐特朗普政權更迭政策的是新保守主義者約翰·博爾頓的“沙阿方案”,這之後負責秘密行動的是一些最有爭議的中情局官員,他們曾深度參與2014年參議院報告所譴責的拘留和審訊項目,現任中情局局長也曾被指控銷毀酷刑錄像證據。

持批評態度的人士認為,中情局局長及其伊朗事務負責人的暗中許可,是2019年到2020年伊朗採取反抗行動的一個催化劑。

美國的政權更迭與中國的發展經濟

不出所料,伊拉克議會呼籲驅逐駐伊拉克的美軍。石油和軍火出口被視為美國在意中東的主要原因,畢竟,伊朗和伊拉克擁有世上最大已探明石油和天然氣儲量,兩國儲量加起來超過擁有世界最高已探明儲量的委內瑞拉。另外,沙特和阿聯酋佔到美國軍火出口總額的22%和7%。

中國在這一地區的有效存在直到21世紀初才開始增加,但它與美國戰後以來所扮演的角色並不相同。而且,過去10年隨着美國出現頁岩氣革命,美國與沙特達成默契的國際環境已經崩塌。殘暴的恐怖勢力蔓延和反恐,也讓人們對美國在該地區的目標提出質疑。

與中國強調發展經濟不同,美國的做法向來是以政治、戰略聯盟和政權更迭為前提。這些干預有一個長長的清單,尤其在中東地區,其中包括在敘利亞、伊朗、伊拉克和黎巴嫩搞政變,以及採取干預措施。美國成為石油進口國和上世紀70年代發生能源危機之後,這種干預的傾向愈發強烈。

在以往,主要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國是從美國獲得巨額收入,但如今中國已成為沙特、伊朗、科威特和阿曼的第一出口目的地。如果成功的話,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當被視作21世紀的“馬歇爾計劃”,它將加速基礎設施投資,尤其是讓中低收入國家實現現代化。2018年,作為“一帶一路”項目目的地,中東和北非國家超過了其他新興經濟體,項目投資金額猛增到281億美元。自從“一帶一路”倡議啟動以來,這類投資在過去5年達到1230多億美元。

相比之下,美國2017年的經濟和軍事援助總額為500億美元。這筆資金在中東地區大多流向伊拉克(37億美元)、以色列(32億美元)、埃及(15億美元)、敘利亞(9億美元)和也門(6億美元),即便全加起來,也只相當於中國在該地區“一帶一路”項目的1/3,而且這些援助的目的也不是建設性的。

從伊朗局勢升級到全球性收縮?

2015年之前,伊朗經濟由於制裁連續兩年下跌9%。在穩定之後,隨着制裁的放鬆,伊朗的石油出口恢復到接近制裁前的水平,從而推動經濟在2016年增長了7%。由於經濟增長擴大到非石油領域,中期實際GDP的增長預期達到4.5%。美國退出核協議以後,由於各大公司為免遭美國的懲罰紛紛撤離,伊朗經濟在第二輪制裁下陷入了溫和衰退。

特朗普在蘇萊曼尼被暗殺之前所採取的那些政策,將使伊朗經濟連續第二年出現衰退,2019/20年度預計收縮8.7%。隨着財政壓力增加,年通貨膨脹率估計將達38%。但是對於特朗普政府來說,光有經濟停滯是不夠的,它還要讓伊朗經濟急劇收縮,也許是徹底垮掉。

從歷史上看,美國的中東立場是強勢政治、經濟制裁、軍事干預、秘密行動和政權更迭。在特朗普時代,這種立場更加陰暗的一面佔據上風,美國與歐洲盟友的疏遠就證明了這一點。相比之下,中國的立場是政治合作、經濟發展、不干涉、明確反對秘密行動和政權更迭。通過“一帶一路”項目,中國有望加速這一地區的經濟發展。

同世界其他地區一樣,美中兩國在中東都有發展空間。而在這一地區,多極化的崛起為一個更加和平、穩定和繁榮的未來增添了希望——尤其是現在,美國使中東事態升級有可能導致它2020年的全球性收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