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沱生 中國國際戰略研究基金會主任

加強危機管理是中美兩國的當務之急

2019-11-22
aaa.jpg
2019年11月20日、21日,美海軍“吉福茲”號瀕海戰鬥艦、“邁耶”號導彈驅逐艦,分別擅自進入中國南沙島礁鄰近海域、西沙群島領海。

2017年底以來,隨着美國特朗普政府公開將中國視為修正主義國家、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美國開始在各領域採取一系列對華敵視、打壓措施,致使雙方在政治、經濟、科技、軍事安全、文化方面的摩擦全面上升,兩國關係嚴重惡化。

當前中美之間最引人注目的是貿易戰、科技戰,然而最危險且最可能將中美引向衝突與戰爭的,卻是雙方的軍事安全摩擦,特別是在南海、台海的軍事安全摩擦。此外,還可以開出長長的可能帶來中美嚴重軍事安全摩擦的風險清單,如:

美朝核對話破裂、半島形勢重趨緊張;

美國強化在東亞的反導部署;

美國在亞太部署陸基中導及低當量戰術核武器(上述兩點將可能迫使中國擴大核武庫);

中美間發生外空與網絡安全突發事件;

中美兩國發展非核戰略武器、人工智能武器、高超音速武器給兩國戰略穩定帶來日益增加的不確定性及消極影響,等等。

在中美關係嚴重惡化的形勢下,上述問題上的軍事安全摩擦可能在兩國間引發更多的軍事安全危機,而雙方要進行有效危機管理則比過去困難得多,因為兩國國內政治壓力和零和思維都已明顯上升。結果,危機一旦發生可能會迅速升級,從而使中美雙方面臨更多、更大的爆發軍事衝突的巨大風險。

在此新形勢下,中美兩國、兩軍如果不希望雙方關係滑向衝突與對抗的深淵,在繼續堅持貿易談判,爭取穩定經貿、科技關係的同時,雙方必須儘快採取有力措施,大力加強軍事安全危機管理。這符合兩國、兩軍的共同利益。

一段時間以來,中美兩國防長已達成共識,要努力保持兩軍交流,加強分歧與危機管理,使兩軍關係成為中美關係的穩定器。這一共識非常重要,務必落到實處。

在新形勢下中美應如何加強軍事安全危機管理?筆者有七點具體建議。

第一、危機管理的重點應是南海、台海、網絡安全、朝鮮半島等。南海與台海有所不同,對於前者雙方要儘快明確底線。對於後者,中方紅線劃得很清晰,如果美方非要觸及,爆發危機與衝突的風險將極大。目前由於中菲、中日關係的改善,中美因第三方因素爆發危機的可能性下降,但對這類風險仍不能掉以輕心。

第二、為加強危機管理,必須堅持與加強雙方的軍事安全對話,並將危機管理作為各項對話的一個主要內容。一些停滯的對話,包括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中美外交安全對話,應創造條件儘早恢復。

第三、必須明確與強化兩國元首及國防部熱線的危機管理功能,確保其在避免和控制危機事件中發揮重要作用。雙方還應考慮在相關戰區間建立熱線。

第四、兩國、兩軍高層應就危機管理的基本原則達成共識。在中美安全危機管理第二軌道對話中(中國國際戰略研究基金會與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雙方曾經共同提出一些危機管理的基本原則,如“始終保持溝通渠道的暢通並發出明確的信號”、“做出對稱性的反應”、“基於利益而非意識形態”等。這些共識如能上升為兩國高層的共識,將對加強中美危機管理具有重要意義。

第五、中美兩軍應加強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認真落實並進一步充實雙方的兩個互信機制諒解備忘錄(“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機制”和“公海海域海空軍事安全行為準則”)。此外,雙方能否建立一個常設的預防與應對海空突發事件的聯合工作組?在新形勢下,危機規避應被置於首要地位。

第六、中美應爭取早日開展戰略穩定對話。對話應以戰略核關係為主,同時涉及相關網絡與外空安全問題、美國導彈防禦部署問題及美國可能在亞太部署陸基中導的問題。

第七、適時開展中美在內的三邊安全對話,使其逐步過渡到中國與美雙邊軍事同盟的對話,以打破雙方長期對立的狀態。其主要任務應為制訂CBM(相互信任措施)、減少誤解誤判、進行危機管理、開展非傳統安全合作。上世紀90年代末以來,中美日三方都曾就此提出建議,並於2009年一度達成開展有關對話的協議,但最後卻失之交臂。現在應是開展這一對話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