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艾江山 斯坦福大學美國-亞洲安全倡議項目主任

安全問題很重要

2019-09-25
4.jpg

代理人與外部環境的問題,說的就是人的角色與他所行事的架構之間的關係。

毫無疑問,當我們談到特朗普總統時,這位代理人對美國國內政治、外交政策和深奧的美中關係來說,都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沒有特朗普總統,我們現在還會有所謂的貿易戰嗎?但要知道,中國方面的代理人同樣也是重要的。習近平主席比特朗普總統早執政五年,他對中國的國內政治、外交政策以及中美關係也有很深的影響。

所以,我把這一點引入有關安全的討論。對於安全的環境,我有兩點看法。

第一點,我認為非常重要的,就是所謂的經濟交流被安全議題化,這是在特朗普總統上任之前的五年當中就已經發生的。

所謂經濟交流被安全議題化是指什麼呢?上世紀70年代,如果你問五角大樓和中國中央軍事委員會的領導人,“哪些技術事關國家安全”,他們的回答可能是,大約70%的重要技術是由政府專營合同控制的,是隔離於商業領域之外的。而現在,如果你問五角大樓和中央軍事委員會的人,“哪些技術事關國防”,他們的回答可能正相反,也就是大約70%的重要技術都屬於商業領域,這些技術可以在商店、在硅谷、在德克薩斯的奧斯汀得到,而不受國防合同的控制。這類技術的數量正在激增,這對國家安全有着深遠的影響,是非同尋常的。無人駕駛車輛、納米技術被運用於太空,運用於人工智能。

所以我們如今所處的時代就是,這在幾十年來還是第一次,在我們討論貿易談判問題時,房間里還有一隻安全維度的大象。

第二點是關於地緣政治。我們經常談到中美兩國在西太平洋的安全競爭,當然這很重要。美國講的是航行自由,而中國講的是海洋主權,我們都擔心可能出現的事故和誤判,那是很可怕的。

我所擔心的是,從長遠來看還會有更多的地緣政治,以及所謂的地緣經濟競爭。無疑,中國今天作為全球126個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擁有“一帶一路”等野心勃勃的項目,是一個重量級投資者。中國在全球無處不在。

而令人擔憂的是,與上世紀80年代我們擔心雙邊貿易不平衡相反,隨着世界各國都能感受到中國的存在,出現了一種全球性競爭。

一個擔心是,隨着中國的不斷發展,到世界各國投資,讓各國感受到它的存在,在金融活動、市場活動與透明度、知識產權等領域正形成一個替代體系。

如果這種替代秩序開始形成,就會產生地緣政治後果。

最後我想說說價值觀的重要性。價值觀非常重要。我認為,分析中美關係而不討論後果和政治價值觀,那肯定是不全面的。因此,如果要增進相互了解,我們就應當把價值觀擺到桌面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