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內因是香港2019夏季動亂的根本

2019-09-11
b.jpg

香港因修例而引發的示威以及種種違法暴力行為,延續百餘日而不息。外部勢力的干涉以至操控是顯而易見的。然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其根本原因在內不在外。正如毛澤東所言:“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

一國兩制,“一國”為要

“一國”的概念和實踐,不僅僅在於主權、外交和安全等事務,更重要的是國家的政權體制,以及在這一體制下建立的治理制度。“兩制”是在“一國”的政權體制之下,根據香港特殊歷史發展而在香港保留的與大陸不同的治理制度。其目的是為了維護香港的長期穩定與繁榮。“一國”的政權體制,是“兩制”的根本基礎和保障。

並且,維護“一國”體制是“國家認同”的最根本要素之一。所謂國家認同是在兩個基礎之上形成的。其一,是對自己民族的文明/文化認同。世界各地的“華人”便是這種認同的具體體現。其二,是對自己國家政權體制的認同。這種所謂的“公民認同”是擁護國家政權體制,遵從在這個體制下的制度和法律,承擔公民職責,享有受國家保護的公民權益。中外歷史證明,任何一個現代意義國家的存在和發展,都需要其國民有自覺堅定的文化認同和公民認同。否則“國家”便難以為繼。

然而自香港回歸以來,“一國兩制”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模糊不清甚至存在重大缺陷。比如,香港的主權屬於中國,因此香港的治理制度及一切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制度都必須遵從中國政權體制的根本大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然而,香港的治理制度和實踐中的“違憲”現象比比皆是。其結果是“一國”不斷被弱化架空,而香港的“制度”卻不斷強化,乃至侵蝕甚至抗衡“一國”政權體制。其結果是“兩制”越來越難以“一國”。加之長期殖民統治造成的香港與大陸在文化上的隔膜,港人對“一國”的文化認同和公民認同皆呈現出弱化趨勢。

“精英治港”已成痼疾

為了保持香港的穩定與繁榮,香港回歸時的制度安排和政策都向“精英”傾斜。但是,這樣的傾斜一直未能調整,延續至今。於是“港人治港”其實成了香港精英治港。由於長期的殖民統治,香港的政治和社會精英難成氣候,大資本商家是香港的精英主流,而資本的逐利本性使得其不可能為大多數的平民謀利。長期以往,“精英治港”已然成為阻礙香港發展的痼疾。

首先,資本精英們的根本利益在於弱化一國,強化兩制。一國的管轄越鬆懈,兩制的差距越大,香港資本的獲利空間和尺度越大。香港回歸以來,大的示威與動亂都發生在要加強中央管轄或港府企圖限制大資本——尤其是以立法形式進行——之時。表面上看,這些動亂的發起者和前台的領導者是反對派,但背後上下其手、兩頭謀利的是資本精英。在香港這樣一個高度資本主義化的社會裡,如果沒有大資本的背後支持,很難想像媒體和輿論總是一面倒地支持示威和動亂勢力,也很難想像大規模的示威能夠有足夠的資源長時間持續不衰。而每次示威者各種“要求”的實質,無一不是要強化“兩制”,削弱“一國”。

第二,長期的殖民統治期間,香港的教育制度、資源分配和教學內容都有利於精英階層,其目的是要固化有利於殖民統治的社會階層。香港回歸後,教育去殖民化鮮有進展的根本原因,就是精英階層無意改變殖民時期形成的有利於他們的教育體系。其結果,一方面是殖民色彩依然濃重的教育不斷侵蝕香港年輕一代對祖國的認同感,另一方面隨着祖國大陸的不斷開放與快速發展,香港社會階層的固化使得大多數中下層平民——尤其是青年一代——對上升無望的沮喪和因生活水準相對降低而產生的失落感不斷積累,最終以憤怒的形式爆發出來。

第三,不受節制的資本精英必然導致壟斷,而壟斷扼殺競爭和創新。回歸以來,儘管大陸的改革開放、經濟全球化和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與輸血給香港發展提供了“天時地利人和”,但壟斷經營使香港經濟畸形發展,長期依賴獲利空間大、壟斷程度高的房產業和金融服務業。儘管香港有上乘的大學和較高的科研能力,但引領經濟發展的高科技及其他產業始終收到擠壓而難以發展,繁榮的表象之下經濟缺乏活力。資本的壟斷一方面榨乾平民階層的財富,貧富差距巨大(香港基尼係數高達0.6,據世界前列);另一方面使得優質職業市場不斷萎縮,中產階級人口數量和薪酬長期獃滯甚至下滑。結果是經濟發展中最有活力和創造力的年輕學子成為最為沮喪憤怒的一群。

第四,“精英治港”必然導致政府的治理與政策脫離群眾。回歸以來,幾任特首為解決香港平民住房難的舉措皆因精英利益集團的狙擊而流產,而且特首也為此付出代價。

結語

這次香港爆發的夏季示威以至動亂,其“聲勢”之大,組織行動能力之強,輿論控制之嚴密,持續時間之長,手段之極端,各項要求之決絕高調,都是前所未見的。動亂髮動組織者的目的,一方面是極盡所能地將示威群眾的憤怒引向中央政府,不擇手段地引誘中央直接出手干預進而落入“北京政權以港人為敵”的陷阱;另一方面則竭力挑撥大陸人民與香港人民間的怨隙和對立,兄弟鬩牆,從根基上給“一國兩制”埋下長期隱患。顯然,中央政府看穿了這個陰謀,不為其所乘,不為港府背書,但卻始終“相信香港政府有能力平息動亂”,同時堅決支持香港警察對違法暴徒採取堅決行動。但解決問題的關鍵是,香港的精英利益集團要明白,他們首鼠兩端、兩頭取利的企圖最終損害的是他們自己賴以生存的家園——香港。

物極必反。少數港獨分子和被蒙蔽青年的連續暴力違法、衝擊立法院和中聯辦、阻礙交通甚至癱瘓機場等種種極端行為,已經使這場動亂失道寡助。這場夏季動亂被平息、違法者受到法律制裁是必然的。但是,這場動亂所暴露出來的種種問題,卻需要長時期細緻耐心的努力方能解決。只有徹底挖掉病根,才能真正確保香港的繁榮與穩定。從這個意義上看,中央及時作出的在粵港澳大灣區戰略下建設深圳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決定,已經邁出了關鍵性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