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楊文靜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外交研究室主任

「特金會」後朝核問題新態勢及其影響

2018-07-04
3.jpg

“特金會”後有關朝鮮是否能夠實現真正無核化的討論眾說紛紜,美國國內輿論並不看好,對特朗普的批評也甚為廣泛。目前,特朗普政府的樂觀態度與民間的悲觀看法形成鮮明對照。從美國官方政策及相關反饋看,有理由對美朝達成核協議抱有一定期待,甚至可以說,這一可能性在上升。但考慮到美朝立場差距、歷史經驗以及大國博弈複雜因素影響,仍需對未來風險抱有謹慎態度。

之所以判斷朝核協議落實的可能性在上升,是基於以下原因:

第一,美國政府總體態度樂觀。特朗普堅持認為目前朝核難題已經解決,簽署了“非常好的協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特朗普和金正恩對解決無核化均有很大誠意,美國希望在2020年特朗普第一任期結束前實現“主要的無核化”;美朝後續談判即將開始,正式協議將很快出台。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透露,蓬佩奧訪日時表示,美國在與朝無核化協議框架下,提出47點全面無核化的要求,包括以可驗證且不可逆的方式銷毀核武器、大規模殺傷性生化武器以及導彈和相關設施。他認為朝鮮領袖以書面形式確定承諾,在當前條件下會信守承諾。

第二,特朗普個性大開大合、不受束縛,不排除其實現政治解決的可能性。美國輿論認為,特朗普繞過美國傳統對朝思維局限,利用政治優先的方法,從個人關係上實現問題突破不是不可能的。目前,特朗普在安全保證問題上相較過去幾屆總統更為靈活,除宣布停止8月美韓軍演外,還表示長遠會考慮撤出駐軍,這一立場可謂史無前例地突破了美外交禁忌。

第三,從先前媒體透露出來的美朝秘密交換清單的內容看,美朝實質性立場正在接近。朝鮮未將美解除制裁、完全撤軍等作為無核化前提,而美也同意在實現無核化的過程中提供一定安全保證。可以說,雙方均突破過去要價,向中間立場靠攏。朝鮮也未明確反對申報、核查等有關CVID的實質性內容。

儘管如此,未來仍存在一定風險:

首先,朝鮮意圖仍不明朗。目前有關朝無核化立場多數是美方轉述,而朝公開表態已將重心轉向經濟發展,似是“顧左右而言他”。朝鮮堅持的半島無核化也涉及如何定義及長遠實現何種政治安排,這相當於為棄核設置更多條件,也為其擁核贏得更多時間。

其次,大國博弈因素增加破壞過去一致對朝的國際合作。美國一再重申,如全面無核化要求得不到滿足,則不會解除制裁,美韓軍演也會適時恢復。但近期隨着朝核問題轉圜,美國主導的國際合作正在削弱。俄羅斯積極呼應朝鮮“分階段、同步解決”以及半島無核化主張,要求聯合國儘快解除制裁,削弱了美國維持制裁的國際輿論。韓國媒體炒作中國有意“放水”,如開放旅遊業,暗中對朝鮮重新開放出口引擎、燃料和化學、金屬製品。特朗普再次提及中朝邊界管控放鬆等,凸顯美韓對中國的猜忌。

最後,特朗普本人心目中的“無核化”有別於CVID。從其“美國優先”的哲學看,他更為關注與美國本土安全有關的朝鮮洲際導彈能力,一旦朝鮮凍結或銷毀該能力,美國是否有足夠動力和意願推進CVID值得懷疑。不少人認為特朗普此舉是政治作秀,目前已有18位共和黨人向挪威的諾貝爾委員會提交獲獎申請。

對中國而言,積極支持美朝儘快達成無核化實質性協議、實現半島無核化最符合中國利益。以此為目標,中國應繼續嚴格執行對朝制裁,嚴格管控邊境,中朝關係改善不應以放鬆制裁、從而對沖無核化進程為代價。而美國應加強與中國在實現無核化目標上的切實合作,在路線設計、核查、申報等環節加強對接。中美還需通過維護國際合作,防止俄、韓放水,或在半島問題上謀求私利。最後,中美還應就半島長遠政治安排進行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