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安倍領導下的日本安全戰略轉移

2018-04-23
c.jpg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舉行了第六次會見。雖然安倍似乎認為特朗普是其靈魂夥伴,但他們在一些議題上無法達成一致,而這對東亞整體來說會產生重要影響。特朗普政府支持安倍令日本恢復“正常”國家的設想,這樣的日本將承擔更多軍事職責,尤其在遏制朝鮮和(不言而喻)中國方面。然而,在貿易方面,特朗普正在不停抱怨美國與日本存在貿易逆差,同時美國依然仍未加入安倍大力支持的TPP。

修憲存疑

日本自民黨在其超過60年的歷史中幾乎一直統治着日本政壇,一直堅持推動修改憲法,以便日本可以進行“正常的”軍事活動,尤其是行使相對於個體自衛權的集體自衛權。直到現在,自民黨領導的各屆日本政府通過擴大“自衛權”的解釋範圍,同時避免向海外派遣軍隊直接參戰,從而規避了憲法第9條設置的限制。日本政府採取的措施包括前線後方部隊支援(比如在伊拉克戰爭中),武器售賣,與美國舉行共同軍事演習,以及獲取同時具備防禦性和攻擊性能力的導彈。日本的國防開支為創紀錄的457億美元,主要集中在防禦來自朝鮮的導彈襲擊,但同時也着眼於在南海和東海威懾中國。日本政府去年發佈的防務白皮書,以及當年的軍事預算都令這些意圖顯而易見。白皮書指稱中國“試圖通過武力改變現狀”。北京回應說,它對日本國防預算中購買某些武器感到不滿,並否認存在日本方面所稱的“中國威脅”。

數月前,自2012年12月上台的安倍相信,他已經獲得了足夠多的票數來令集體自衛權成為新常態。但根據日本憲法的規定,他必須在議會參眾兩院贏得2/3的支持票數,同時在全民公決中獲得多數票。他或許已經在議會確保了能夠獲得足夠多的票數,雖然他還面臨著來自自民黨內部以及聯合組閣政黨公明黨的反對。此外,能否在一個大部分國民依然信奉和平主義的國家獲得民眾支持來修改憲法也令人存疑。

安倍於2014年開始着手重新定義日本的安全戰略,彼時自民黨重新解釋了憲法第9條。他通過依靠鷹派的政治任命提出修改措辭建議,來規避憲法。在自由派批評人士看來,這是“結果導向的分析,由國家安全需要而非憲法原則驅動”。亞當•利夫寫道,安倍的目的是避免“就'是否符合憲法'進行'抽象的'探討,這種合憲性在過去70年中一直無視日本戰略環境的變化。修憲努力符合日本在其他領域採取的措施,用包括安倍在內的一些日本領導人的話說,這些措施旨在令日本成為一個更加'正常的'民主大國”。

事實上,日本憲法第9條並未否認日本擁有自我防衛或設置軍事防衛部隊的權利。此外,“安倍政府在2014年對於憲法的重新解釋,以及日本在2015年實施的安全立法,都允許日本當自身的存亡由於敵人攻擊其盟友而受到威脅時,在有限的範圍內行使集體自衛權”(引自《日本時報》2017年6月25日的社論)。但是安倍想要重新命名日本自衛隊,令其成為一支常規軍事部隊,這一步或許聽起來無足輕重,但如果考慮到這種改變將給戰時軍隊任務帶來何種影響,我們就會改變想法。日本的和平激進人士擔心,安倍費盡心力考慮的不僅僅是日本或駐紮在日本本土或周邊的美軍受到攻擊時應如何反應。

除了可以讓日本更多地分擔美國的軍事負擔外,特朗普支持日本修憲的另一個原因或許是,這將給美國的軍工產業帶來巨額收益。特朗普已經敦促安倍購買更多美國武器,而安倍正在執行這種要求。目前日本軍事開支在購買美國武器方面已經出現了15%的增長。特朗普在參加總統競選期間甚至表示支持日本購買核武器,雖然這一議題自他當選後就再未提及。特朗普認為,在構成針對中國的勢力均勢中,日本完全可以成為一個百分之百的夥伴。這在地區安全上實為愚蠢之舉,因為這會進一步讓中國的國家安全人士認為中國不應在重要的國際議題上尋求與美國達成共識。

一個和平主義國家變身為武士之國毫無任何“正常”可言。當然,中國和韓國,這兩個日本侵略最主要的受害者,對此會堅決反對。此外,將軍事正常化與國家偉大化相混淆正是令國家陷入困境的罪魁禍首,這是一場嚴重的身份認同危機。日本幾乎不需要一支人數更龐大、武器更精良、開支更高昂的軍隊來令自己“再次偉大”。除此之外,日本自衛隊擁有的先進武器令其早已是一支擁有高尖端技術的隊伍,而日本與美國的軍事同盟堅如磐石,與中國的關係也在日益好轉。曾出任中國駐日大使的中國副總理、外交部長王毅於4月16日訪問了東京,而中國總理李克強也將於5月訪日。王毅暗示,如果中日關係能夠“回歸正常軌道”,兩國或將重啟首腦峰會。據報道,王毅還表示希望日本官員幫助營造對於“一帶一路”倡議的積極認知氛圍。

安倍能否繼續執政?

眼下,安倍帶領日本成為“正常國家”的道路頗為坎坷。與特朗普一樣,安倍在國內醜聞纏身,雖然日本經濟增長強勁,但這些醜聞或許會威脅到他繼續執政的前景。安倍及其內閣的民意支持率甚至低過特朗普,一個大型民調顯示只有37%。安倍的問題來自於其為幫朋友獲利而進行了可疑交易,以及此前宣稱丟失的自衛隊任務記錄被突然發現,後者或許揭示出自衛隊在參與作戰時存在違憲行為。

在特朗普決定與金正恩舉行首腦會晤一事上,安倍也深感自己在外交上受到了孤立。顯然,特朗普忘記了事先通知安倍,告訴他美國至少暫時放棄了對朝鮮的強硬立場。如果美國與朝鮮達成協議建立正式關係,但後者又未移除日本視為直接威脅的中程導彈,安倍將深感不安。過去,日本人經常擔心被美國拋棄,如果特朗普在平壤不需要徹底放棄核項目、消除導彈威脅的情況下接受朝鮮,日本人或許將再次擔心被美國拋棄。

貿易問題也困擾着美日關係。安倍傾向於讓美國重新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特朗普上任伊始就帶領美國退出了該協定,留下安倍一個人獨撐大局。雖然特朗普已經表示,他正在考慮讓美國重返TPP,但他要求對TPP規則進行大幅修改,而這不太可能獲得現成員國的同意。特朗普新任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則對美國重新加入TPP可能展開的努力進行了輕描淡寫的描述,他說相反美國正在尋求“與志同道合者創建一個……針對中國的貿易聯盟”。這一信息令安倍深陷不利局面,因為隨着日中關係回暖,東京或許並不想“針對”中國。

總而言之,安倍晉三的執政期或許不是所有日本首相中最長的。但如果安倍下台,日本的修憲進程或將被無限期推遲,日本的軍事發展也會放慢腳步,同時針對朝鮮和中國的政策也會被重新審視。而這對於東亞的和平來說無異於一個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