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印太:變化中的勢力均衡

2017-12-25

12月11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對印度進行了訪問,此次出訪正值中印關係處於一個關鍵時刻。王毅對《印度教徒報》稱,今年夏天爆發的洞朗爭端令中印關係複雜化,但兩國對爭端的處理“顯示了印中關係的重要性”。他同時表示“中國和印度擁有的共同戰略利益要遠遠多於分歧”。

王毅在俄印中外長會晤期間說出這番話語,正值中印關係面臨一個曖昧、複雜的關鍵節點。雖然王部長措辭柔和,但這些話依然無法消除中國官方媒體在洞朗對峙期間聲稱要好好“教訓”印度給印度集體記憶帶來的傷害。這些話也無法緩解近年來雙邊關係中產生的冷漠與隔閡,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印度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抵制。“一帶一路”倡議已經成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世界提供公共產品、拓展中國影響力與聲望的核心內容,這與二戰後美國推出的馬歇爾計劃類似。該倡議的願景是將世界秩序的中心從美國主導的跨大西洋體系轉向以中國為核心的歐亞體系”。通過修建公路、鐵路、港口和其他基礎設施項目,“一帶一路”倡議旨在將“中國在大歐亞地區現行的援助與投資項目”進行重新包裝。

印度在抵制“一帶一路”倡議上引發了相當多的關注,印度擔心中國在周邊國家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和斯里蘭卡推行的發展項目意在對其構成包圍圈。從表面上看,新德里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抵制是出於對計劃中的中國巴基斯坦經濟走廊中心地點的反對。中巴經濟走廊將橫穿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地區,而該地區對印度的主權領土具有重要意義。然而,“印度反對的遠遠不僅僅是中巴經濟走廊,印度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根本上就是將印度在該地區甚至全球的經濟和戰略利益排除在外”。

而美國在該地區的主要政策又進一步加劇了這些戰略威脅的聚集。最突出的就是特朗普政府決定退出TPP,並終止奧巴馬政府的“重返亞洲”政策。美國不僅未能成功遏制中國在該地區及全球的地緣政治和經濟優勢,這套政策組合反而見證了中國在該地區日益加劇的咄咄逼人,主要表現為中國強化了其對南海地區及尖閣群島(釣魚島)的主權聲索,而後者給中日兩國間爆發嚴重衝突埋下導火索。到目前為止,中國貢獻了全球經濟增長的大部分,同時它還持續推行與地區其他主要國家簽署雙邊貿易協定,這都顯示出美國在該地區軟硬實力的嚴重下滑。

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被削弱的存在感由於特朗普總統宣布退出TPP而遭遇了進一步打擊,令美國與其地區盟友漸行漸遠。隨之而來的就是,澳大利亞、新西蘭與新加坡正在加速推動建立一個沒有美國參與的TPP。這在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顯示出自美國外交政策向內轉之後該地區出現的日益嚴峻的地緣政治與安全真空。

印度面臨的這些戰略威脅的聚集,加上美國在亞太地區失敗的政策,見證了一度破產的四方戰略集團(美國、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亞)的重新崛起。這四個國家都是民主制國家,都擁有法治,都承諾維護印太地區的海上安全與穩定。2017年11月,澳大利亞重返這個誕生十年的非正式安全對話機制。此前,澳大利亞為安撫中國情緒,曾一度退出了四方軍事合作。此次重返四方安全對話後,澳大利亞特恩布爾政府認為,隨着印太地區的勢力均衡持續發生變化,這是澳大利亞增強與印度戰略紐帶的關鍵機遇。

隨着澳大利亞已經準備好令國防成為與其他四方對話夥伴展開合作的核心,該地區正在形成一個同盟,這個同盟真正做到了以共同價值觀為基礎,以自由民主體製為保障,共同制衡中國在該地區的擴張。為確保印太地區的持續自由,阻止中國想要掌控關鍵海路、妨礙自由貿易的野心,印度將加倍努力制衡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發揮領導作用,並堅決奉行那些令印度洋成為全球最重要國際貿易通道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