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南海出現新斷層

2017-10-18
S2.jpg

羅德里戈•杜特爾特總統任期內最大的地緣政治衝擊之一是東南亞主權聲索國之間的戰略關係出現戲劇性調整,尤其是菲律賓和越南。

一個正在形成的、看上去頗有前途的聯盟,雙方關係突然低度緊張,兩個主角為如何更好應對中國在南海的威脅發生了公開衝突。

結果是,隨着較小鄰國為採取統一立場而爭鬥,北京覺得比以往更能夠利用其在周邊海域的優勢。

變敵為友

近年,由於這個亞洲強國犧牲弱小鄰國利益,擴充在南海的戰略據點,馬尼拉和河內已逐漸形成事實上的抗華聯盟。

2011年起,中國對兩國日益蠻橫,包括對能源勘探項目和菲越兩國的捕魚活動進行騷擾。不久,尤其2012年斯卡伯勒淺灘(譯註:黃岩島)危機發生後,兩國都要求東盟內部採取更強硬立場對抗北京。

為對付來自北京的更大的共同威脅,在當時的總統阿基諾三世領導下,馬尼拉自由民主派人士放棄了對河內這個共產鄰國的戒心。2013年,菲律賓決定提起有里程碑意義的訴中國仲裁,此舉獲得暗中考慮在必要時採取類似行動的越南的鼓勵和支持。

次年,越南史無前例地派遣其旗艦級戰艦——俄制導彈護衛艦對馬尼拉進行“友好”訪問。這個精心策劃的事件旨在發出明確信號,表明兩個鄰國在不斷加強合作。

菲律賓由美國訓練武裝的軍方非常歡迎越南的態度。海軍高級官員馬林斯·多明戈少校熱烈歡迎越南軍艦“首次抵港”,認為它是“菲律賓海軍和越南人民海軍加強關係的積極、良好跡象”。

中國沒有忽視這一併不隱晦的信號,並很快作出回應。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敦促“各方都能多做增進互信、有利於促進地區和平穩定的事情”。這是對南海兩個對手聲索國之間防務關係升溫的變相批評。

2014年,通過在有爭議的南沙群島南子島舉行體育和慶祝活動,菲越兩國軍隊繼續建立友情和互信。這個地點極具象徵意義。1975年菲律賓軍隊臨時前往北子島休整,當時的南越軍隊伺機奪取了這處曾由菲律賓控制的島礁。

該事件及(統一後的)越南隨後入侵柬埔寨,都給菲律賓領導人留下了深刻的負面印象,許多人把河內看成中國共產主義威脅的一面鏡子,只是規模較小而已。冷戰結束後,菲律賓安全機構仍然從意識形態衝突角度看待共產黨國家。在相鄰水域發生爭執,只能增加這種形式的反感。

形勢逆轉

但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在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亞參加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首腦會議期間,菲律賓與共產越南簽定了戰略合作夥伴協議。雙方承諾增進國防、外交和經濟關係,尤其關注海上安全。

在這方面,越南公開表示尋求菲律賓支持它對北京提起另一場涉及西沙群島和南海群島的仲裁。這個東南亞國家對這些島嶼也有主權要求。

雖然有所保留,但越南支持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仲裁庭的裁決,即中國的“九段線”和“歷史權利”主張無效。

然而,杜特爾特的當選徹底推翻了整個戰略方程式。由於渴望恢復受損的對華外交與經濟關係,這位菲律賓領導人實際上擱置了菲律賓仲裁案的判決。越南則非常希望利用判決,使之成為自己的戰略優勢。

同時,作為東盟主席國,杜特爾特主張在南海問題上對中國採取較溫和立場,他甚至阻止對北京在有爭議海域的大規模造島活動的批評。其結果就是,公開反對菲律賓低三下四的越南成了對抗中國地區擴張的孤家寡人。

杜特爾特決定減少與美國在南海的聯合軍演,這為中國在南海提供了更大迴旋空間。為此,越南急於鞏固它在有爭議地區的地位。

最近幾個星期,這兩個鄰國的關係因越南人在菲律賓水域內非法捕撈而愈加吃緊。菲律賓海軍軍艦向一些越南漁民開火,導致二人死亡四人受傷,兩國面臨一場外交危機。

除了日益擔心越南的非法捕撈活動,一些菲律賓評論人士甚至公開稱河內是菲律賓在南海的主要威脅。

對於菲律賓人,由於馬尼拉的戰略觀發生過山車式迴轉,越南在奇怪的形勢變化中從敵人變成戰略合作夥伴,之後又(再次)被當成主要威脅和對手。與此同時,伴隨競爭對手的內鬥,中國通過在南海的不斷擴張正擴大其事實上的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