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尋求共同安全,而不是絕對安全

2017-09-05
S1.jpg

任何有效的安全範式都必須解決所有成員合理的安全關切與利益。鑒於分裂的朝鮮半島是東北亞地區敏感的衝突點和戰略樞紐,共同安全對其具有特殊意義和緊迫性。在這種環境下,與其他地方一樣,我們的大前提都必須是從來沒有也永遠不會有絕對的安全。沒有誰比亨利·基辛格更加現實地指出追求絕對安全的根本缺陷:“一個大國對絕對安全的渴望,就意味着對所有其他國家的絕對不安全。”

更有啟發性的是,今年1月在日內瓦聯合國歐洲總部作主旨發言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呼喚一個無核的世界:“核武器是懸在人類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應該全面禁止並最終徹底銷毀,實現無核世界。”他還呼籲各國“堅持共建共享,建設一個普遍安全的世界”,並承認“世上沒有絕對安全的世外桃源”。相比之下,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卻在推特上表示“美國必須大力加強和擴張自己的核力量,直到全世界對核武器有清醒的認識”。

由於美國的認知一直受“911”二元論精神的影響(黑利大使在安理會的口頭禪就是:國家要麼與我們為伍,要麼與我們為敵),因此安全危機有升級危險,甚至有可能把朝鮮進一步推上不可逆轉的核武之路。追求絕對安全,肯定會釀成核擴散。

共同安全則打破安全困局的惡性循環,遏制自我實現的預言的發展態勢。為實行承認國家間相互關係與相互依賴的共同安全政策,華盛頓在核武器問題上必須後退一步,並對“按我說的做,別按我做的做”這一對外政策守則的道德與實踐意義進行重新評估。

過去兩年里,尤其是4月中旬以來,曾出現過若干次有希望但沒有得到重視的邁向共同安全的跡象。首先,創建並統治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朝鮮勞動黨在中斷36年後於2016年5月6日舉行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儘管金正恩不出意料地再次被確認為黨的領袖和國家統治者,但大會卻從“第一次打擊”理論後撤一大步,宣布“只要侵略性敵對勢力不用核武器侵犯朝鮮的獨立,朝鮮就不會率先使用核武器”。這一聲明不僅為朝鮮本國有關核力量的法律添加了權威性解釋,更重要的是它出人意料地提出了“不率先使用”的原則,表明其率先實施核打擊的立場出現了逆轉。緊接這一舉動,7月份朝鮮又提出了一份朝鮮半島無核化的更具體的建議。值得注意的是,這一聲明是由朝鮮政府發言人宣布的,這是2013年以來的首次,聲明表示“朝鮮半島無核化是金日成和金正日的遺訓”。

其次,經過十多年的保守執政,韓國如今有了一位進步總統文在寅,他似乎決心恢復金大中和盧武鉉政府的“陽光政策”。

第三,中國一再呼籲回到“通過對話談判解決問題的正確軌道上來”。鑒於中國對朝鮮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影響力,這是最充滿希望的跡象。中國對朝鮮的第五次核試驗(2016年9月9日)表示反對,呼籲早日恢復“六方會談”,通過政治手段解決朝鮮半島核問題。

第四,隨着美朝核對抗升溫,來自包括南北朝鮮在內的40多個國家的女性和平活動家敦促特朗普總統緩和軍事緊張態勢,展開和平談判,避免朝鮮半島爆發戰爭。“我們一致認為,外交是解決核危機及朝鮮半島此刻面臨的戰爭威脅的唯一途徑”,她們在4月份給特朗普總統的一封信中寫道。朝鮮社會主義婦女聯盟也在這封信上署了名,女性和平活動者組織“女性穿越非軍事區”(Women Cross DMZ)的國際協調員克里斯汀·安認為這很重要,“因為與朝鮮其他組織一樣,它是不會忤逆平壤中央政府的意願而獨自行事的”。

第五,出於對他們所說的特朗普總統古怪行為的擔心,64位民主黨議員今年5月份敦促特朗普與朝鮮人直接對話,並警告他若想實施任何先發制人的軍事打擊,都必須經由國會批准。“沒有哪些決定比向朝鮮這樣的核武裝國家發動攻擊或宣戰更需要進行辯論了,”國會議員們在聯名信中寫道。這封信的牽頭人是國會中最後一位參加過朝鮮戰爭的民主黨人、來自密歇根州的眾議員約翰·科尼爾斯。

為重啟“六方會談”,北京要做的不僅僅是敷衍了事地發出外交呼籲。首先,它必須恢復積極的中介/穿梭外交,以獲得平壤的同意。薩達姆·侯賽因和穆阿邁爾·卡扎菲停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計劃後的命運,讓平壤汲取了教訓,它知道不斷被重複的咒語“先無核,再談判”只會毀掉交易,而不是促成交易。要通過簽署正式結束朝鮮戰爭的和平條約來撫慰朝鮮的不安全感,同時與之建立外交關係,允許它成為重要多邊經濟機構的成員,向它提供人道主義食品援助。這些雖然成本並不高,但在談判進程中建立信任與信心,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要想廢棄核武器,我們就必須搞清楚為什麼朝鮮要首先選擇核武器。經過美朝之間23年斷斷續續的對抗與談判,現在已經很明顯,平壤不會放棄核與導彈計劃,除非有足夠證據表明美國結束它對朝鮮的敵意及懲罰性的制裁戰略。只有採取措施,重拾共同安全理念——主要是簽訂具備法律約束力的和平條約或互不侵略條約,美朝關係及東北亞地區的國際關係才會立足於更加穩定、安全和理性的基礎之上。

本文改編自金淳基的《圍繞核朝鮮的美中競爭》(見《Insight Turkey》第19卷第三期,2017年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