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宿景祥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中印邊界糾紛之觀察及對策思考

2017-07-28
S1.jpg

美國情報界有這樣一條原則:威脅等於能力乘以動機,其中任何一項因素為零,威脅就等於零。按照這一原則,當面臨安全風險時,對於對方的能力和動機要同時進行充分評估。

印度常年與巴基斯坦進行軍備競賽,在軍事能力上有很強的自信心。印度軍隊敢於跨過邊界線,進入中國界內,與中國邊防部隊形成對峙,本身也多少說明了這一點。

中印兩國被雄偉的喜馬拉雅山脈所分隔,在各個區域都是以顯著的地理界限作為邊界。雖然雙方都可以清楚地分辨出這條界限,但畢竟地處人煙稀少的崇山峻岭,雙方通常對於越界行為存在一個默認的容忍界限。如果這種行為僅僅是一種孤立的、意圖有限的行動,而不是進行軍事突襲,那麼,任何一方都不會即刻大動干戈,採取軍事行動進行報復。

印軍此次越界行動已持續了近一個月,而中方一直保持著剋制和忍耐的態度,留有餘地,充分顯示出維護中印友誼的誠意。但兩個鄰國之間發生的邊界衝突,終究不是一種正常的狀態。鑒於印軍已在中方界內“安營紮寨”,甚至在準備打一場“短促的高強度戰爭”,我方宜從戰略上通盤考慮,審慎應對,以力求使問題得到妥善解決。

首先,堅持通過外交談判來解決問題,強調雙方的共同利益。所謂戰略,就是既重視衝突的存在,又關注衝突雙方之間的共同利益;既重視合理追求自身利益,又關注我方的行動和判斷會影響對方決策的事實。任何時候,都不能否認衝突雙方之間,除了衝突所涉及的利益之外,還存在其他某些共同利益。從現實上說,雙方利益完全對立的衝突狀態是非常罕見的,通常只會在大規模毀滅性戰爭中出現,否則在一般戰爭中也很難發生。毫無疑問,與中印之間巨大的共同利益相比,雙方單純的邊界衝突利益是相對很微小的。

其二,要求印方坦誠地說明其真實的意圖和動機。目前問題的關鍵,是弄清產生衝突的根源。如果像某些外電所分析的那樣,印軍的越界行為是出於對美外交考慮,配合莫迪總理6月下旬的美國之行,或者是出於國內政治考慮,應對印度國內反對派,以利將於7月17日舉行的總統選舉,那麼,中方應該可以表示諒解。如果印方的意圖是為了干擾中國與不丹之間的邊界勘定談判,也不是很大的問題。如果印方只是對中方在洞朗地區修路感到不安,中方也可採取相應措施,以化解印方的敵意。

其三,努力在“一帶一路”問題上與印方達成戰略共識。印軍的越界行為,也很有可能有更高的戰略意圖,包括干擾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因為印度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抵制“一帶一路”倡議的大國,印度國內的一些政治精英對中國的發展也表現出明顯的惡意。印度曾表示,中巴經濟走廊不符合印方的想法,因為穿越了它的“領土”,但這種理由顯然是站不住腳的。需要向印度說明的是,它的這種態度是荒謬的,也是自相矛盾的。印度早在2000年就提出了“南北運輸走廊”計劃,旨在繞過巴基斯坦,通過擴建伊朗的阿巴斯港,完善裏海東岸的鐵路線,打通從印度經伊朗、土庫曼斯坦、哈薩克斯坦至俄羅斯的貨物運輸線。此外,印度也積极參与了阿富汗至伊朗的公路、孟加拉至土耳其的鐵路項目。印方應該認識到,“一帶一路”倡議與“北南運輸走廊”本質上是一致的,都是偉大的進步事業,在現實中也完全可以互相補充。甚至美國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在嘗試復活的“新絲綢之路計劃”,最終也很可能會與“一帶一路”相互促進,共同為歐亞大陸的經濟發展作出貢獻。如果印度出於狹隘觀念而試圖阻撓“一帶一路”建設,那麼不僅在戰略上是短視的,在政治上更是反動的,必然會失敗。

最後,堅守底線,不怕鬧翻。外交談判的目的是通過澄清是非,最終使雙方心領神會,達成默契,而不是輕易讓步,以免使對方得寸進尺。必須讓印方明白,如果迫使中方打一場有限的戰爭,中方也是志在必得,從而達到以鬥爭求得團結的目的。只要我方堅持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高舉團結的旗幟,兩國的分歧是可以縮小的,爭執是可以解決的,中印友誼最終也會像喜馬拉雅山一樣穩固堅實,永遠不可動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