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許多 耶魯大學福克斯研究員

「薩德」:美國的資產,樂天的問題?

2017-03-03

日本電商巨頭樂天(Rakuten)2月28日發佈聲明,懇請中國消費者不要將其和韓國樂天(Lotte)公司混淆,兩家公司除中文漢字名相同外並無任何關係。

S1.jpg
2017年2月23日,反對者高舉海報聚集在韓國首爾的樂天百貨門前,反對部署“薩德”系統。

一些人可能覺得,日本人忐忑得令人莞爾,但這件事背後的邏輯卻讓人根本笑不出來。在樂天董事會決定批准和韓國政府進行一宗換地交易後,中國反應強烈。因為,這一地塊將被用來部署美國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薩德”),其雷達據稱能深入探測中國內陸。

中國媒體立刻發表犀利評論,稱樂天的決定無異於“為虎作倀”,嚴重損害中國戰略安全利益,對於這樣的企業,中國消費者不歡迎。中國媒體輿論進一步譴責說,有哪個國家的人民能容忍外國企業在自己國家掙得盆滿缽滿,卻乾著有損國家利益的勾當?看到這裡,日本樂天的過度反應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經濟和地緣政治是影響國家關係的兩大重要因素。通常,這兩者並不衝突。密切的經濟往來將促進安全領域的信任和合作,反之亦然。美國和其北約盟友的跨大西洋關係就是如此(或者至少在特朗普總統上台之前如此)。跨大西洋的密切經濟交往強化了安全紐帶,而堅實的安全同盟則將進一步促進經濟合作。

雖然經濟和地緣政治在大西洋兩岸實現了良性互動,但東亞的情況卻截然相反。中日之間的“政冷經熱”代表了我們常看到的扭曲現實。由於在亞洲缺乏一個囊括所有地區重要成員的整體性安全機制,因此將經濟和安全事務切割看待,或許是目前所能實現的最佳結果了。

不過,樂天事件顯示,中國再一次試圖通過經濟手段來實現地緣政治目的。雖然中國政府並未明確表示制裁樂天,但很多人擔心懲罰性措施,尤其是隱性懲罰措施很可能難以避免。在中國看來,其強大的經濟實力將足以令其頑固的鄰國屈服。

但凡對東亞事務有所耳聞的人,或許都不會對中國的反應感到奇怪。類似的事情司空見慣,這是本地區國家力量互動的特殊模式。不過,即便我們只考慮中國的利益,這也並非明智之舉。

首先,利用經濟手段實現地緣政治目的原本就是緣木求魚。在安全問題上,打經濟牌效果極其有限,因為安全問題直接關乎一國之生存本能,因此凌駕於一切其他考慮之上。並且,打經濟牌非但無法實現地緣政治目標,反而會損害自身經濟利益。

中日關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2012年,日本政府宣布將釣魚島“國有化”,此舉在中國多個城市引發反日抗議活動,並在部分地區演化為針對日本商品和企業的暴力活動。不僅是經貿關係,包括文化、旅遊在內的中日民間交往也驟然降溫。

諷刺的是,消費者情緒變幻無常,短短數年內“抵制日貨”就驟變為“爆買日貨”。2012年大規模抵制和打砸日本商品的中國消費者,到2015年就成為在日本瘋狂採購的生力軍,他們尤其青睞日本製造的電飯煲、葯妝、嬰兒奶粉,甚至馬桶蓋。

如今回望這段歷史,結果如何?釣魚島迄今仍在日本的實際控制之下,兩國商貿往來大起大落,兩國民眾對彼此的好感持續降低,企業投資更是出現趨勢性變化。自2012年以來,日本企業顯著開始調整投資方向。2015年,日本對東盟10國的外國直接投資額連續第三年超過對中國內地和香港。從2010至2015年,日本對東盟投資翻了三倍。而另一方面,2015年日本對中國投資連續三年減少,當年降幅達25%。當然,導致日本對中國投資下降的因素有很多,例如中國經濟增速趨緩,勞動力成本升高,但顯然中日兩國之間的動蕩關係也深刻影響了企業決策,降低了它們對中國這個全球最重要消費市場的長期投資熱情。

並且,利用經濟手段實現地緣政治目的的做法,容易被他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例如2014年,中越在南海的糾紛引發越南大規模反華抗議。抗議者衝擊、打砸了包括中資企業在內的數百家工廠,造成巨大損失。

此外,出於地緣政治考慮而揮舞經濟大棒亦可能違反國際貿易規則。為抗議日本2010年在釣魚島海域扣押中國漁船船長,據稱中國切斷了對日稀土出口。2012年,美歐日三方正式在世貿組織就中國稀土出口管制提起訴訟,世貿組織於2014年裁定中國敗訴,並須在2015年撤銷稀土出口配額。上述多個案例,不僅損害了中國作為可靠商業夥伴、理想投資目的地和負責任大國的形象,更可能招致貿易糾紛和他國報復措施。

從韓國角度來看,顯然樂天在此次事件中受傷最深。與長期以來有着豐富對沖政治風險經驗的日本企業不同,韓國企業對中國市場有着巨大風險敞口。去年“薩德”事件開始發酵,樂天猝不及防,2016年樂天在中國運營的樂天瑪特超市虧損超過8800萬美元,並可能被迫關閉三家北京周邊超市。不僅是樂天,整個韓國經濟可能都會受到衝擊。2015年中國是韓國最大出口目的地,韓國對華出口額是對美國出口額的近兩倍,是對日本出口額的五倍多。中國也是韓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國,從中國的進口額是從日本進口額的兩倍。如果中國真的出台制裁措施,則十分依賴外貿的韓國經濟將損失巨大。

即便對極其渴望部署“薩德”的美國來說,也未必獲益。地區盟友遭受經濟打擊和外交羞辱,顯然不符合美國利益。如果類似事情在未來反覆出現,美國的盟友們將不得不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更謹慎地選邊站隊,這並不是美國希望看到的結果。更重要的是,惹怒中國也將直接影響美國在本地區的長期安全前景。部署“薩德”是為了遏制狂暴的朝鮮政權,但如果這一措施惹怒了對平壤最有影響力的合作夥伴,美國將得不償失。畢竟,中國不是伊朗或俄羅斯這樣和美國沒有密切經濟關係的國家。無論是美國還是其地區盟友都和中國有着密切的經貿合作。經貿關係的惡化將令雙方都蒙受損失。

那麼,應如何處理眼下的問題?對中國來說,應當明白經濟實力不會自動轉化為地緣政治優勢,利用不當將適得其反。中國應避免地緣政治風險外溢到經濟領域,並避免讓外國企業成為替罪羊。因為在目前的中韓和中日關係中,商業階層或許是唯一的友善階層了。

對韓國和美國來說,要緩解北京對“薩德”的憤怒,不能光動嘴,而應有實際措施。尤其是美國,必須反思其傳統地區安全架構,不應將中國排除在外。即便中美兩國並不具有共同價值觀,但在應對共同威脅上具有共同利益,這就足以成為合作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