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亞洲的淡水爭奪戰

2016-12-16

亞洲,全球最大、發展最快的大洲,其人均淡水量低於除南極洲之外的所有其他大洲。這一現實令圍繞水資源共享的跨國和國內爭端日趨激烈。

S10.jpg

麻省理工學院今年早些時候發表的研究顯示,到2050年亞洲目前的水資源危機可能惡化為嚴重的水資源短缺。這可能導致爭奪水資源的戰爭。

因此,對亞洲的長期和平穩定來說,水將成為一個關鍵性挑戰。

不過,相較於河流糾紛,亞洲的海洋安全挑戰吸引了更多國際關注。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海洋相關議題,例如南海問題,可能通過威脅海洋航路安全和航行自由而影響域外國家。但真相是,亞洲圍繞跨國共享淡水資源日趨激烈的競爭,與那些圍繞海洋領土的爭端一樣具有不祥的戰略後果。

近期事態發展凸顯為何圍繞共享水資源的競爭和爭鬥是造成亞洲地緣政治紛爭和衝突升溫的重要原因。

事實上,中國在南海的“領土攫取”還伴隨在跨國流域更為安靜的“淡水攫取”。重新規劃跨境水流是中國利用實力、控制、影響來打造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亞洲戰略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例如,圍繞共享水資源日漸增加的糾紛正在影響中國和印度的關係。為完成一個重要大壩工程,中國近期表示已經切斷了布拉馬普特拉河(雅魯藏布江)一條支流的水流,而這條大河是孟加拉國和印度東北部的生命線。這條支流在西藏境內流入布拉馬普特拉河。

在截斷夏布曲河水流的同時,中國正在另一條布拉馬普特拉河支流拉薩河上修建大壩,並因此形成了一系列人工湖。

同時,中國仍不滿足於在流向東南亞的湄公河(瀾滄江)上游修建的6座大壩,儘管其對下游的影響已經顯現,中國計劃中或已開工的大壩還有14座。上游大壩令中國得以控制跨境水流和富含養分的泥沙,而這對東南亞經濟體至關重要,在這一地區湄公河是6000萬居民的生命線。

湄公河下游國家無法達成統一立場反對中國的瘋狂建壩行為,變相幫助了北京的計劃。為反制美國支持的“湄公河下游倡議”,中國提出了自己的“瀾滄江-湄公河合作”倡議,來顯示其在東南亞的影響力。

S11.jpg

確實,湄公河下游國家目前還捲入了互相之間的大壩修建糾紛。例如,內陸國家老撾完全不理會地區擔憂,在啟動沙耶武里大壩和東薩宏大壩後,最近決定推進第三項有爭議的項目:912兆瓦的北賓大壩。

湄公河和布拉馬普特拉河均屬於處境危險的河流。不過,中國的大壩修建者還瞄準了其他河流。隨着中國大壩建設和河流改道的重點從國內河流轉向國際河流,中國的大型工程如今越來越集中在資源豐富的少數民族地區,特別是作為10條亞洲河流發源地的青藏高原。

這讓下游國家日益擔心,中國將如何利用其對亞洲最大河流系統的控制來重新調整跨境水流。由於有着多達18個下游鄰國,中國有着全球任何國家都不具有的河流控制權。

由於中國在伊犁河和額爾齊斯河佔用越來越多的水資源,中國和總體乾旱的中亞國家關係變得日趨緊張。從伊犁河抽水可能令哈薩卡斯坦的巴爾喀什湖成為又一個鹹海,其面積已經不足最初的1/4了。中國還從額爾齊斯河(流入俄羅斯鄂畢河)大規模調水來供應其在新疆的項目,包括利用一條運河向蒸蒸日上的石油城市克朗瑪依供水。額爾齊斯河是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納的飲用水源。

同時,中國的密切盟友巴基斯坦,已經在過去10年內第二次根據1960年《印度河河水條約》在國際仲裁庭起訴印度。尋求國際仲裁是巴基斯坦對上游的印度實施“水資源戰”戰略的一部分。

當1947年巴基斯坦從印度劃分出來、成為後殖民時代首個伊斯蘭共和國時,邊界將印度河的源頭劃在了印度境內,而將流域大部分區域劃入了新成立的國家。這種劃分讓印度對巴基斯坦擁有了巨大的水資源影響力。

不過,在漫長的談判後,印度同意簽署了堪稱迄今最為慷慨的水資源共享協議,印度河條約為巴基斯坦保留了最大的三條河流,佔印度河系統水資源的比重超過4/5。該條約將總水資源的19.48%劃給印度。不過,巴基斯坦利用這一條約來支持其和印度的衝突和糾紛,包括克什米爾問題。

一些亞洲國家為了克服國內水資源不足和難以提高糧食產量的困境,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租用了大面積農田。這種土地攫取,事實上也是水資源攫取,已經在一些地區引發強烈反對。

更廣泛來說,亞洲鄰國之間圍繞共享河流資源分配的競爭,包括建壩、水庫和其他設施,導致互相不信任和糾紛,並惡化了對生態系統的影響。例如,乾旱正成為周期性現象,並且頻率越來越高。同時,在國與國關係中水資源成為權力工具。所有這些都對亞洲的未來有着重要影響。

亞洲的經濟崛起離不開和平與穩定。但資源和領土糾紛劇增警示隱隱出現的危機。種種事態發展都凸顯了水資源與和平之間的關聯。

在未來,水資源稀缺很可能成為亞洲最主要的危機,給經濟快速發展之路設置障礙,並激發跨國衝突。水資源緊張、共享糾紛和環境退化可能將亞洲拖入惡性循環。

當然,水並不是亞洲快速經濟崛起導致的唯一稀缺資源,但卻是最關鍵的一種資源,因為水沒有替代品。

為了支持和平與合作,亞洲國家必須在透明、合作、共享和糾紛解決的基礎上管理跨境水資源。目前,在亞洲的57條跨國河流中,只有4條存在管理水資源共享和其他機制化合作的條約。

如果不能打造政治和技術夥伴關係來穩定跨河流關係、鼓勵提高水利用效率、促進環境可持續發展,亞洲將無法持續繁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