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吳思科 中國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委員

全球難民危機亟待持久解決

2016-12-14

回首即將過去的2016年,難民危機仍是刺痛人類良知的人道主義災難。就在不久前,又有兩艘利比亞難民船在離岸後沉沒,約有240多人溺亡。到11月中旬,今年魂斷地中海的難民人數已近5000人,相當於去年全年罹難的難民人數。經過地中海前往歐洲尋求庇護的道路已經變得更加兇險。與此同時,歐洲在政治、安全等領域也面臨嚴峻挑戰。

由於中東局勢持續動蕩,去年湧入歐洲的難民人數達到100多萬,形成二戰後最嚴重的難民危機。2017年即將來臨,眼下歐洲仍然深陷難民危機的泥潭,加之右翼民粹勢力崛起,這些都將給法國、德國和荷蘭2017年的大選活動增加更多不確定性。而如何從根本上結束這場曠日持久的“難民悲劇”,防止未來類似的悲劇重演,亟待我們探尋答案。

戰爭是導致難民危機產生的主要根源。放眼暴力衝突不斷的中東地區,當務之急是停止戰亂。阿富汗、伊拉克、南蘇丹和利比亞陷入長期動蕩的現實警示我們,實現和平之路艱難,維護戰後局勢同樣任重道遠,兩個方面我們都面臨同樣的挑戰,肩負同樣的責任。

民惟邦本,以人為本。現實讓國際社會更清楚地認識到,當務之急不是如何推廣民主,而是更需要儘力實現和維護和平,重建那些被毀壞的家園。如果我們不能對戰後重建給予足夠重視和資金支持,提供給當地民眾基本的生存條件,讓民眾切實感受和平,維持生活,那麼,暴力衝突還會重啟。

敘利亞危機不可持續,這是國際社會的共識。聯合國難民署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登記在冊的敘利亞難民已達500萬人。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成為緩阻難民湧入歐洲、避免難民潮進一步加劇的根本途徑。但在即將過去的2016年,在敘利亞問題上聯合國安理會成員分歧很大,一些對解決敘利亞危機有重要影響的國家沒有能夠真正拿出結束這場戰爭的決心,無法凝聚共識,這成為敘危機持續的一個重要原因。

2016年本應成為國際社會解決難民問題的一個里程碑式的年份。今年9月,世界各國領導人齊聚紐約聯合國總部討論全球難民和移民問題,9月19日正式通過《難民和移民問題紐約宣言》,國際社會為集體應對難民和移民作出一系列承諾。《宣言》指出了解決難民和移民問題正確的努力方向。

雖然世界各國在難民危機上提出了多種舉措,但在具體落實上還有很多不足。歐洲國家在難民安置問題上未能保持團結,導致歐洲應對難民潮方案不足以解決現實問題。英國是對阿富汗、利比亞和敘利亞實施軍事干預的國家之一,但截至7月,英國接收了約16.8萬難民,相對於數以百萬人的難民潮,與國際社會的期望差距仍大。美國是維護和促進世界和平安全的重要力量。截至10月,美國奧巴馬政府已正式安置入境美國的13210名敘利亞難民。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675%。日前,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也表示,美新一屆政府也將接受聯合國安置20萬敘難民的配額計劃,繼續接收來自敘利亞的難民。

解決難民問題呼喚國際合作,2017年將是國際社會全力解決難民問題的關鍵之年。對此筆者認為,要徹底持久解決難民問題,首先須切實制止暴力衝突,各方應遵守《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攜手通過政治途徑解決爭端,實現地區局勢穩定,減少因戰爭、動蕩造成的難民和無家可歸者,這是根本解決難民問題的基礎。其次,國際社會要儘快落實《宣言》,充分發揮聯合國難民署等機構的協調作用,探討、制定和實施全面解決方案。此外,在已經設立難民問題全面響應框架基礎上,提升對當前難民危機的應急反應能力,確保因反恐戰爭無家可歸的新“戰爭難民”能夠就近得到收容和安置,並幫助長期接收難民的發展中國家解決現實困難。同時,應嘗試進一步開放難民接收國勞務市場、加強人文宗教交流等政策,幫助來自不同民族、秉承不同信仰的難民更好融入當地社會。

面對二戰以來最大的難民問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獨善其身。2016年,中國積極探討同有關國際機構和發展中國家開展難民問題的三方合作,並在對中東部分國家原有援助規模基礎上,向有關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專門用於應對難民問題的人道主義援助。中美作為安理會兩個常任理事國,共同致力於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在推進敘利亞問題的政治解決、國際難民保護工作、緩解全球難民危機和推進中東和平進程等方面,中美有共同訴求,應能成為深化雙方合作的重要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