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俄安理會「互撕」無益於敘利亞問題的解決

2016-10-28

10月8日,安理會就敘利亞局勢舉行緊急會議,並就法國和西班牙、以及俄羅斯分別提出的兩份針對解決敘利亞問題特別是結束阿勒頗東部地區流血衝突的決議草案進行表決。不出任何觀察家的所料,兩份草案均遭遇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否決票,均未獲通過。

S3.jpg

得到美英強烈支持的法國和西班牙草案要求俄羅斯停止對阿勒頗的轟炸並在該地區上空設“禁飛區”。雖然該草案在安理會15個成員國中得到11票贊成(9票多數即可通過)、2票反對、2票棄權的結果,但因俄羅斯行使常任理事國否決權而未獲通過(這已是俄羅斯第5次就敘利亞問題行使否決權)。

同樣,俄羅斯提出的決議草案自然完全不提“禁飛區”,但建議所有各方在阿勒頗停火,並要求從該市撤出武裝分子,保障人道援助迅速和無阻礙進入。同樣沒有懸念的是,俄羅斯的草案僅獲得安理會4票贊成,9票反對,2票棄權,同樣沒有通過,而且美、英、法三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均投了反對票。由此,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美俄“互撕”又達到了一個新高度,並把安理會作為舞台赤裸裸地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在敘利亞內戰爆發的5年多時間裡,美俄對敘利亞問題的介入呈現出此消彼長的曲線以及對抗-談判-對抗-緩和-再對抗的惡性循環。內戰爆發初期,敘利亞政府軍似乎一邊倒的崩潰,巴沙爾政權看上去也已岌岌可危,美國等不少西方國家也迅速發出“巴沙爾總統已喪失政權合法性,必須走人”的呼籲,急急划出了自己的戰略目標底線。

然而,與摧枯拉朽般倒台的利比亞卡扎菲政權不同的是,擁有地區戰略盟友伊朗和全球戰略盟友俄羅斯的敘利亞巴沙爾政權具有極強的抗壓能力。敘利亞的地面戰場形勢也隨着去年9月俄羅斯軍隊的強力直接介入而出現了日益有利於敘政府軍的變化。特別是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阿勒頗一旦被敘政府軍完全收復,則不僅會極大鼓舞敘政府軍已然高漲的士氣,而且會掐斷敘反對派武裝後勤補給和武器運輸的唯一通道,也許由此奠定敘政府軍取得最終勝利的基礎。正因為這樣,圍繞阿勒頗上空是否設立“禁飛區”問題的決議,美俄不惜撕破臉皮互相行使安理會否決權。

美俄在安理會的“互撕”不僅擴大了美俄雙方之間的互不信任,加深了對立,而且成為大國不合作解決地區熱點問題的最新負面案例,並置聯合國安理會的信譽和權威於險境。在美俄“互撕”下遭殃的是敘利亞無辜百姓,而竊笑並獲益的則是十惡不赦的恐怖極端組織。這顯然既無益於敘利亞問題的政治解決,更不利於國際社會合作反恐和集中力量打擊“伊斯蘭國”等極端恐怖組織。

S4.jpg

如今,在敘利亞阿勒頗東部地區,27萬平民成為1000人左右的“敘利亞征服陣線”反對派武裝的人質。聯合國敘利亞問題特使德米斯圖拉曾警告說,如果反叛戰鬥人員不從阿勒頗撤退,而敘利亞政府和俄羅斯又不停止空襲的話,將會有成千上萬人死亡。德米斯圖拉特使勸誡這些戰鬥人員帶着武器和尊嚴離開阿勒頗。特使甚至表示,作為撤離的安全保障,他本人準備好陪伴他們離開阿勒頗。他的警告和表態其實既指出了美俄不合作的後果,同時也指明了美俄合作的方向。也就是說,美俄應照顧彼此的關切,縮小雙方在敘利亞問題上立場的差距,從敘利亞百姓的福祉和打擊“伊斯蘭國”極端勢力這兩方面來尋找共識的最大公約數。

美俄在敘利亞問題上的合作而非對抗,不僅有利於敘利亞問題的政治解決和打擊“伊斯蘭國”,其實也同樣有利於美俄自身的國內政治。敘利亞局勢的緩和(即使還不能最終解決)會令奧巴馬總統任內不多的幾個月過得更舒坦一些,留給後任的包袱和爛攤子更少一些,這樣青史留名的“奧巴馬主義”才有更多着墨的篇章。而普京總統也需要儘快從敘利亞脫身,一來緩解俄羅斯經濟和國防開支面臨的巨大壓力,二來也可以騰出手來為2018年的總統選舉多作謀劃,多在內政方面做出些成績。總之,這次美俄在安理會的“互撕”丟的是雙方的臉,是典型的雙輸和多輸。美俄需要做的是重拾和重建信任,重新啟動敘利亞問題政治解決的進程,在安理會拿出一個(而非兩個)經過各方充分協商、建立在各方共識最大公約數基礎上的敘利亞問題草案,引領敘利亞問題的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