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中為何必須解決沙特的聖戰威脅

2016-03-14

如果要阻止沙特阿拉伯繼續輸出聖戰,美國就必須對其政策作出必要調整。美國只揮舞胡蘿卜,而沒有大棒,這讓巧言令色的沙特王室左右逢源,其巨大代價則是很多國家的安全。

的確,美國現行的政策方針,給了沙特王室擁有各種選擇並拉攏中國的戰略空間。中國已經是沙特最大貿易夥伴和最大石油進口國,它與沙特的關係從貿易投資,延伸到武器軍火,包括秘密轉交的中國“東風-21”和“東風-3”中程彈道導彈。美國和伊朗達成核協議之後,在中國國家主席最近訪問利雅得期間,中國同意建造沙特的第一座核電站。

聖戰主義和宗派主義在沙特已經制度化。沙特是世界上唯一以其締造者伊本·沙特命名的國家。伊本·沙特統治了20年,直到過世。1932年,他在英國幫助下將阿拉伯半島的中央地帶納入自己的掌控,建立了尊奉瓦哈比的沙漠王國。瓦哈比源自18世紀救世主式的激進主義,近幾十年被認為是伊斯蘭教的一派。

是石油財富改變了這個曾經貧瘠的、世界上最大的沒有河流的國家。

由於上世紀70年代油價飆升,沙特戲劇性暴富,它花了超過2000億美元用於其全球聖戰計劃,包括資助瓦哈比伊斯蘭學校、清真寺和書籍。瓦哈比認為,對“異教徒”的暴力聖戰是合法的。

沙特的資助使激進的遜尼極端主義擴散至非洲和亞洲,並通過人數龐大的穆斯林少數族裔對歐洲構成新的威脅。事實上,瓦哈比的輸出,正使諸多南亞和東南亞國家那些寬容、非正統的伊斯蘭傳統滅絕。

而世界其他地方,由於受制於沙特的金錢並依賴沙特的石油,因此對這個王國的聖戰計劃視若無睹。

不要搞錯:沙特的瓦哈比狂熱,恰恰是IS、基地組織等伊斯蘭恐怖集團的精神寄託之本源。正如美國副總統拜登2014年在哈佛大學的演講所說,沙特和其他“盟友竭盡全力武裝、支持了基地組織以及最後這個恐怖主義伊斯蘭國”。

沙特甚至在人權方面也甚少受到國際壓力,儘管它擁有世界上最專制的政權。中國宣稱它與利雅得的關係“沒有附加條件”,而美國至少還對沙特惡劣的人權記錄發表年度報告,內容包括沙特打擊數百萬實踐自己信仰的基督教、印度教和佛教僑民。

從馬來西亞總檢察長最近披露存入納吉布總理個人賬戶的6.81億美元(其中6.2億已經歸還)是來自沙特王室的“個人捐助”,就可以看出這個王國在如何收買各國領導人。沙特給克林頓基金會提供了1000萬到2500萬美元,該基金會去年還收到來自沙特王子阿爾瓦利德·本·塔拉勒創立的慈善基金提供的另一筆捐款。

如今沙特在也門犯下戰爭罪行,在那裡,它發動了對伊朗支持的胡塞叛軍的空中打擊。聯合國的一個專家小組去年10月份稱,沙特領導的聯盟針對平民點的攻擊“嚴重違反”了《日內瓦公約》。不過,沙特軍隊在也門的戰鬥中失敗,叛軍仍然控制着首都薩那。

由於自身前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不確定,沙特王室現在格外熱衷於打派系這張牌,以獲得國內多數遜尼派的支持,並把該地區其他伊斯蘭統治者攬到自己身邊。

在軍事鎮壓了遜尼派領導、什葉派占多數的巴林的“阿拉伯之春”起義後,沙特今年初處決了2011年領導什葉派發起反政府抗議的本國“阿拉伯之春”領袖。沙特處決尼米爾,公然無視美國國務卿克里的警告,克里曾警告此舉將加劇與伊朗的緊張。尼米爾是什葉派教士和學者,在盛產石油的以什葉派為主的東部省,他已經成為“阿拉伯之春”的象徵性人物。

實施處決前,沙特組織了一個遜尼派國家反恐聯盟。這個聯盟包括了所有國際恐怖的主要支持者,如卡塔爾、巴基斯坦,當然還有沙特。這就好像是縱火犯冒充消防隊員。

當這個聯盟很快淪為國際笑柄後,沙特國王薩勒曼又大規模地實施了全球首屈一指的臭名昭著的砍頭。僅一天之內,他就下令以恐怖主義罪名處決了47人,其中包括尼米爾。這些人多數被與IS類似的方式斬首。

沙特王室似乎錯誤地認為,加劇伊斯蘭世界的教派分裂,就可以保持住他們的權力。但油價的崩潰使王室在國內面臨的挑戰不斷加大,不滿正在悄悄滋長。

通過聖戰獲得正統性,玩弄教派之爭,沙特王室或許在自掘墳墓。畢竟,煽動聖戰和宗派主義,有讓國內極端主義者坐大和毀掉王室的危險。

這種情況下,鑒於沙特輸出激進的伊斯蘭極端主義,美國的當務之急是停止再作他想。與沙特和中國這兩個專制政權的關係不同,石油已經不再是沙美關係的粘合劑,沙美關係中共同的戰略利益或價值觀在很大程度上已不復存在。而且,美國國內的石油產量正在上升。

美國領導的反恐戰爭,必須不僅針對恐怖主義的結果,而且必須針對其原因,尤其是沙特通過綜合性宗教產業傳播聖戰所起的核心作用。

不切斷瓦哈比狂熱這個為伊斯蘭恐怖主義提供養分的源頭,針對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戰爭就不可能獲勝。瓦哈比是仇恨的根源,這種仇恨引發了2001年對美國的“911”襲擊、2008年的孟買襲擊,以及去年11月的巴黎恐襲。剷除這一根源要求美國放棄與沙特結盟,並把它作為問題的核心來看待。

必須認清,這個世界上最主要的聖戰精神支持者繁殖出了各類危險的極端主義分子,他們正危害着地區與世界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