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俞邃 中國當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

俄土之爭與中東反恐形勢

2016-01-06

正當中東地區反恐鬥爭如火如荼、俄羅斯空襲“伊斯蘭國”頗見成效之際,突然冒出了土耳其與俄羅斯之間的尖銳衝突。這引起人們對中東反恐形勢的深思。

俄羅斯在敘利亞積極投入反恐空襲,其直接目的是打擊恐怖主義,防範恐怖活動向俄羅斯蔓延;間接意圖是支持巴沙爾政權,謀求敘利亞和中東地區政局朝有利於俄羅斯的方向發展;長遠打算則是迫使美國改變、至少調整在中東的戰略部署。顯然,這些與土耳其的中東戰略並不合拍。

土耳其懷着格格不入的心態,多次警告俄羅斯飛機侵犯其領空。據悉,普京總統曾為一架俄軍機掠過土方領空,親自向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道歉。可是11月24日,土耳其在造足輿論的情況下,還是擊落了俄軍一架正在敘利亞執行空襲任務的蘇24戰機。儘管土方聲言俄軍機“侵犯了土耳其空域17秒”、土“曾在5分鐘內10次警告”,但難以自圓其說,雖然不得不表示“遺憾”,但拒絕“道歉”。

俄方的反應非常強烈。普京總統譴責土方行為是“背後捅刀”,“與恐怖分子共謀”,“是一種敵對行為”,土方將為此“付出沉重代價”,要讓土耳其“懊悔不已”。隨後俄對土的間接軍事打擊與直接經濟制裁立即展開。12月17日普京在年度記者會上宣稱,他看不到兩國改善關係的前景。不過,俄方的底線是清楚的,一開始就表態“不會對土耳其宣戰”。

人們注意到,土耳其的態度逐漸軟了下來。這有諸多原因。一是美國和北約其他國家並未堅決支持它的做法,美國表示此事件與美軍“沒有關係”,英國稱這是“嚴重事件”,捷克總統甚至說“土耳其的行為是激進的”。二是俄羅斯多渠道反擊令土耳其生畏。俄羅斯是土耳其第二大貿易夥伴、第一大進口來源國和第二大出口目的地。三是俄羅斯並沒有動用中斷向土耳其供氣的“殺手鐧”。

俄土關係原本友好,如今能否恢復正常,取決於談判的結果。12月14日俄羅斯開出三個條件:土耳其就擊落戰機道歉,起訴事件責任人,向俄羅斯支付賠償。但看來,土耳其不會輕易吞下這枚苦果。

俄土歷史上曾是一對老冤家,兩百年十次交手,但當今兩國關係不能再拿舊怨來作解釋。中東地區是全球最重要的陸、海、空交通樞紐和戰略要地,是最便捷和最經濟的運輸通道,也是具有全球意義的軍事戰略要地,又是全球最重要的能源產地。這對俄土雙方都極具吸引力。俄羅斯把中東地區當作恢復大國地位的重要舞台,而土耳其作為地區大國則試圖在中東發揮特殊作用。

路透社12月15日的報道分析頗有道理,即普京還有很多牌。例如,俄軍已將最先進的S-400防空導彈系統部署在敘利亞的赫梅米姆基地,距土耳其邊界僅18英里,隨時可以擊落土耳其飛機。再如,普京還能利用庫爾德問題作為對土武器,將更多先進武器賣給庫爾德人,最嚴重的是直接向庫爾德工人黨提供支持。報道稱,土耳其也有牌可打,比如關閉土耳其海峽,這將限制俄羅斯在黑海的船艦,增加莫斯科向敘利亞提供後勤支援的難度。

俄土衝突如果進一步惡化,無疑會干擾中東反恐大局,但它畢竟是一支插曲。俄土關係與反恐形勢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俄關係。正如俄外長拉夫羅夫12月9日所說,如果美俄雙方軍隊能夠通力合作,“伊斯蘭國”的覆滅將指日可待。目前中東的反恐呈現雙線聯盟,反恐陣線不能統一,甚至彼此拆台,這只會給恐怖主義以可乘之機。12月15日美國國務卿克里訪問俄羅斯,與普京總統和拉夫羅夫外長達成共識,同意暫時擱置分歧。雙方倡議國際社會應共同努力協調敘利亞總統巴沙爾和反對派武裝達成停火,並坐下來舉行和談。聯合國安全理事會17日召開財政部長會議,一致通過決議,決定採取相關措施,切斷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和其他恐怖組織的資金來源。這其中就有俄美之間可能合作的積極因素。

值得強調指出的是,如今恐怖主義已從地區性上升為全球性的危害。人類正面臨自然和社會兩方面的嚴重威脅。如果說自然方面的威脅來自氣候變化,那麼社會方面的威脅則來自恐怖主義。巴黎會議針對氣候變化達成可喜的共識,那麼在反恐方面也值得期待一個廣泛反恐聯盟的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