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沖繩美軍新基地危機凸顯奧巴馬「再平衡」戰略缺陷

2015-11-30

任何希望美中保持友好和建設性關係的人,一定會關注日本沖繩人民正在進行的一場苦鬥。東京的安倍政府充當奧巴馬政府和五角大樓的代理人,因為興建一個大型美軍新基地,正在給當地帶來痛苦的分裂。

US-base.jpg
正在設計中的一個讓美國海陸空部隊自由使用的新基地。新基地將填用大浦灣的大片水域,並與現有的位於邊野古的施瓦布軍營合并。奧巴馬政府的目標是在東亞保持不可挑戰的軍事優勢,而作為目標一部分的該基地建設已經加劇了整個地區的緊張。

新基地將填用大浦灣的大片水域,並與現有的位於邊野古的施瓦布軍營合并。表面上,它是把位於宜野灣市的美軍普天間海軍陸戰隊空軍基地遷移。但這是一個更龐大的綜合性基地,美國任何空中、海上和地面部隊對它的使用都將不受限制。

11月19日,奧巴馬總統在馬尼拉APEC會議外與安倍首相會晤時,“專供媒體”的五個擬好的話題之一,就是美國在邊野古的基地(另一個是美國在南海的“航行自由”巡航)。

新基地將是上世紀50年代以來在日本興建的首個大型基地。它是美國在東亞軍事力量的一次重大“改變現狀“的擴充與強化,是奧巴馬政府為保持美國在東亞不可挑戰的軍事優勢而進行“再平衡”的一部分。

客觀的分析人士越來越認識到,奧巴馬政府的“再平衡”(也即“重返亞洲”)政策是美中建立建設性、友好、“雙贏”關係的嚴重障礙。對許多不僅僅是沖繩的日本人而言,二戰戰敗70多年後,基地項目是外國對其國家永久軍事佔領的象徵和實現。

基於上述原因,必須承認,新的邊野古美國基地項目是重大戰略失誤,應該取消以糾正。儘管來自日本的反對越來越多,獨立研究也表明它並非必須且不明智,這個項目近20年來仍被列入五角大樓的行動日程。這清楚地表明政治力量和亞洲政策的制定,已經被華盛頓和東京的帶有既定利益的國家安全官僚機構和遊說者所掌控。越來越明顯的是,在日本亦如此。

儘管當地出現了激烈抗議,沖繩縣知事撤消了必要的項目建設許可證,而且還存在據一些法律學者認為有可能也應該終止所有工程的早期法律挑戰,在11月19日的會晤中,奧巴馬還是想從安倍處得到一個繼續修建基地的明確承諾。而安倍忠誠地表達了他“繼續推進的堅定決心”。

沖繩縣勇敢的知事翁長雄志在去年選舉中取得巨大勝利,他誓言要停止新基地項目。儘管有來自日本政府的巨大壓力和勸誘,沖繩人民仍不斷推選出反對興建新美軍基地的議員。

對日本和美國政府拒不讓步感到沮喪的翁長知事前往華盛頓,期望見到國會領導人。隨後他去了瑞士日內瓦,把這件案子提交給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他在9月22日對媒體表示:“沖繩是個小地方,當我們的自決權不受尊重時,很難同日本和美國政府理論。”

沖繩的情況正在得到關注。11月5日《紐約時報》國際版一篇題為《違背沖繩人的意願》的評論說:

“身着防暴裝備的日本警察拖走老人,抗議者手挽手躺在軍車前,當地一位市長指責中央政府無視法律,一位知事則痛斥東京的'鐵腕統治'。”

“這就是沖繩緊張且不堪的形勢,針對日本與戰略夥伴美國不顧沖繩人的長期強烈反對圖謀擴充美軍基地的計劃,一場古老的抗爭正在不斷加劇。”

《紐約時報》國際版總結道:

“日本和美國將自己當成致力於和平、人權和民主的國家。這種說法已因邊野古僵局的無法解決而受到質疑。”

從奧巴馬與安倍在馬尼拉的會晤看,邊野古危機還將繼續。

但即便能找到某種解決辦法,甚至即便這個項目如它應該的那樣被取消,最根本的問題仍然存在是:這是一種以美日同盟為核心的美式基地與同盟的戰後/冷戰結構,旨在保持美國在東亞不可挑戰的軍事(及地緣政治)優勢。

為什麼該結構需要進行基本的重整甚至拆除?為什麼必須打造一個使中國自然、合法的安全利益得到保護的新結構?為什麼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地區大國角色被承認?對這些問題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教授休·懷特在2012年所著的《中國選擇:為什麼美國應該分享權力》中都有精闢論述。

懷特教授解釋說,19世紀和20世紀的同盟體系在21世紀已經過時。美國在亞洲的體系具有反作用,有可能引發了無謂和災難性的衝突。

備受尊敬的的基辛格博士正在勸告世界的領導人,理智和負責任地看,現代先進國家之間的戰爭,無法想像,只有對有關各方來說都帶來的災難性後果,能夠理智和負責任的加以考慮。他呼籲擯棄“強權政治”的舊模式,尋找地緣政治秩序的新模式。

習近平主席提出的“新型大國關係”理念,迴避對抗式聯盟的提法,與基辛格的看法不謀而合。

我相信,唯有一個由獨立主權國家構成的體系,秉持不對抗、不衝突、尊重他國核心利益的原則,方可確保東亞的和平、穩定和發展。

打造這一結構,需要美國從摒棄“再平衡”開始,在戰略和政策上進行深層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