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裴敏欣 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教授

美中軍事交流有助適度競爭

2015-06-11
ID70(Fan-Changlong).jpg

如果關注由中國在南中國海建島引起的中美關係日益緊張的頭條新聞,你也許很難相信這兩個地緣政治對手會款待對方的軍事指揮官。但這樣的事情正在發生。本周,五角大樓接待了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范長龍將軍。在中國軍隊等級中,范將軍是最高指揮官(習近平是軍委主席和軍隊最高統帥,但不參與解放軍日常事務)。由於中國國防部長很大程度上只是一個象徵性職位,因此范將軍才是中國的美國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式人物。

范將軍是2013年以來第四位訪問五角大樓的中央軍委委員。過去兩年里,范的三個同僚作為美國國防部的客人訪問過美國,他們是國防部長常萬全、解放軍總參謀長房峰輝、解放軍海軍司令員吳勝利。而范將軍的美國之行,很可能是對前國防部長查克·哈格爾2014年訪華的一次回訪。

誠然,中美軍事交流在兩國都不乏批評者。在美國,中國問題鷹派認為這些活動沒有什麼價值。他們認為兩軍交流只能給實際上準備打仗的兩國軍隊製造表面的友好與親善,並不會減少中國的自大行為。更糟的是,他們害怕這種訪問會讓中國將軍在參觀美國軍事設施和部隊時獲得寶貴的洞悉美軍的機會。為此,美國國會為美中軍事交流設置了一系列限制。

諷刺的是,中國強硬派也對這種交流提出同樣的批評。自上世紀90年代中以來,一旦軍事交流開始,他們就竭力讓交流只限於擺擺象徵性的姿態。

由於美中軍事交流在兩國遭遇政治反對,兩國最高政治領導人確實需要冒一冒必要的風險,去投入大量政治資本讓兩軍交流得以繼續。在美國,克林頓、布殊和奧巴馬總統都曾經表示會始終如一堅持進行美中軍事交流。這往往需要頂着來自國會甚至國防部的反對(前國防部長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就是最激烈的批評者之一)。在中國,習近平主席的前任就不怎麼能說服中國軍隊抓住機會與美軍發展潛在的建設性關係。也因此,這樣的交流沒有獲得真正令人滿意的成果。

習近平主席成為解放軍最高統帥後,顯然認定在美中軍事交流問題上拿出更積極主動的態度符合中國自身利益。這從他今年1月在解放軍外事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可以看出。講話中,他呼籲軍事外交工作“開拓創新,解放思想、開闊眼界”。由於成功鞏固了在中國黨內和國家中的權力,習近平可以向與美國的軍事交流提供更多政治支持。

習近平的一個重要成就,是在建立防止兩軍意外衝突機制上取得進展。1998年美中籤署海上軍事磋商協議(MMCA),以防止雙方在空中和海上發生衝突。不幸的是,協議沒有被遵守。2001年,一架美國海軍偵察機與一架中國海軍噴氣式戰鬥機在海南島省上空相撞,導致美中關係嚴重惡化並出現長達一周的僵持。近幾年,中國戰機和海軍艦船頻繁使用危險戰術,美國偵察機和艦船則帖近中國領海領空執行任務。

但在去年11月的美中北京峰會上,奧巴馬總統和習近平主席就重大軍事行動通報和兩軍飛機艦船相遇的行為準則達成兩項重要協議。這兩項協議是習近平主席在2013年加州非正式峰會上首次會見奧巴馬時向對方建議的。

美中兩軍交流的曲折歷史也說明為什麼這個項目是緩和美中緊張關係的重要安全閥。專業的、建設性的交流可以讓兩軍高級軍官有機會與對方就他們的使命、戰略和對威脅的評估進行實質性甚至是有爭議的討論。可以肯定的是,在缺乏信任和存在政治掣肘的情況下,這種交流是有限的。但這些活動偶爾也會取得成果,並有助於緩和緊張。例如,范將軍的訪問時機恰好是人們對中國在南海有爭議海域填海造島展開激烈爭論的時候。我們可以期望,它也將成為范將軍與美國同行會晤時討論的主要問題。

所以,有理由對維持美中軍事交流既保持樂觀,也保持謹慎。我們可以期待,出於實用主義本能,美國和中國政治領導人會讓軍事交流保持下去,因為他們並不希望讓地緣政治競爭升級為危險十足的冷戰。但我們也要現實而謹慎,因為懷疑軍事交流的效果並非是完全沒有根據的。為讓美中兩軍富有成效的交流獲得政治支持,這種交流必須儘快取得實質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