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拜登與北京

2021-01-05
微信圖片_20210105170957.gif

當選總統喬·拜登幾十年前就以堅定的全球主義者著稱,他支持與中國建立密切的合作關係。然而,若希望修復唐納德·特朗普任總統期間受損的雙邊關係,他會面臨著巨大的障礙。其中一些障礙是他個人的,包括一個正在發酵的醜聞,該醜聞涉及他的兒子亨特和家族其他成員的行為。流傳中的指控稱,拜登家人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個國家從事複雜的以權謀私活動。尤為嚴重的一項指控是喬·拜登同意接受一家中國投資公司的隱秘財務資助,而且這家公司同中國政府關係密切。

除去這些個人因素可能阻礙這位新總統推行與北京交好的政策外,他還必須對付一些棘手的政治現實。過去一年來,美國的輿論極度反華,反映了人們對北京應對新冠疫情和收緊對香港控制的普遍憤慨。來自多方的壓力也在增加,要求美中經濟“脫鉤”,並展示對台灣的更多支持。

共和黨內的“鷹派”和他們在右翼媒體的盟友正進行一場聲勢浩大的運動,以爭取“遏華”強硬政策獲得民眾支持。他們有強烈的動機把拜登描繪成一個綏靖分子、一個中國的傀儡,甚至更糟的是一個共產主義政府的自願代理人,其原因有二。首先,鑒於美國公眾輿論的性質,這種信息會是政治上的贏者,它將讓拜登和民主黨陷入守勢。其次,民主黨人這些年一直把特朗普總統和其他共和黨領導人說成是弗拉基米爾•普京的傀儡,令許多共和黨人難以忍受,他們渴望報復。

這些因素加起來將成為拜登難以逾越的困難,即使他強烈希望克服它。其實,危險在於他會被迫對北京採取強硬路線,以保護自己免受腐敗或不忠的指控。特朗普對俄羅斯採取了令人驚訝的對抗政策,部分原因就是為了消除對他是叛徒的詆毀。拜登對中國做出類似反應的話,其後果對兩國來說都將是最不幸的。

2020年10月《紐約郵報》發表了兩篇文章,指控拜登家人有財務不當行為,這讓拜登本人更容易受到攻擊。兩篇文章的根據都是在亨特·拜登放在維修店沒有取回的電腦中發現的文件。第一篇報道中提到的證據是,時任副總統的喬·拜登對其子與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的可疑交易的介入,在程度上比他自己所聲稱的要大得多。這種明顯的更大程度介入,讓人們對這位前副總統在要求烏克蘭政府解僱檢察官維克托·肖金時所扮演的角色提出新的質疑。

《紐約郵報》隨後的文章提供了電子郵件證據,證明亨特·拜登以極高折扣獲得了一家中國投資基金20%的股份。更糟的是,其中一份文件稱,雖然亨特擁有20%的股份,但另有10%由他監理的股份是“留給大人物”的。亨特的前商業夥伴托尼·波布林斯基之後不僅證實了這封作為罪證的電子郵件的真實性,還肯定地表示“大人物”指的是喬·拜登。

主流媒體不遺餘力地掩飾這兩篇報道,臉書和推特甚至阻止訪問。強烈反對特朗普連任的媒體完全無法容忍這些令人尷尬的披露,它們可能毀掉拜登的競選,讓那位面目可憎的總統繼續留任。但隨着特朗普即將離任,這類動機現在越來越弱,對這些指控感興趣的也許不只是《福克斯新聞》、《國家評論》和《華爾街日報》等右翼媒體,或者是格倫·格林沃爾德這些一貫反叛的獨立揭醜聞記者。對拜登家族海外財務關係的進一步審查,有可能給這位新總統造成嚴重困難。

對於拜登政府向北京提出和解前景更具破壞力的,或許是國會共和黨人煽動公眾反華情緒的能力。即使在總統競選期間,拜登和他的助手們也感受到了壓力。他們的回應是試圖給特朗普和共和黨的對華政策“摘掉鷹派標籤”。一個電視節目明目張胆地把特朗普總統描繪成北京的傀儡。“人人都知道他們——中國在病毒問題上說謊”,解說者以一面飄揚的中國國旗為背景聲稱,然而“特朗普總統卻相信了中國”。隨後的廣告試圖把拜登描繪成比特朗普對中國更強硬的人,並指責總統在新冠疫情早期階段“對中國人太寬容”。

或許事實證明,這種立場在艱難的競選角逐中只是一種政治姿態。令兩國經濟脫鉤的政策會讓中美雙方遭殃,更不用說那些使軍事對抗危險上升的安全戰略了。拜登政府有重要的動機和理由去恢復唐納德·特朗普任總統之前雙方更加合作的現狀。然而實現這一目標存在着巨大的障礙,而喬·拜登在承擔這項任務時並不處於有利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