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的伊朗險兆事件

2020-01-21
241.jpg

美國和伊朗最近緊張而危險的互動暴露出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經營外交政策的大量問題。主要的結論,就是他沒有外交政策。他的重要決策是出自本能反應和自相矛盾的衝動,例如,在尋求達成協議的同時又以武力相威脅。如果有什麼占支配地位的願景或理念,那就是他希望避免再發生一場曠日持久、代價高昂的戰爭。然而他還是差一點就陷入這樣一場戰爭。

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時曾經承諾要撤回美國的軍隊。他有的時候拒絕對挑釁行為做出回應,尤其當這些挑釁是來自中東地區得到伊朗支持的組織。這讓伊朗人——以及幾乎所有其他地方的人——誤以為他會繼續容忍下去。到最後,他的一些共和黨右翼人士、最重要的是連FOX新聞頻道的評論員都說他軟弱。這樣說特朗普是很危險的,他的總統任期向人們說明,為什麼一個缺乏安全感的人不應當被選入白宮。

特朗普實施外交政策的另一特點,是他身邊圍着一群庸才。他們當中沒有胸懷博大、富有創造性的戰略思想家,也不具備獨立之精神。特朗普現在用的人是三年來的第四位國家安全顧問、第二位國防部長和第二位國務卿,另外許多關鍵的外交政策崗位還空着。其他人學到的教訓再明白不過:與特朗普相處的唯一方式就是別去挑戰他。在總統無知而又缺乏好奇心的情況下,這種對盲目尊從的期待就更加成問題了。

人們普遍認為,傲慢自誇的國務卿邁克·蓬佩奧是特朗普高級顧問中最老練的馬屁精。作為前國會眾議員,蓬佩奧還是國會當中伊朗“政權更迭”核心小組的一位健談學友。我們事後得知,蓬佩奧一段時間以來一直在向特朗普施壓,要求下令暗殺被美國列為外國恐怖組織的伊朗“聖城旅”的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某個報道稱,當特朗普於1月3日最終決定下令殺死伊朗的二號政治領導人時,“新的團隊很團結,不像上屆團隊那樣傾向於抵制總統的意願”。

在未對伊朗宣戰的情況下,通過無人機襲擊在伊拉克境內殺害一名外國官員,這很可能是非法的。但這樣的細節問題並沒有讓特朗普感到不安。有證據表明,特朗普做決定時並沒有考慮可能的後果。德懷特·艾森豪威爾為防止這種不計後果的行為而建立起來的國家安全體系被破壞的蕩然無存,總統手中的權力越來越大。假如這位總統情緒多變,那麼整個世界都會有非常大的麻煩。

事實上,由於伊朗領導人比特朗普精明,我們勉強避開了與伊朗全面開戰。此危險插曲中的最大生命損失,是一架剛從德黑蘭機場起飛的烏克蘭民用飛機不幸墜毀,機上176人全部遇難。在伊朗航空管理當局允許這架飛機離港的三個小時之前,伊朗向駐有美軍的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射了導彈。為了蘇萊曼尼之死而精心策劃的這一報復行動並沒有造成人員傷亡,通過瑞士人傳遞的秘密消息也表明,伊朗人希望阻止危險局勢的升級。與美國打仗他們會輸,但他們肯定會讓美國的資產受重創,包括進行網絡攻擊。鬆了一口氣的特朗普收到伊朗人的信兒,於是也就坡下驢收了手。

震驚不已的國會要求政府通報殺死蘇萊曼尼的理由,而缺少明確的理由讓特朗普及其國家安全官員處境不利。政府給出的理由相互矛盾、變來變去,未能讓議員們相信確實存在一個迫使總統採取行動的“迫在眉睫”的威脅。這件事,再加上現政府的特點是蔑視國會及議員們對行政部門問責的憲法責任,蔑視憲法賦予立法機構的唯一宣戰權力,使國會掀起了一場新運動,為的是限制總統對伊朗發動戰爭的權力。不過,眾議院和(由特朗普的共和黨盟友控制的)參議院不太可能達成一致,更不要說拿出不被總統否決的措施。

在這期間,美國和伊朗的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糟。自從殺死蘇萊曼尼以來,美方的損失更大。伊朗宣布將不再遵守對其核計劃的限制,這使它研發核彈頭所需要的時間從特朗普上台時的將近15年縮短到只有5個月。美國目前面臨越來越大的從伊拉克撤軍的壓力,而這正是蘇萊曼尼長期以來的目標。美軍為打擊伊斯蘭國對伊拉克軍隊進行的訓練——這正是巴拉克·奧巴馬總統任期內美國被邀請重返伊拉克的原因——如今已被擱置。特朗普並未像他承諾的那樣從中東撤軍,如今反而向這一地區增派了數千人。

與此同時,特朗普和他的助手們免不了以勝利者自居,並指責批評人士同情伊朗,甚至偏袒惡貫滿盈的蘇萊曼尼。目前的跡象表明,公眾對此並不買賬,多數人認為這一事件讓美國更不安全。他們也許是對的。儘管美國和伊朗——以及伊朗的多個代理人——之間的敵對態勢已經平息,但很少有人相信這種平靜會持續下去。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rump's Near Miss with Iran”(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