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陳子楠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海洋戰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美國購買格陵蘭島事件餘波未平

2019-12-05
1205-2.jpg

2019年8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特稱,考慮向丹麥購買格陵蘭島。此言一出,隨即遭到丹麥和格陵蘭政府拒絕,國際輿論嘩然。丹麥首相費雷澤里克森直言相告此討論“荒唐”,特朗普為此取消原計劃對丹麥的國事訪問,兩國關係一波三折,最終以領導人通電話的方式尷尬收場。該事件本身雖暫告一段落,但其對北極地緣政治局勢造成的影響遠未平息,主要體現為以下三點:

第一,美國北極戰略由紙面落實到行動。特朗普購島提議“一石激起千層浪”,險些引發美國和丹麥兩國外交危機。但也正是透過該事件,外界開始注意到美國政府對北極國家展開的密集外交攻勢,即系統性強化對相關國家的外交影響力。8月1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丹麥外長科福德就特朗普推遲訪丹通電話,並討論強化兩國北極合作。8月22日,蓬佩奧訪問加拿大並與特魯多總理商討北極合作,強調加拿大對北極共同防禦的重要性。9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訪問冰島並與約翰內松總統會晤,感謝冰方為美國提供安全和軍事協助,提出強化兩國在北約框架下的同盟關係。10月2日,芬蘭總統尼尼斯托訪問美國,並同特朗普總統商討歐洲和北極安全合作。由此,美國在短短一個半月時間內開展一系列高層互訪,無一例外聚焦北極安全問題。這種罕見跡象表明,購買格陵蘭島並非孤立事件,而是美國北極戰略大框架的一部分。同時,美國北極戰略也已由政策制定階段進入具體實施階段,目標是全面提升與北極國家外交和安全協作水平,進而遏制競爭對手的區域影響力。

其次,格陵蘭島內獨立勢力進一步抬頭。格陵蘭政府一直希望脫離丹麥實現完全獨立,該島5.6萬人口中近70%支持這一目標,格陵蘭議會七個政黨中也有四個支持獨立。特朗普購島未成,卻在一定程度上助漲了格陵蘭島內的獨立傾向。來自格陵蘭的丹麥議會議員拉森認為,丹麥對該島相關問題不屑一顧的態度已引發不滿。格陵蘭議員布羅博格則要求當地政府根據2009年《格陵蘭自治條例》第21條相關內容,與丹麥商討獨立問題。在各方壓力下,丹麥首相數次表示將允許格陵蘭對丹麥政府外交政策擁有更大話語權,但該島不能採取單獨的外交政策,意圖守住格陵蘭島最終獨立的“紅線”。當前,美國正積極謀劃增設駐格陵蘭領事館,數次繞過丹麥政府直接與格陵蘭開展貿易、基礎設施、教育和科研等領域合作。未來格陵蘭島政治走向及其在美國北極戰略中將扮演的角色值得持續關注。

最後,北歐五國與美國北極戰略裂痕加深。北極理事會中,挪威、瑞典、芬蘭、冰島和丹麥等北歐五國在北極問題上的利益趨同,立場相近,主張維持北極“低緊張”的地緣政治環境,對域內外國家務實合作的態度積極,但對域外國家參與北極治理尤其是涉足區域安全議題則較為警惕。此次事件發生後,上述五國的態度發生微妙變化。一方面,對大國主導北極事務反感上升。此前在美國宣傳和鼓動下,五國傾向於將中俄視為區域“不穩定因素”,但美國索要格陵蘭島侵害丹麥主權的做法,讓五國對單一大國主導北極事務的危害有清醒認識,它們“抱團取暖”、共同發聲和相互策應以維持北極地緣政治均勢的戰略訴求急劇上升。冰島總理雅各布斯多蒂爾拒見彭斯,瑞典外長瓦爾斯特倫公開批評美國北極政策等罕見之舉,均意在表達對美國“倚強凌弱”行徑的不滿,展現北歐國家的團結。另一方面,與域外國家合作治理北極意願增強。8月20日,北歐國家領導人邀請德國總理默克爾共商北極發展和氣候變化問題,呼籲德國發揮更大作用。瑞典外長甚至提議中俄美在聯合國框架下“為北極構建基於國際規則的秩序”。10月10日第七屆北極圈論壇期間,冰島和芬蘭兩國總理均明確提出,各方應考慮北極安全理事會是否可以涉及“硬安全”議題。上述情況表明,北歐五國在北極理事會改革、域外國家作用等一系列區域治理問題上的立場出現新一輪調整,希望以機制合作代替區域競爭、以域外參與平衡大國霸凌的政策導向將愈發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