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李崢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助理研究員

中美關係如何避免「墨菲定律」應驗

2019-06-21
g.jpg

近期,中美關係出現了一種危險的趨勢。在兩國貿易談判停滯後,雙方在其他領域的矛盾正在升溫。在人權、地緣政治、出口管制、科技等領域,雙方一些並未暴露的問題如今正在成為顯見的難題。一些最極端的擔憂正在變成現實,一些最具破壞性的建議也很可能被政府採納。中美關係很可能正在遵循“墨菲定律”的軌跡,即雙方的歷史遺留問題都會成為今天的麻煩,雙方出現的問題很可能演變為最壞的結果。

如果中美關係的“墨菲定律”成真,意味着兩國可能走向外界所擔心的最壞情景——全面對抗和隔絕。這種情景不僅將給兩國絕大多數民眾和企業帶來災難性影響,也很可能改變全球歷史的走向。

冷戰後,各國經濟和文化聯繫日益緊密,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經濟水平得到顯著提升。新一輪科技革命給全球化提供了新的動力。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有機會讓本國經濟邁上新的台階,解決更多經濟發展不充分所帶來的問題。地緣政治因素邊緣化是全球化發展的主要原因,而中美全面對抗將根本性改變這個因素。這意味着,技術革命所帶來的紅利和經濟增長預期將不復存在。

一些具有戰略遠見的思想家已經看到了這種危險的趨勢。剛剛在新加坡結束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發表了一個深刻的演講,闡述亞洲國家對於這種風險的擔憂。李顯龍的演講部分解釋了中美關係“墨菲定律”發生的機理。他認為,中美關係發生如今重大變化的主要原因是沒有從對方的角度來看待問題,把彼此的分歧複雜化。因此,雙方的一舉一動都可能被對方視為挑釁,也促使對方做出反擊。在美國,對於中國的負面看法已經滲透了美國的體制,折中的觀點被邊緣化。

事實上,中美雙方的這種戰略互疑在過去相當長的時間內都存在。但是,雙方過去基於互諒,能夠遵守形成的規則和默契,不會單方面採取改變現狀的行動。如今,美國變了。在國際局勢並沒有發生明顯變化的情況下,美國開始以一種近似冷戰的視角來看待世界,有意在國家與國家間劃定陣營,設立阻礙資本、技術和人員流通的障礙。此外,美國採取最極端的猜測來看待他國行為,忽略了其他更溫和的解釋和邏輯。這些變化使得中美矛盾在彼此猜測中不斷升級,戰略互疑正轉向戰略對抗。

“墨菲定律”並非憑空發生,這一現象發生的主要原因是系統內部存在一定會在長期運行中暴露的隱藏缺陷。對當前的中美關係來說,這個隱藏缺陷就是美國被歷史記憶、保守主義思維所固化的戰略想像力。之前的美國政府傾向於用一種創造性的想像來看待中美關係。兩國希望通過創新方式來超越“修昔底德陷阱”。如今,美國卻缺乏設計中美關係新圖景的動力。這種想像力的缺失與美國外交家凱南在他著名的長電報中對蘇聯的看法類似。凱南認為,蘇聯沒有想像出兩種制度、兩個大國共存的世界圖景,也沒有想到他國可以選擇與兩個主要大國不同的發展道路。這種戰略想像力的缺失是蘇聯對外戰略設計的重要缺陷,束縛了蘇聯的政策選擇。令人遺憾的是,這種缺乏想像力的戰略不僅被美國政府接受,也開始影響美國戰略界對中美關係未來的看法。創新性想法和解決方案不再受到重視,如何採取報復和逼迫對方成為了主流意見。

為了阻止中美關係的“墨菲定律”應驗,雙方需要改變兩國的互動模式。“墨菲定律”生效的主要原因是系統持續運動,缺陷演變為問題的幾率就不斷增加。如果有機會讓系統暫停並得到整修,維護人員就有機會發現其中隱藏的系統缺陷。中美關係如今需要一個停機維修,雙方需要建立一段緩衝期和冷靜期。雙方需要意識到經貿問題難以在短期內解決。但與此同時,美國方面需要停止繼續升級兩國在其他領域的矛盾和衝突,避免雙方的相互報復陷入惡性循環。兩國政府、學界、媒體需要利用這一冷靜期展開廣泛對話,繼續推進對中美關係創新性圖景的討論,探索解決當前兩國矛盾的創新性方式。

在此基礎上,兩國戰略界將從實際情況出發,以全球大趨勢為出發點,重新設想兩國關係的多種可能性,給兩國政府和輿論提供一些更加積極、更具建設性的故事和未來。在這個過程中,中美兩國也需要聽取第三方國家的意見和建議,與第三方展開積極的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