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蒂勒森、特朗普與美中政策

2017-02-08

去年,唐納德·特朗普惹盡爭議,提名時任埃克森美孚CEO的雷克斯·蒂勒森出任國務卿。現在蒂勒森的提名已經獲批,觀察家們正拭目以待,看這位新任國務卿將如何適應自己的角色。蒂勒森是一位職業商人,但這並不意味着人們無法找到他將在國際舞台上如何表現的線索。事實上,他在埃克森美孚任職期間就進入有爭議的國際水域進行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冒險。

S1.jpg

《華爾街日報》指出,蒂勒森之前就曾捲入中國與南海鄰國的糾紛。2009年,埃克森美孚與越南簽署石油勘探生產協議,蒂勒森當時正是公司的CEO。對劃分給埃克森的一些水下區塊,中國和越南都聲稱擁有主權。2014年,中國鑽井平台開始在有爭議區域鑽探,部分區塊成為中越嚴重對峙的目標。在這種情況下作出交易決定,說明蒂勒森甘願冒險,因為當存在潛在危險時,更謹慎的CEO會讓公司放棄鑽探作業。

同時,蒂勒森在他提名聽證會上的發言表明,他對美中關係細節的了解相當外行。蒂勒森拙劣不堪地建議美國阻止中國接近南海有爭議島嶼,毫無疑問,這種行動會被看成是戰爭行為。白宮和國務院不事聲張地與這些言論劃清界限,好讓人們覺得,蒂勒森的表態並不反映美國的新政策,它只是一個缺乏經驗的被提名人的危險的信口開河。我只想說,極高的風險容忍度,配上對亞洲地緣政治的淺薄無知,這對美中關係來說絕非好兆頭。

雖然如此,蒂勒森並不會是美國對華政策的主要負責人。近年來總的趨勢是行政機構的決策越來越集中,奧巴馬政府就是以讓大部分內閣部長只有很小的自我運作空間而著稱。特朗普政府很可能讓這種趨勢繼續下去。有報道說,蒂勒森甚至沒有被告知極具爭議的移民禁令,雖然應對不可避免的相關後果是國務院的職責。在現階段,很難預料特朗普白宮的內部動態和宮廷政治將如何影響美國的對華政策。

如果我們想預測未來四年美國如何處理對華關係,更重要的是要研究政府利益和美國的總體利益。遺憾的是,看來政府確有動機挑起外交危機,轉移人們對其國內失敗的注意,除非它的支持率奇蹟般攀升(沒有大型恐怖襲擊是不會發生的)。中國和伊朗是轉移視線策略的兩個顯見目標,這意味着,無論美國長期戰略利益如何,國內政治都會導致政府對中國採取攻擊性行動。

有人說,在一些重要方面,美國的利益與特朗普政府的利益有很大偏離。如果認為美國的利益是阻止對貿易的妨害,確保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那麼特朗普鼓勵對中國進行挑釁便與這一利益背道而馳。政府失卻優雅,拒絕遵守最基本的外交禮節,很可能削弱美國在該地區的意識形態盟主地位。這些事實無疑深深困擾着布魯金斯學會的自由派外交政策專家們。

總之,華盛頓的氣氛這些年已逐漸向支持與中國對抗傾斜。像美國這樣的衰落中大國,如果不想移交權力,那它就有充分動機,宜早不宜遲地對付正在崛起的挑戰者。中國的軍力和國際影響力逐年增加,美國軍事規劃人員對這一事實心知肚明,美國外交政策精英中很少有人(就算有也不多)願意不戰而放棄美國在亞洲的霸權。

特朗普的好戰也並非完全背離其前任政府,它改變的只是語氣,而不是根本立場。奧巴馬政府在台灣問題上沒有採取激進態度,但經過布殊時代的相對平靜後,正是奧巴馬的白宮重新挑起與中國的安全競爭。人們應該記得,特朗普的對手希拉里·克林頓就是美國亞太“強勢”政策出色的建築師之一。一個右翼小丑晉身總統,似乎也不會徹底扭轉美中關係惡化的已有趨勢。

不過,有兩個重要因素在變。第一是對合法性的感知。唐納德·特朗普好鬥的幼童般舉止很可能激怒並疏遠美國的盟友。對許多盟友來說,繼續與美國合作是出於巨大的物質刺激,但被特朗普欺負和羞辱的感覺,會導致其國內出現抵制美國利益的壓力。在最近與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的一次外交通話中,特朗普的幼稚行為惹來人們的不滿。在亞太地區外,歐洲理事會主席唐納德·圖斯克稱特朗普的美國是歐洲的威脅成了頭條新聞。這些都反映出外交氣氛的潛在變化,它讓一些領導人很難公開支持美國的政策。

第二是美俄關係可能解凍。據報道,雷克斯·蒂勒森與普京私交不錯,他在處理美俄關係上可能扮演重要角色。美國已經放鬆了對俄羅斯的某些制裁,特朗普毫不掩飾他對普京的崇拜和在敘利亞與俄羅斯合作的願望。這些問題會遇到巨大的內部阻力,包括來自中情局這類權力機構。然而,美俄關係解凍會給中國帶來巨大風險。奧巴馬時期美國同時與俄中兩國作對,促使這兩國彼此走近,但美俄關係的緩和將破壞這種關係。眾所周知,三極是不穩的,總是存在明顯誘因讓兩個大國聯合起來對抗第三方。

所以,特朗普出任總統既給中國帶來風險,也帶來機遇。風險可能相當大,特朗普政府有可能挑起轉移視線的危機,給美中兩國帶來無法挽回的傷害。今後十年,一場軍事對抗有可能讓美國在亞洲的霸權地位終結。但眼下,中國也許將捲入一場消耗性的曠日持久的對抗,任何一方取得真正勝利都希望渺茫。另一方面,中國也面臨實實在在的機會。中國政府有機會展示自己的成熟,讓自己表現得像一個更可靠的地區安全守護者。特朗普的舉止,美國國內的不穩,美國讓事態升級,都會加持這一看法。如果中國能避免與美國直接發生衝突,那麼它可能發現,對中國地區作用的重估會比任何人的想像都來得更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