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時殷弘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預兆不祥: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對世界和中國的含義

2016-11-18

關於新近贏得美國總統競選的唐納德•特朗普,至少有一點非常重要的顯著特徵:他從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競選開始,到贏得白宮總統寶座,甚或直至當今,從未對美國的憲政民主制顯現過真誠的尊敬,從未對以頗大程度上的社會取向多元化和寬容為特徵的當代美國傳統主流價值觀作出過真誠的呼應,也從未對比較開放和自由的世界經貿體制乃至更廣泛的全球國際和跨國合作表示過真誠的讚許。不僅如此,嚴格地說很大程度上正是由於這樣,他才贏得了總統競選。他主要靠的是以與所有以上這些相悖的放縱、專橫、偏狹和排外,去迎合、煽惑、聚合美國“白人草根”。他的當選,對世界來說預兆不祥。

事實上,在特朗普選勝以前,人們就可以相當強烈地感覺到某種意義上的“變天”趨向:全球政治文化正在頗為顯著甚至急劇地發生朝本土主義-民粹主義-民族主義方向變更。美國特朗普-桑德斯孤立主義潮流的強勁凸顯,憲政民主體制在美國許多“白人草根”選民那裡遭遇的相當廣泛的心理動搖甚或信念瓦解;英國經全民公投產生的令人意外的脫歐決定;比冷戰後頭20年遠為廣泛和頻發的經濟保護主義;歐洲國家愈益高漲的反穆斯林移民潮輿論和歐洲極右翼運動的更大的勢頭等等,都表現了這一趨向。不僅如此,俄羅斯普京咄咄逼人但頗得國內民心的、與西方在戰略和軍事上的激烈對抗態勢,土耳其埃爾多安政權的民粹主義的伊斯蘭化舉措和急劇集權趨勢,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法外反毒、對美攻擊、連爆粗口以及所有這些至今在菲律賓國內草根民眾那裡得到喝彩,台灣地區導致台獨政黨經普選大勝而執政的大眾政治大變動,香港地區嚴重作亂的“黃傘”/港獨逆流,甚或中國本身的部分顯要輿論等等,都顯示本土主義-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在世界範圍的風行傾向。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表明,世人自冷戰結束前後至今大部分時間裡大致一直熟悉的世界面臨嚴重危險。什麼是這熟悉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有着絕大多數重要國家以其基本政策贊護的愈益增進的全球化,還有這愈益增進的全球化在世界各處粗略而言大致比較有益的經濟效應甚或社會效應。在這個世界裡,廣泛地存在着相信上述兩點的意識形態信念,或者說有着占顯著優勢的全球開明政治文化。在這個世界裡,不僅中國懷抱主要出自改革開放和經濟騰飛的自信,而且各發達國家也懷抱自信,這種自信特別在2008年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以前相當充分。在這個世界裡,大國之間的關係大體而言相對穩定,而且比較互容和協調。在這個世界裡,從戰略心理和軍事態勢上說,美國不那麼神經質,中國不那麼激進,俄羅斯不那麼不顧一切,日本不那麼“修正主義”。

現在,所有這些都已改變了,或者正在顯着地改變!換句話說,世人自冷戰結束前後至今大部分時間裡一直熟悉的世界已經大致結束,或者至少正在結束。對於中國來說,顯著變弱和失序的美國和西方必然給出非同小可的戰略和外交機會,但同時也會在中國自身經濟和金融相對為難的時候嚴重加劇這一困難。還有,美國和西方的變弱和失序很可能使中國中長期內在對外戰略政策上加大發力,大為進取,尤其在戰略審慎近年已經顯著減少之際。較具體地說,特朗普的戰略安全政策和外交政策可能會給中國提供一些可以利用的機會(儘管這機會大概比中國現在許多人預料的要小,並且可能包含上面提示的風險),但這與他可能給中美經濟金融關係造成的傷害相比是第二位的,因為中國現在面臨的首要挑戰就在經濟金融方面,而中美經濟金融關係對中國經濟金融意義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