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茉楠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研究部副部長、研究員

美國將不可避免經歷「沃爾克式緊縮」和衰退

2022-07-07

當前,美國經濟飽受高通脹之痛。為控制高通脹,美聯儲開啟了激進加息模式,宣布將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區間大幅上調75個基點,並創下美聯儲1994年以來最大加息紀錄。鑒於美國通脹的頑固性和結構性,要在激進加息抗通脹和不對經濟踩剎車之間搞平衡幾乎是不可能的,世界也要為新一輪衝擊做好充分準備。

美國通脹已經持續一年之久,連續12個月超過5%,連續3個月超過8%,而5月份更是飆升至8.6%,創下40多年來新高。事實上,美國此輪通脹具有廣泛的基礎,其中住房、汽油和食品的貢獻最大。能源價格指數在5月同比上漲34.6%,為2005年9月以來的新高;食品價格更是同比增長10.1%,為1981年3月以來新高。高通脹侵蝕了消費者購買力與經濟增長,因此美聯儲將抗通脹作為頭號任務。

然而,加息是一把“雙刃劍”。由於美國自身經濟增長正在失去動能,加息和貨幣抽水將對經濟產生重大影響。利率上行,層層傳導,包括抵押債務和商業貸款在內的借貸成本將上升,這會打擊房地產,削減消費者支出,讓企業擴張降溫,削弱勞動力市場和經濟增長前景。近一時期以來,美國經濟信心指數和經濟痛苦指數都已顯露出經濟衰退的苗頭。

首先,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創下40多年來新低。在持續高企的通脹面前,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遭遇重創。6月份密歇根大學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降至50.2,不僅比5月下跌了8.2個百分點,甚至低於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時期)和2008年(雷曼危機時期)水平,創下44年來的最低。美國是消費驅動型經濟,消費是拉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因此這也是對美國經濟增長悲觀預期的信號。

其次,美國經濟痛苦指數創二戰以來新高。一般而言,把通脹率和失業率結合起來看,就組成了經濟學家稱為的“經濟痛苦指數”,這是由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阿瑟·奧肯在上世紀70年代創建的,是用來衡量普通人經濟福祉的經濟指標。這一指標越高,表明經濟痛苦程度越高。5月份美國失業率為3.6%,雖然失業率尚處於歷史低位,但高通脹導致對未來美國經濟衰退的擔憂會影響到美國就業市場,對企業招聘造成負面影響。從美國6月份就業市場來看,美國持續申請失業救濟趨勢較低,但初次申請失業救濟的趨勢卻出現了明顯上升,而通脹對就業市場的壓力會進一步顯現。當前美國經濟痛苦指數已經飆升至12.2,以歷史標準衡量,比二戰後的幾次衰退都要高。

第三,前期拉動美國增長的房地產市場也出現明顯退潮。6月美國住宅建築商信心指數下降2個點至67,創下2020年6月以來的最低水平,這也是該指數連續第六個月下降。隨着國債收益率持續上升,美國30年期抵押貸款利率已經上升了2個百分點,再次回到10多年前的水平。作為對利率最為敏感的部門,房貸利率飆升將抑制購買需求,使房價回落,進而衝擊房地產市場。

而縱觀美國抗通脹的歷史,經濟衰退也是必然要付出的代價。1979-1982年期間,時任美聯儲主席的沃爾克以“壯士割腕”的態度抵抗通脹,開啟了“暴力加息”進程。在這一過程中,公眾逐漸認識到美聯儲控通脹的決心,雖然最終扭轉了通脹預期,並使通脹率逐步回落至5%附近,但沃爾克抵抗通脹之戰的代價最終是美國陷入自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以及失業率飆升至10%。

沃爾克時期,美國貨幣緊縮政策使聯邦基金利率激增至20%的峰值。而目前美國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範圍是0.75%-1%,這意味着還有很長的加息和緊縮路程要走。美國此輪通脹是頑固的、結構性的,要想將核心通脹降至2%,而又不讓經濟陷入衰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美國經濟將不可避免地再一次經歷“沃爾克式緊縮”。

美國是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元是全球主要結算貨幣,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對世界經濟的衝擊是顯而易見的,世界經濟將面臨多重風險。當前世界多個經濟體追隨美國啟動加息進程,根據美國銀行全球研究報告(BofA Global Research)顯示,全球部分央行今年年內加息次數已累計達124次,超過了2021年全年數量。而在2020年,全球央行累計加息次數僅為6次。持續累加的貨幣緊縮將導致全球金融環境大幅收緊。高通脹加上貨幣緊縮導致的經濟下行壓力,以及全球化倒退、產業鏈供應鏈重構所導致的重置成本上升,有可能讓全球陷入“滯漲”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