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華強森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院長
  • 成政珉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上海)高級研究員

亞洲化的世界已經來臨

2019-10-09
3.jpg

這個世界在19世紀曾經被歐洲化,到20世紀又被美國化。如今,世界正在亞洲化,其速度之快大大超過了人們的想像。

亞洲的崛起十分迅猛。在一代人的時間裡,這個有全世界半數以上人口的地區就從低收入升到中等收入。到2040年,這一地區很可能創造全球50%以上的GDP,並佔據近40%的全球消費。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最新研究,揭示了全球重心向亞洲轉移的程度。今天,該地區在貿易、資本、人員、知識、運輸,文化和資源方面佔有的全球份額越來越大。在八個類型的全球跨境流動中,只有廢棄物是反向流動,反映出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已決定減少從發達國家進口垃圾。

目前,亞洲佔全球貨物貿易的1/3左右,高於十年前的約1/4。幾乎是同一時期,亞洲飛機乘客的數量從佔全球的33%上升到40%,資本流動的佔比從13%升至23%。

這些流動推動了亞洲城市的發展。目前這一地區擁有全球30個最大城市中的21個,以及10個到訪人數最多城市中的4個。如今,就連一些不太出名的城市也引起了投資者的注意。在緬甸的經濟首都仰光,知識密集型行業的外國新項目直接投資在2017年達到26億美元,而在2007年這一數字幾乎還是零。

同樣,雅加達附近的小城勿加泗已經成為印度尼西亞的底特律,成為印尼汽車和摩托車產業的中心。過去十年中,該市製造業的外國直接投資年平均增速達到29%。印度海得拉巴市在2017年里產生了1400多項專利,正在迅速趕超印度硅谷班加羅爾。

不僅外部流動被引入亞洲,生機勃勃的區域內網絡也推動了進步。在日趨一體化的亞洲供應鏈驅動下,亞洲國家大約60%的貨物貿易是在區內進行的。區域內的融資和投資流動也在增多,超過70%的亞洲創業資金是來自本地區。人員流動也有助於地區一體化,亞洲地區74%的旅行者是亞洲人。

導致這些流動發生的原因,是因為亞洲具有多樣性。實際上,至少存在着四個“亞洲”,它們每一個都處在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並在該地區的全球崛起中發揮着獨特作用。

第一個“亞洲”是中國,它是該地區的經濟龍頭,為周邊國家提供着互連互通和創新平台。2013年到2017年,中國佔到亞洲對外直接投資總額的35%,其中約1/4投向了其他亞洲經濟體。中國創新能力迅速提高的表現之一,是它在2017年佔到全球專利申請數的44%。

而第二組是“先進的亞洲”,它也提供技術和資金。這些國家的對外直接投資總額達到1萬億美元,在2013年到2017年佔到本地區對外直接投資總額的54%。僅韓國,就提供了在越南外國直接投資的33%。日本則分別占緬甸外來直接投資的35%,以及菲律賓外來直接投資的17%。

接下來的是“新興的亞洲”,其中包括一些相對多元化的小型新興經濟體,它們不僅提供勞動力,而且由於生產力和消費的提升,它們還具有增長潛力。這些經濟體與地區周邊國家深度融合,其區內流動的商品、資本和人員比例平均達到79%,是四個“亞洲”當中最高的。

相比之下,第四組“邊緣亞洲和印度”的區內流動平均比例是最低的,僅為31%,反映了這些國家與歐洲、中東、非洲和美國之間的歷史聯繫。但隨着這些歷來融合度較低的經濟體與亞洲鄰國建立起更緊密的關係,區內流動比例將會提升。這一組有很多東西可以提供,包括發展亞洲進口市場所需的相對年輕的勞動力,以及為地區出口提供新市場的日益龐大的中產階級。

四個“亞洲”之間因差異產生的互補性,使一體化成了推動發展的強大力量。例如,一個國家勞動力的老化,可以由另一個擁有較年輕人口的國家來彌補。2015年印度人口的年齡中位數是27歲,而中國和日本分別是37和48歲,預計到2050年印度也只有38歲。

同樣,當一國工資(也就是製造業成本)開始上漲,處在早期發展階段的經濟體就可以接過它的低成本製造業。從2014年到2017年,中國在勞動密集型新興經濟體出口總額中所佔的比重從55%下降到52%,越南則增加了2.2個百分點,柬埔寨增加了0.4個百分點。

多年來,觀察人士不停地討論着亞洲未來的潛力。這個未來已經來臨了。我們已經進入作家帕拉格·康納所說的“亞洲世紀”,而且沒有回頭路可走。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he Asianized World Has Arrived”(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