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的貿易戰加速金融崩潰

2019-10-01
a1.gif

為試圖解決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日益加深的貿易衝突,美國和中國再次舉行新的談判。然而,達成一份全面協議的前景並沒有離我們更近,因為雙方的基本觀點相差甚遠。美國的壓力往往帶給中國領導人加強國家自主發展的緊迫感,使其更加不會在減少諸如“中國製造2025”宣傳的政府為高科技產業提供補貼等問題上做出讓步。美國持續威脅限制貿易和投資,這將加大經濟脫鉤的可能性,而不是相反。

況且,中國領導人知道時間在他們一邊。隨着美國大選年的臨近,以及人們越來越多地談及貿易引發的金融崩潰,特朗普總統一會兒強硬地進一步提高關稅,一會兒又因為華爾街做出強烈的負面反應而退縮。雖然經濟形勢相對來說還不錯,但特朗普的連任前景已成問號。如果來年出現一場經濟衰退或金融危機的話,他連任的希望就會成為泡影。而中國也了解這一點。

人們常常說,與其要面對一位民主黨總統的不確定要求,不如與你“熟悉的魔鬼”打交道。2018年5月、2018年12月和2019年5月,貿易協定草案曾經三度接近完成,但每一次都被白宮否決掉了。第一次是特朗普直接拒絕。第二次是華為CFO孟晚舟遭拘押,導致協議被扼殺,而此事顯然是最近被解職的特朗普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鼓動的。今年5月,美國媒體大多譴責是中方離開了談判桌,但它們卻無視特朗普在推特上的挑釁。他聲稱,即使達成一項確保中國“行為良好”的貿易協定,他還是有可能繼續保持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中國方面肯定認為,如果特別關稅不取消,那還有什麼好談的呢?就連美國的盟友日本也面臨著同樣的難題,因為特朗普拒絕就將來不對日本加征汽車關稅做出書面承諾,以此作為換取日本讓步的條件。特朗普是只提要求,不做交易。

現在我們被告知,中美貿易協定再次取得進展,但對此不可輕信。目前雙方都有傳遞樂觀情緒的動機:美國要避免驚擾華爾街,中國則要保持理性形象;雙方既要維持國內的商業信心,又要阻止特朗普採取更嚴厲的貿易懲罰措施。不過,從現有的證據看,自從2018年5月以來,中方几乎沒再提出什麼新的東西。其部分原因是,在不危及至關重要的國家規劃前提下,中國願意提供的只能是這麼多。而且,特朗普似乎也不願意用有吸引力的交換條件來促使中方做出更多讓步,以推動協議的達成。多年來,特朗普一直宣稱中國利用了美國領導人的軟弱,是完美的剝削者。因此,他是不可能接受一份看似軟弱的協議的。

有影響力的民主黨捐款人喬治·索羅斯最近對特朗普發出挑戰,他表示,在對中國的妖魔化已經發展至此的情況下,如果特朗普達成的貿易協議比他前幾次拒絕的好不了多少,那他就會被攻擊為“對中國太軟弱”。特朗普自己把與中國達成一項全面貿易協議的預期提得太高,以至於現在很難止損和妥協。對於中國提出的任何合理條件,他都不可能接受。

因此,最有可能出現的前景就是又一輪談判破裂,接下來特朗普實施又一輪懲罰性關稅,從而招致中方的報復。再一次的失敗很可能加快全球性衰退,即使沒有壞消息,這場衰退也已經開始了。

然而,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壞消息。世界經濟已經顯露出嚴重的收縮跡象。亞馬遜等網絡零售企業帶來的競爭壓力,正在毀掉數百家大型傳統零售商的前景,導致許多公司破產,尤其是那些為了擴張而背負低息債務但卻沒能賺錢的企業。德國最大銀行德意志銀行眼下之所以大量裁員,部分原因就是它在美國日漸衰敗的零售商那裡有巨大的風險敞口。另一個易受衝擊的對象是英國在香港的大銀行,比如滙豐和渣打,它們的根基是危險的房地產和商業貸款,而且它們經受着貿易戰對香港不成比例的影響,以及數月來的民主抗議活動。最後,在這場“零售業浩劫”中,特朗普還威脅要大幅提高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而這其中的大量商品是供應給零售業的。這種做法將加速零售業與房地產業的危機,並波及更廣泛的經濟領域。

最後要說的是,特朗普似乎已經拿定主意要在美元匯率問題上與華爾街作對。特朗普長期以來一直在爭取弱勢美元,他指責中國是匯率操縱國,因為他希望人民幣對美元升值,這樣中國的出口商品會變貴,美國就能減少進口,這多少有助於減少中國對美國龐大的貿易順差。然而,匯率不僅影響成交商品的相對價值,更會影響以每種貨幣計價的未償貸款價值。超過60萬億美元的債券和銀行貸款會隨着美元一起貶值,這就是為什麼大銀行和其他擁有美元資產的投資者要求美元保持強勢的原因。

特朗普最新削弱美元的努力包括他對美聯儲、對由他任命的美聯儲主席傑伊·鮑威爾的持續攻擊。儘管為了迎合特朗普放鬆信貸的希望,美聯儲最近小幅降息25個基點,但特朗普卻不以為然。他在推特上表示,聯邦基金利率應該是零,甚至是負的,而不應維持在當前2%的目標附近。如此低的美元資產收益率將極大削弱美元,導致資本外流、私人信貸下降,以及信貸資產泡沫破裂所引發的金融危機。許多經濟學家認為,美聯儲降息會自動刺激信貸,但如果私人債權人在如此低的利率面前失去信心,刺激信貸就是一句空談。沒有人會被強迫着去放貸。與通常情形相反,華爾街對美聯儲最新降息的反應是適度拋售,這似乎印證了我的觀點:現在是熊市當道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