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國關稅戰是懲罰中國的發展和非洲的未來

2019-08-30
E.jpg

2018年全球復蘇勢頭被美國的關稅戰破壞之後,世界銀行在6月份預計,今年世界經濟將僅增長2.6%。IMF已經確認,貿易戰可能使2020年全球GDP損失4550億美元。

在對經濟預期的下調中,對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不利影響也有所反映。4月份,世界銀行將該地區2019年的經濟增長預期從3.3%下調至2.8%。

在2015年大宗商品價格暴跌之前,非洲享受了十年的快速增長。由於工業生產下降,尤其是中美貿易戰正在造成破壞,恢復這一增長水平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

確實,貿易戰對非洲的附帶傷害就要開始了。

貿易戰對非洲的影響

最近,非洲開發銀行行長阿金吾米·阿德希納警告說,中美貿易戰和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對非洲經濟前景構成的風險“每天都在上升”。德國經濟衰退也為這種前景推波助瀾。

其間接反映,是尼日利亞、南非和安哥拉這三大經濟體的前景黯淡。這三個國家佔到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每年經濟產出的60%左右。目前,三國都在忙於應對各種挑戰,這使它們難以為經濟增長勢頭增添動力。

儘管非洲不是中美貿易戰的直接目標,但美國加征關稅通常預示着大宗商品價格暴跌、當地貨幣大幅貶值以及主要交易所的股價大跌。今年早些時候,非洲開發銀行警告稱,貿易衝突可能導致未來兩年資源密集型非洲國家的GDP下降2.5%,石油出口國的GDP下降1.0%。

美國加征關稅和全球前景黯淡導致中國的生產放緩,從而減少了北京對非洲原材料的需求。中國需求放緩的前景有可能進一步使非洲每年的出口額下降。

這一地區最大的對華出口國相當脆弱,除了南非和安哥拉,還有剛果共和國、剛果民主共和國、加納、加蓬和尼日利亞,這些國家的出口在很大程度上有賴於中國對資源的需求。其他非洲國家也有40%以上的出口依賴中國,比如南蘇丹、厄立特里亞、岡比亞、幾內亞和津巴布韋。反過來,非洲對美國的最大出口國也非常脆弱,特別是安哥拉、南非、剛果共和國、剛果民主共和國、加蓬、加納、幾內亞和尼日利亞,它們也依賴美國的進口能力。

最近,國際上的關注焦點一直是那些依賴中國貿易與投資的非洲國家,而現在的關注點應當擴大到依賴美國貿易與投資的非洲國家了,因為在過去二三十年里美國在非洲的經濟存在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中美對非貿易與直接投資的顛覆性變化

2018年12月以來,特朗普政府新的“非洲戰略”強調了三個優先:促進美國在該地區的貿易;打擊恐怖主義;以提高效率之名削減援助。第一個原則反映在“繁榮非洲”倡議中,這個倡議的目標是大幅增加美國和非洲之間的貿易與投資。

然而,要了解美國和中國在非洲扮演的真實經濟角色,就應當從長遠角度來看。讓我們從貿易開始。從冷戰結束到布殊時代之初,美國每年對非洲的進出口總額不足10億美元。非洲對華盛頓來說等同於不存在。同期,中國對非洲的出口增加了五倍多,達到60億美元,而中國從非洲的進口增長更快,幾乎增加十倍,超過40億美元。

在全球危機爆發之前,美國的對非貿易額升至1000億美元,僅比中國少20億美元。中國與非洲的貿易保持着平衡,但美國不是,美國從非洲的進口比它對非洲的出口高2.5倍。

在大宗商品的超級周期結束、能源價格崩潰之前,中國對非洲的貿易額在2015年達到了2000多億美元。經過後來的下降,中國對非貿易額在2017年又恢復到1550億美元。與此同時,美國的貿易額一度降至500億美元,如今保持在每年僅550億美元的水平。中國對非洲的貿易順差約為350億美元,而美國對非貿易逆差接近130億美元。前者在非洲引起了一些不滿,後者對於特朗普的貿易鷹派來說卻是無法接受的(圖1)。

圖1 美國和中國的對非洲的貿易,1992-2017

3.jpg

數據來源:聯合國商品貿易統計數據庫、中國海關

那麼外國直接投資狀況又如何呢?美國對非洲的直接投資在2009年達到90多億美元的峰值。與此同時,中國對非洲的直接投資從每年不到1億美元飆升至55億美元。全球危機之後,奧巴馬政府承諾加大對非洲的投資,但事實上,這期間美國對非洲的直接投資大幅下降,2016年下降至負20億美元。同期,中國在非洲的投資也受到了衝擊,2012年減少到25億美元。2017年,美國的投資僅增長至3億美元,而中國的直接投資每年超過41億美元(圖2)。

圖2 美國和中國對非洲的直接投資,2003-2017

4.jpg

數據來源:聯合國貿發會議、美國經濟分析局

在2018年的中非合作論壇上,習近平主席承諾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貸款、贈款和發展融資。這也正是特朗普政府制定其“新非洲戰略”的時候,但美國的戰略受到了貿易保護主義和美國長期以來的地緣政治目標的制約。

美國的下降與中國的實用主義

想當初,布殊政府確實推動非洲在經濟上自力更生,但其“反恐戰爭”使這一目標偏移了。

奧巴馬政府的言論未能掩蓋2010年代中期美國對非洲貿易與投資的戲劇性崩潰。

2014年,美國承諾未來十年向非洲投資140億美元。鑒於現政府是上世紀30年代以來貿易保護主義色彩最嚴重的,這一承諾很可能無法兌現。特朗普政府對貿易戰的嗜好,使避免非洲蒙受附帶傷害的努力落空。只要保護主義仍是白宮的主要武器,補救措施就根本行不通。

此外,美國2018年初削減了應對埃博拉工作所需的2.52億美元資金,這表明它的既定目標與有效行動之間是存在差距的。最後,特朗普政府的種族偏見也告誡人們不能抱以過高的期望。

其實,在很大程度上,美國的非洲戰略是出於對中國成為非洲最大經濟夥伴的擔心。這也是為什麼華盛頓要在非洲和其他地區歪曲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

戰後時代,美國主導的全球化並非沒有出現過重大的失誤。21世紀初,“一帶一路”正經歷着自己誕生的陣痛。但與過去的全球化不同,“一帶一路”致力於促進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工業化,一直以來這些國家基本上是被西方發達國家忽視的。

歸根結底,經濟發展是一場雙贏的遊戲,但地緣政治不是。非洲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